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4-18 15:56:53
 
 
雷洁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真理
 
 
作者:雷洁琼
文章来源:
浏览:846 次
 
 
 
  雷洁琼,著名社会学家。1905年生于广州市,祖籍广东台山,1924年留学美国,1931年获南加州大学社会学硕士。同年返国后,先后在北平燕京大学、江西中正大学、上海东吴大学等大学任教。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国新政治学会副秘书长、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北京政法学院教授兼副教务长、国务院专家局副局长、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市副市长、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职。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主要发起人之一,历任民进中央副主席、主席,现任民进中央名誉主席。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七、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主要论著《雷洁琼文集》(上下卷)收录了她从1935年至1993年的著作共183篇。

    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的纪念日。八十年来的历史证明,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国家才能强盛,民族才能振兴,人民才能富裕。像我这样九十六岁的老一代知识分子,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教育下,走向革命和向往社会主义的。

     青年时代,我和大多数爱国知识分子一样,抱着“教育救国”的愿望,远涉重洋,去美国学习社会学,希望探索中国社会问题的根源,求得医治社会弊病的良方。回国后我见到的仍然是哀鸿遍野,民生凋敝,心中深感失望。抗战爆发后,我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于1938年初赴江西参加战地服务工作,主要是组织和训练妇女参加抗战。在此期间,我与中国共产党人有了广泛的接触与交往。1939年春,南昌沦陷前夕,我随江西妇女生活改进会驻南昌留守处撤退到吉安。4月中旬,当时周恩来同志在浙东抗战前线视察,途经吉安作短暂停留。我得知这一消息后,很想拜望这位深受人民爱戴的中共领导人。正好有一个中共地下党员来找我,谈起他也很想见到周恩来同志,于是我们就冒昧前去拜访他。周恩来同志亲切地询问了我的情况,我把心中积存的疑虑尽情向他倾诉。周恩来同志十分热忱地向我讲述了毛泽东同志《论持久战》的观点,精辟透彻而又深刻生动地分析了国内外形势。他的一番话,如夜空中的北斗,照亮了我的心,使我看清了前途,增强了抗战必胜的信念。第二天,周恩来同志在百忙中还到办事处来看望我们,关切地询问我们工作和生活有什么困难。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他如此挚诚地关怀抗日知识分子,使我深受感动,终生铭记在心。

     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抗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然而,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却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积极准备发动内战。此举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各地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1945年12月30日,在上海成立了由马叙伦、王绍鏊、林汉达、周建人、徐伯昕、赵朴初、严景耀和我等26人发起的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张实现和平、民主和统一,反对国民党的内战阴谋。为了扩大和平民主力量,民进团结联合上海各界各阶层群众和67个群众团体,成立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1946年6月23日,以马叙伦为团长的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前往南京请愿,呼吁和平。我是代表团成员之一。代表团抵达南京下关车站后,遭到国民党特务的刁难、阻挠和围攻毒打,长达六、七个小时,马叙伦、阎宝航、陈震中和我被殴打成重伤。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下关惨案”。中国共产党参加南京和平谈判代表团闻讯后,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同志当天深夜赶往医院探望我们。周恩来同志坚定地对我们说:“你们的血不会白流的!”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也打电报表示慰问。“下关事件”擦亮了人们的眼睛,也使我更加坚定了跟共产党走、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的决心。

    1949 年1月中旬,我和严景耀教授受马叙伦先生的委托,前往西柏坡中共中央所在地访问。周恩来同志把我们介绍给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中共领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毛泽东同志和我们夫妇亲切握手问好,与我们共进晚餐。他谈笑风生,气氛十分活跃愉快。饭后我们围坐在毛泽东的书房里,彻夜长谈,聆听他关于如何把革命进行到底、知识分子问题、对民主党派的要求以及新中国建设的谈话,使我得到一次毕生难忘的思想教育。

    1949年10月1日,我荣幸地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聆听到毛泽东主席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当时我站在毛泽东同志的后面,听到那亲切、振奋的声音,感到无限兴奋,欢乐的热泪夺眶而出。

     中共三代领导人,都是高度重视民主党派工作和关心民主人士的。建国后,我曾光荣地代表新中国多次出访。周恩来总理曾几次在深夜接见代表团的成员,向我们介绍有关情况和应注意的事项,使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党的关怀。1958年的一天,反右斗争刚过不久,邓颖超约我到中南海西花厅共进午餐。当我到达时,周总理和邓大姐已在等候。他们详细询问了我的情况,又向我了解了几位老知识分子的情况,鼓励我多做知识分子的工作,令我心中非常感动。

     回顾几十年的亲身经历,我深刻地体会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我们已经跨入了21世纪,展望未来,祖国的前景无限美好。作为一名民主党派成员和老知识分子,我发自真心地希望,所有民主党派成员和知识分子都能与中国共产党更紧密地携起手来,共同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新篇章!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