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4-18 17:00:28
 
 
马寅初:高尚者的墓志铭
 
 
作者:马寅初
文章来源:
浏览:869 次
 
 
 
    马寅初,1951年出任北京大学校长;1957年发表《新人口论》;1958年被点名批判;1960年被迫辞职;1979年平反,任北大名誉校长,重新当选全国人大常委;1981年当选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经济学团体联合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1982年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寥寥几字,恍如过眼烟花,很难看出他艰难燃烧的过程。现实中马寅初的晚年并不那么宁静,它更像一条暗流,汹涌着向前,永不止息。
  马寅初先生1927年在《北大之精神》一文中写道:“回忆母校自蔡(元培)先生执掌校务以来,力图改革,‘五四’运动,打倒卖国贼,做人民思想之先导。此种虽斧钺加身毫无顾忌之精神,国家可灭亡,而此精神当永久不死。然既有精神,必有主义,所谓北大主义者,即牺牲主义也。服务于国家社会,不顾一己之私利,勇往直前,以达其至高之鹄的。”正是这种虽斧钺加身仍毫无顾忌、勇往直前、爱国爱民的北大精神使得晚年的马寅初先生在受批判被围攻中傲然挺立毫不盲从地坚持真理,捍卫真理。
  1957年7月5日《人民日报》全文登载了他的《新人口论》。文中他用详尽的材料和贴切的比喻论证了中国的人口问题。但是他数年的心血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文学理论家孙绍振先生回忆说:“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与严厉批判马尔萨斯人口论的毛泽东唱反调。……后来,压力究竟有多大,我在当时是很难确切地感觉到的。”他在黑云压城的围攻中,毫不畏缩,也不苟同。 他表示:“不管怎样艰难险阻,决不后退半步。”
  1959年12月,他在给《新建设》杂志的《重申我的请求》中说:“我虽年过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至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他这样誓死捍卫真理,其实是在捍卫祖国的强盛,捍卫民族的未来。“新人口论是为人民,为了我们人民的政府,是要我们人民生活得幸福,让国家更繁荣。”这些,或许就是他的勇气源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心和良心。
  1959年12月到1960年1月,在康生的煽动下,北京大学掀起了大规模的批马恶浪。大字报、批判会、批判文章,铺天盖地。许多人劝马老放弃观点,随意写个检讨了事,他所敬爱的周总理也曾就此事找他谈过话。他没有检讨,而是声称:“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学术问题贵乎争辩,愈辩愈明,不宜一遇袭击,就抱‘明哲保身,退避三舍’的念头,相反,应知难而进……要坚持真理,即于个人私利甚至自己的宝贵性命有所不利,亦应担当一切后果。”他说:“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尊严不能不维护,只好拒绝检讨。”重温那段历史,我们看到了马老身上的学术尊严,看到了一位学者对大是大非当仁不让的气节。
  有人说,马寅初活着就是胜利。1979年给他平反,那年他98岁。腹有正义气自华,怀抱真理自豁达,在那段缺少理解的日子里,他坦然面对命运的不公平。有一次开批判会,他拿了一张椅子坐在台前,底下就有些年轻人喊口号了。马老泰然处之,很镇静地说:“我这个人每天洗冷水澡,不管多冷的天都不怕。现在天气并不冷,给我洗热水澡,我就更不在乎了。”孙绍振惭愧地说:“像我们这样一遇到压力就检讨过头的苟活的芸芸众生,每忆及此,都不能不汗颜。” 
  诗人北岛在《回答》中写到:“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了死者弯曲的倒影。”马寅初的身影并没有弯曲,他用站立的姿势镌写了一篇高尚者的墓志铭。周总理1957年说过:“马寅初这个人有骨气,有正义感,是爱国的。”这是对先生人品准确的评价。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