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4-18 17:13:36
 
 
资料:费孝通1997谈长江三角洲的发展前景
 
 
作者:费孝通
文章来源:
浏览:999 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http://www.zjol.com.cn 2月21日 )

  以下为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老先生的著于1997年的文章“长江三角洲的发展前景”。转引自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网站。

  最近有些朋友知道我刚从家乡回来,特地来找我,要我说说这次旅行的观感,出了个题目,叫“长江三角洲的发展前景”。

  长江三角洲是个地理概念。在行政区划上说,包括上海市、江苏省的苏锡常镇通五市和浙江省的杭嘉湖绍甬五市。我很乐于把我这段时间所有的有关想法提出来,同大家商量商量,所以一口气谈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朋友中有人带着录音机,把我讲的话都录了下来,又整理成文交给我。

  我们这次谈话时间是在一九九七年十月三十日,在美国还是十月二十九日,正是江泽民主席在华盛顿和克林顿总统会谈的日子。所以我这次谈话开始就说,一九九七年这一年里,我们有三件大事:一是香港回归,二是中共十五大,三是中美首脑高峰会谈。这三件事都是划时代的,继往开来的。从七月到十月短短三个月这段时间,是中国的一个历史转折点。在我们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日子。这个转折点的背景,是上下几千年的中国和世界历史。

  一九三三年,我在燕京大学读到四年级的时候,选读了deVags教授开的一门课,叫“中国的文艺复兴”。他是以十九世纪后期到二十世纪初来中国的外国人写的书做基础,来讲他们眼中看到中国的大变化。讲这门课的时候,他指定我们去看哪本书中的哪一段,我就按着所指定的章节去看。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有一段。太平天国的时候,曾国藩攻打南京,他手下有一员大将,名叫胡林翼,胡林翼在采石矶那里看形势,看到一艘外国轮船从长江里开上来,逆流而上。他一看到这个场面,就昏了过去,只说了一句话:这个世界要变了。他这话很有意思,说明这个人看得很远。他看到了一个转折点,历史的转折点。一方面是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一方面是来自西方世界的工业力量。这个工业力量已经进来了。这是工业文明的力量,比太平天国的力量要大得多。这个力量才是真正的对手。从长江水面上的一艘外国小火轮,看到一个新的世界就要到来,这确实需要相当的远见。

  我在今年访问马鞍山时回想起这段往事,是什么意思呢?是说长江三角洲这一带,是当年那个历史转折点的具体空间。那艘外国小火轮从长江口往里边走,是一个象征,轮船象征西方工业文明,长江象征源远流长的中国历史。当时轮船作为一种兵器,驶进长江,预示着一场历史的转折。一个兵法家,看到了一种新兴力量。从太平天国到现在,大概一百五十年了。一百五十年的中国历史,证明他看得不错。他预料的局面成了事实。

  事隔一百五十年,这三个月,中国和世界历史又走到了一个转折点上。这是二十世纪向二十一世纪的转折。这两个世纪有什么区别呢?我从经济上看,有一个想法,算是老叟狂言吧,就是要从国际经济转向洲际经济。前不久我去看了北仑港,又到马鞍山访问,去看李白墓,也去了采石矶。从采石矶下来,我讲了一段话,说是到二十一世纪,我们面对的将是洲际经济,而不仅仅是国际经济了。这在接近二十世纪末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出一点苗头。最近两年看得更清楚了。最清楚的是欧洲共同体,欧盟。冷战时代的局面已经完全改变了。俄国加入不加入已成了个热门问题,里边就有洲际经济的背景。这次江泽民主席访问美国之前,克林顿到南美跑了一趟。在他的想法当中,想把南、北美洲搞成一个共同体。二十一世纪开始的时候,世界经济的一个基本格局,将是欧洲、北美、东亚三大块为基地的工业力量,利用非洲、澳大利亚、南美洲的资源,形成一个远洋交通所联系的全球社区。在这样一种格局中,中国要适应这个变化,要跟得上去,至少要有个深水港,有能停靠二十万吨以上级货轮的码头。有了这样的接触点,中国才能进入洲际经济。

  孙中山是有眼光的,他提出要搞个东方大港。我最近一个时期出去调查就注意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应该就把这件事做起来了。东方大港建在哪里,具体内容是什么,都要弄清楚。我跑了几趟,在内容上清楚了一点,东方大港就是个二十万吨级以上轮船能停靠的港口。在长江三角洲这块地方,有几个地方具备搞二十万吨级以上大船停靠的港口?已经发展起来,具有相应规模的地方,是宁波的北仑港。现在,北仑港的深水码头成了宝钢运送原料的一个转运站。澳大利亚的矿砂用二十万吨的大船运到北仑港,再从这里换二万吨的船送到上海,供应宝钢。这样转运,每吨货物的运费要增加一个美金。这是个具体例子,说明洲际经济时代的一个特点,原料从很远的地方来,利用巨轮,大进大出。有了深水码头,才能适应这一局面。新加坡能成为东亚的一只小虎就是个实例。[深水港的重要性!青岛是怎样发展起来的?]

  有人主张现有的北仑港可以发展成东方大港的底子或一部分。当然并不排斥在上海附近的海域进行更深入的勘测,看看是否还有更合适的港口。中山先生所提出的东方大港也可能是个由若干港口联合组成的。这主要是决定于地理定势和现代建港科技的发展。如果以北仑港为底子来建立东方大港,当前的问题是怎样把北仑港和上海这个经济中心结合起来。上个月我去北仑港访问时,听说在搞一条高速公路,越过钱塘江,以缩短沪甬之间流通距离的设想。当然也可以考虑采取河底隧道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至于采取哪种方式,主要是决定于哪种方式便宜和投资有没有来源。但无论如何现在应当早日为长江这条黄金水道在二十一世纪洲际经济的格局中定个位。无疑的是,它将成为东亚地区和世界五大洲经济往来的一个重要的门户。

  在洲际经济中,东亚地区可以成为中心和门户的地方,香港也是一个。但是香港的发展要依靠华南这一块腹地的开发。没有腹地是不行的。长江三角洲是一块东方大港的广大腹地,是中国历史上开发了很长时间的地方,是块熟地,不是生地。有这样的优势,如果现在定位比较准确,将来搞得好的话,可以超过香港。香港不过是个洲际经济的联络点,它自己没有腹地,要靠华南。珠江三角洲比起长江三角洲来,长江三角洲要更“熟”一些。江浙两翼的熟地,加上长江的出口,是个不错的结构。

  全球经济的眼光,也许还要进一步扩大,那就是去利用太空资源。人类发展自己的下一步,不但是跨出大洲,而且要走出地球,利用月球、金星这类地方的资源,即太空资源。这在二十一世纪可能会成为现实。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意思,一方面是以洲际经济为特点,全球五大洲成为一个联系密切的整体,另一方面是这个整体不仅利用分布在各洲大陆上和各大洋水底的资源,而且要去利用地球之外的太空资源。

  最近几天中美两国首脑在华盛顿的见面和会谈,象征了人类社会进入洲际经济时代的开始。将来要经常面临的问题,不光是国与国的关系,还有洲与洲的关系问题。现在的洲际关系中的问题,首先是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二十世纪里边帝国主义采用了通过掠夺别人发展自己这个模式,至今还没有一个可行的方式来替代它,工业中心吃原料中心的事情还在继续。

  现在美国想以北美为中心,搞出来南北两个美洲的经济联合体,困难得多,就是因为原来的帝国主义发展模式是地区剥削地区。这个模式的残余还在发挥作用,还没有转过来。洲际之间的不平衡,可能是洲际经济时代开始的第一个阶段里避免不了的。从发展上看,工业中心快,资源中心慢,这是历史事实。二十世纪里边,印度、中国、非洲这些资源中心,供应欧美这样的工业中心,是一种不平等的局面,造成了不平等的结果。为什么要打鸦片战争?还不是人家要我们的资源和市场嘛。

  在中国历史上,长江三角洲这一带,是文化发源很早的一块地方,可以回溯到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已经有很好的手工艺制品了。我在宁波曾到附近看河姆渡文化遗址,看到那时已经有种植、纺织、玉器,还有建筑在木桩上的集体居住区。农业出来了,手工业出来了,建筑业也出来了。六七千年以前已经有这么发达的文化,很了不起。可是当时各地文化并不统一,而是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分开的。各个区域之间不平衡,经过夏、商、周各代发展下来,直到秦汉,成为了一个统一体,成了一个多元一体的强大国家。

  多元一体的观点,也可以用来看待今天的中国和世界。从中国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一直看到今天这样一个大转折,出现了一个以大洲为单位的合作体系,一个洲际经济时代。当然里边会有许多曲折,短则一个世纪,长则一千年,现在只是洲际经济的起步阶段。今天在中美两国首脑会谈的时候,讲这个话,可以作个纪念,算是我们对今后历史的一个展望。

  在这个宏大的格局下讨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中国经济的发展,就要树立起区域经济的观点。东亚地区的一个经济中心应该落在上海。上海应该瞄准这个大格局和大目标去做事情,不要分心。把贸易、金融、科技、信息抓上去,把工业分出去,一层层地分出去,利用贸易中心的力量把腹地一层层地带起来,这才是区域经济中的大上海,一个中国经济的龙头。

  这个大的格局,我从早年到现在一直在用心思,带着问题到处走,到处看,到处问,一步一步看出来的。回想起来这个思想的根子,可能就是我在燕京大学选修“中国的文艺复兴”这门课里讲的采石矶那一节。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一生当中的实地调查里边,一步一步地跟着历史的发展看,从一个地方到几个地方,到全国,再到全球,看这段历史的整个发展变化过程。总的思想格局是多元一体。

  一直到前些天,从北仑港到采石矶,想法又有所发展。说起来很有意思,从采石矶下来,我从南京上高速公路,到苏州,一路上看到的城乡外貌,是一个从小农经济到初步工业化、现代化的过程。就像我一生看到的这段中国历史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西方文明的影响,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中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了,都在那儿变。在这个全球趋向一体的局面下,我们中国文化能为人类社会贡献点什么,应该认真想一想,不能光等着穿西服,喝可口可乐,看西方电影。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日于北京医院

来源: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网站 作者:费孝通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