» 游客:  注册 | 登录 | 会员 | 统计 | 帮助

 

作者:
标题: 聲樂界重大發現---- 開 聲 十 三 法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ED
Newbie





积分 2
发贴 1
注册 2006-2-23
状态 离线
#1  聲樂界重大發現---- 開 聲 十 三 法

槪述  



        中國北京京劇院資深京胡演奏傢   薛志清  先生,潛心數十年研究出在聲樂領域裏古今中外從未發現的新理論,

      即  “開聲拾叁法”   其核心内容是演唱中“形似音”的運用,掌握這種方法可使在聲音上出現問題的歌唱傢,

      在短期内重返舞臺,恢復歌唱的青春活力;可使有歌唱條件的學生迅速提高,平步青雲, 進入歌唱的自由王國。

      從此解除因發聲問題而產生的困惑,走出開聲的迷宮。在探索聲樂科學這個神秘的領域裏, 形似音已達到頂峰。

         

                                      



                      聲樂界重大發現

                            序



開聲十三法,可使國際聲樂論壇得到從來沒有的改觀。它是聲樂論壇新的里程碑,它可使眾多從事聲樂的人很快走出困境,世界上,那麽多的聲樂專家,包括那麽多非常有

名的聲樂專家,哪個研究出像開聲十三法這樣清楚準確的理論?難道還不足以證明, 它的價值有多麽大嗎?退一步講,如果開聲十三法沒有問世,你就是出多少錢也買不

到。只有對藝術非常老實,非常尊重的人, 才可能有機會得到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反之,就是大風把它刮到你家門口,你也會把它放走,讓別人得到。
   

開聲十三法的簡介:寫的非常簡單,多數人看了以後,都覺得簡單。簡單的都使他們看不懂。真正從事聲樂研究多年,而且是上了路的人,才能看出此法的重要性。能看出

此法的重要性和價值的人,為數極少。 (我指的是國際上,並不限於某一國家)開聲十三法的簡介已然寫的極其清楚,只不過你看不懂。不是簡單,是差距的問題,差距

非常遙遠。就好比地球人看UFO一樣,弄不清楚是怎麽回事。
   

開聲十三法是苦心,耐心,癡心,靈機,清貧,無奈加偶然,才得到的東西。有一點浮躁的情緒,都得不來它。(因為你可能中斷研究)你不知道何時才能摸到它,一年兩

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遙遙無期,就像人得了莫名其妙的病一樣,不知道什麽藥能治,也許到死都治不了。以前那麽多代搞聲樂研究的人,我就不相信他們當中,

沒一個有癡心的研究者,但都沒有成功。我不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連錢都數不了,數多了就糊塗了。我這一輩子從小就喜歡藝術,也沒有什麽名望,沒幹過什麽大事。但

在研究開聲十三法上,耗盡了我所有的精力,包括身體。能得到它,是上天對我最大的恩賜,對此,我已心滿意足了。在此,我鄭重聲明,我願意轉讓我所研究的“開聲十

三法”的版權,價格不能低於一千萬歐元。能買到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藝術理論,這一價格已經很低很低了。這不同於買商品,貨物,可以貨比三家。獨特的藝術理論, 購

買者如果沒有實力相當的藝術水平,是不會理解的!



               本開聲法的價格自二零零五年逐年遞增一百万歐元。

                                                                           

                     開 聲 十 三 法





聲樂藝術是一門科學,凡屬科學的東西就必定有它的規律性:
                                                           
          形似音
        

形似音是根據中國古音韻十三轍推算出來的,它出自唱詞的尾音,因為每個字都屬於十三道轍,比如:“江陽轍”陽字的尾音是“昂”字,而昂字裏還有另一個音的存在,

這個音就是形似音,這樣唱昂字時,必須同時唱“形似音”,也就是兩個音同時唱,而且要以“形似音”為主,聲音才會暢通無阻,聲音可以推出去,拉回來,運用非常自

如。如果昂字裏面不加“形似音”,聲音不厚立不起來,而且一推聲音就會扣死,有氣也用不上,聲帶處在“封閉式”。所以聲音絕對不會通,有的演員在演唱時聲音總不

開,自己也很著急,但不知毛病出自何處不懂得一個聲音裏還有另一個聲音存在;有的演員在唱時聲音很好,都是已經運用了“形似音”也就是“雙聲”,但他們是感性

的,沒有上升到理性認識。雖然聲音很好,但不知是怎麽發出來的,反復性很大。最輕者,也是會感到昨天演唱時這個音很好,今天怎麽有點不舒服,以此反反復複鬧得演

員一生當中,對嗓子非常謹慎,恐怕出現什麽毛病,覺得嗓子非常難以對付,嚴重者已成心病。
         

“形似音”目前在聲樂界裏還沒有發現
   

在眾多的音樂專家當中,各有各的說法,但是都沒有一針見血的說到病根上,學生在接受他們這種既“抽象”又含糊不清的理論時,理解相當慢,有的學生即便是摸到方

法,也不一定是教師教的。 “形似音”就不一樣了,他很容易被演唱者接受。因為它有具體的東西,它可以指清楚演員在演唱時為什麽不行,哪個音不通,哪個音通,為

什麽不通,應該怎麽唱,用字或音把這個音標出來,標的非常細緻,這樣演員在接受時目標清楚,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唱,以哪個點為主,哪個點為輔,思維清楚也就好練,

進度也就明顯了。
   

“形似音”在世界上誕生了多少個世紀,現在已無從考證。我本人只是到現在才發現它,能發現它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收穫,因為到目前還沒有誰發現了它的存在。“形似

音”已經存在了那麽多年,為什麽文藝史記上沒有記載,到現在仍然是個迷。從京劇的唱腔上分析 “形似音”太多了,多得離開了它你就無法使你的聲音好起來。雖然

“形似音”到處都是,但是非常難發現,就在你眼前的東西,   而你卻視而不見。“形似音”在過去京劇的老唱片裏,已經明顯的表現出來,有的演員運用的很絕妙,這

說明“形似音”在沒有京劇以前的什麽時期就已經存在了,由於沒有記載至今使後來人對這種東西總認為是個迷,隨時捉弄演員,好多演員包括非常有成就的藝術家都對

束手無策,聽之認之,久而久之就得出一個荒謬的結論:“今天嗓子不在家,老天爺不賞飯”等等。
         

  如何把“形似音”唱好呢?
   

“形似音”貫穿整個唱腔當中,它隨著字的轍口變化而變化,也就是一個字,是一種轍口。轍口不一樣,“形似音”也不一樣。 就是同一轍口裏,由於字不一樣其歸音也

不一樣,有時一個轍口裏,就有幾種歸音。也就是用幾種“形似音”來演唱,   “形似音”在拖長音時,作用更重要,因為它起著主導作用,使你的嗓子不會發澀,自然

就會省力氣,聲音是鬆弛的,音色也就更美。                                            
         

怎樣識別聲音通了沒有呢?
   

最主要的要聽他唱了“形似音”沒有,“形似音”唱通了,聲音自然就通了。在練習唱腔時,如果你的聲音沒通,   先別唱字的歸音,先把這個字的“形似音”唱通,然

後加上字的歸音,但一點都不能影響剛才所唱的“形似音”的音量,影響了就是不對。 加進字的歸音後,聲音應該比剛才演唱的“形似音”更響,這才算正確,否則就是沒

有唱好“形似音”,在加進字的歸音時,有的演唱者, 覺得字音有點模糊,似是非是的感覺;不象說話時吐字那麽清楚,這就說明你演唱得很對,本來舞臺上演唱的字就

和日常生活中的字不一樣, 這就叫做“藝術字”。
         

“形似音”在唱腔當中如何使用
     

在把“形似音”用作唱腔當中音與音之間的“過渡音”,也就是“轉折音”時,要靈活掌握,不要死搬硬套,千篇一律, 要跟椐你所演唱字頭的音量相對稱,有時可以打

點,有時可以小點,還有時很小,必要時可以把它唱的“若有若無,似是非是”的樣子。一句話, 就是要根據唱腔的感情變化靈活運用,不要把它看成是僵死的東西。中

國以前的一些藝術家當中,就有人把“形似音”運用得不好, 造成怪腔怪調,有的後來人還把他說成是一派,這真是天大的笑話。您如果願意學,認為他好聽這也無礙大

局,但必須指出這是錯誤的東西, 和流派不能相提並論。不管是哪個流派,沒有一家是以怪腔怪調起家的,當然這些流派各家都有自己的特點, 但他們共同的特點是兩個

字“悅耳”。當今通俗歌曲中個別的搖滾歌手的音色,不就是當年威震上海的藝術大師--周信芳的再現嗎,周信芳和所有老生的味道都不一樣,但他確實非常好聽。所以

說,音色不能單調,這就和樹林中的鳥一樣,不能都一樣,也不可能都一樣,這才是大自然。雖然周信芳和別人不一樣,但他在唱腔中的“形似音”和“靠音字”的用法,

卻和別的老生名家一樣,他把“形似音”,“靠音字”運用的相當好,只有自己音色和別人不一樣,這就形成了--麒派藝術。
         

“形似音”與字的歸音是相互制約的
     

在唱字的拖長音時,必須使用“形似音”,它能制約字的歸音無法扣死,保證字的歸音能強,能弱,運用自如。它可以使演員的境界水平得到充分的發揮,“形似音”在漢

字當中也是一個字,如果在唱詞當中出現“形似音”的字時,  那它的“形似音”就是本字的歸音,就是“閉聲字”。因為,它能使“開聲字”不至於跑掉,起著扣著“開

聲字”的作用。因為“形似音”都是“開聲字”,而本字歸音是 “閉聲字”,“形似音”是“開聲字”,喉部處於開聲狀態是鬆弛的,字音易跑,本字歸音喉部處於“關

閉式”容易扣死,所以在演唱時,它們之間是相互制約的,誰也離不開誰。無論中國的戲曲,歌曲,還是外國歌曲,誰也離不開“靠音字”和“形似音”,  如果你把“形

似音”真正搞通,就是不懂外語,你也能清楚的辨別出演唱者的聲音是否通,不管哪個國家的戲曲或歌曲,都是以聲音為主的,他們發出來的聲音按中國的十三道轍來套

用,完全可以把他們的聲音按十三道轍清楚,準確的歸類,那他的聲音好壞也就明顯可見了  (這僅指“形似音”而言)。 “形似音”是漢字歸音的“靠音字”與十三道

轍是緊密聯繫的,“靠音字”和“形似音”是沒有國界的,  雖然國際上語言文字各異,但就發出來的音韻世界上全是一樣的,哪國沒有阿音,依音等等。
   

“靠音字”和“形似音”是任何一位好的演唱家必須具備的,越是在演唱上達到高峰者,證明他們已經運用了“靠音字”和“形似音”但他們不一定清楚是怎麽回事罷了。

因為他們並沒有上升到理性認識,“靠音字”和“形似音”這兩點來講,   “形似音”比“靠音字”就更難於發現,有的“靠音字”在演唱當中,可以著實的唱出來;有

的是似是非是的唱出來,在聽覺上可以發現較快。而“形似音”就不一樣了,它是漢字歸音字的“開聲字”不能著實的唱出來,一般演唱者是難於發現的,這就是演唱者之

迷。有的演唱者雖已到達高峰,但後來一下子又不行了的原因所在。因為他們沒有上升到理性認識,當成宗旨,所以後來導致急劇滑坡無有“回天之力”,  “靠音字”和

“形似音”在演唱當中貫穿整個唱腔當中,沒有它你的嗓子條件再好,境界再高,也無法使你的嗓音得到充分的發揮, 一輩子也登不上高峰;就是登上高峰者,也有掉下

來的,再也爬不起來。“形似音”是根據中國古音韻十三道轍來定的,十三道轍基本把所有的字分成十三大類,而個別的轍口裏又有小的出入,同屬一個轍口,歸音就有四

種之多。所以“形似音”也要跟著變化,使用一種“形似音”是萬萬不行的,需要靈活運用。
     

在十三轍的範圍裏,絕大部分的轍口,也就是歸音,都能用漢字來標出它的“形似音”是什麽字。  但也有的轍口歸音的“形似音”用漢字無法標出來,因為在漢字裏沒有

這種字,只能講,不能寫。中國近代音韻家--趙元任就曾經說過: “反切語”,是說的不是寫的,有了附加音的規則,無論遇到要說的字,他的反切就脫口而出。跟韻書

反切取易認字,注難認字的用意迥然不同。因此, 雖然文字的反切都是有字的,而“反切語”的“反切字”往往就碰到沒有字的“反切音”。
   

  所以說要想把十三到轍裏的所有歸音用文字標出來,是決對不行的,只能通過錄音來解決。


                                                



                                                 演唱法則

                        

                                                
                                      聲樂界重大發現--開聲十三法(續)

            

         
        音也是字,字也是音,不要把兩者分開,人類在沒有文字以前,就能發出各種聲音。文字是人類按聲音的不同,人爲的造就出來的,
         
        這就是爲什麽世界上的文字 各不一樣的原因所在。現有聲,後有的字,在唱腔當中,雖然都是有字的,但這和生活當中的字不一樣,
         
        自要聽命於聲的管轄。因爲所有唱腔都是以聲音爲主的,因爲它是歌唱,要是以字爲主,那是“快板書”。這就是爲什麽字在唱腔當
         
        中表現得沒有日常生活當中那麽清楚地原因所在。雖然世界上各個國家的語言文字各異,但就人類能發出的各種聲音而言,一點差異
         
        也沒有,這是全人類共同的。連地球上所有的動物發出的聲音也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兩樣的東西。世界上所有的聲音都是入轍的,
         
        這不僅是人類,動物,還包括雷聲,炮聲等等,無一不進十三轍。驢子的鳴叫是“江陽轍”,烏鴉的鳴叫是“發花轍”,斑鳩的鳴叫   
         
        是“姑蘇轍”等等,它們的叫聲全入轍。所以說,中國古音韻十三轍是世界上通用的,別以爲它是以字來分轍的,字只是屬於哪種聲
         
        音而已,換句話講,字是聲音的代表符號。
               
                                             
                                        什麽是演唱法則呢?這個法則又遵循什麽呢?     
              
         
        這個法則不是由哪位高明的藝術家發明的,而是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文化所造就出來的,有成就的藝術家只是有意或無意的摸到此法,運
         
        用得手而已,並沒有上升到理性。在這個法則裏,有它的“重點字”與“重點音”,它與開聲法則同時用,但毫無關聯。開聲法則遵循
         
        的“形似音”是開聲,而演唱法則遵循的是另一種規律,這種規律既嚴格,又靈活,它能使唱腔“口語化”,能把詞意表現得“淋漓盡
         
        致”,使觀衆傾倒,歌唱演員在開聲法解決以後,能否成爲極有成就的“藝術家”全靠此法,而沒有別的東西。

                                                   
                                             什麽叫“重點字”與“重點音”呢?

        
        在這個法則裏,“重點字”與“重點音”很多,尤其是沒有字的“重點音”更多。多的比比皆是,只有能恰到好處的掌握“重點字”與   
        
       “重點音”的演唱者,無疑都是“好角兒”,就是嗓子條件稍微差一點的演員,由於演唱法則運用得好,依然響當當的排在“好角兒”
        
        之列,甚至是藝術家之首,程硯秋,周信芳,楊寶森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說演唱法則是王冠,那麽“重點字”與“重點音”則是王冠
        
        上的明珠!因爲它在唱腔當中起著“大強調”與“小強調”的作用,在不同的節奏裏,輕,重,快,慢,各不一樣,不清楚兩個“重點”  
        
        的演唱者,永遠也達不到“口語化”的演唱水平。這個法則就像大海的波濤一樣有起有伏,是有規律性的,前面這樣運用,後面“必然”
        
        那樣運用,這就和定律一樣,不可更改。

        弄清演唱法則及其規律性,你才有能力在前輩藝術家們的唱腔中,搜索出各種各樣的“重點字”與“重點音”,來掌握它,運用它。分析
        
        哪幾位藝術家運用的最佳,凡事多問幾個爲什麽,因爲在這裏面很可能會出現幫你成功的“新思路”。

            


                                     本演唱法則一次性轉讓知識産權和專利申請權。
                                                

                                                                                            

                                                                          

                                                                                       
        
      请按以下地址联系我们:


电话/传真:0086(010)84253608    电子信箱:  dragoivy@yahoo.com.cn
                                                                                   
                                                                                  dragoivy@msn.com
                                                                                 
           
                                                                                




                                             


                                                                          北京京劇院




                                                 薛志清



2006-2-23 02:31 PM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发短消息   编辑帖子  引用回复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订阅主题 | 收藏主题



论坛跳转:  



[ 联系我们 - 中国学术论坛 ]


Processed in 0.451772 second(s), 8 queries

京ICP证号ICP05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