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07-07 09:13:16
 
 
状态里的人——《暗花》、《枪火》及其它
 
 
作者:周濂
文章来源:
浏览:254 次
 
 
 

昨天看了《暗花》。更早的时候看过《暗战》和《枪火》。
杜琪峰的风格很象古龙,尤其象《七种武器》时期的古龙:每一种武器讲述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述说一种状态。
杜琪峰似乎没有长篇叙事的野心,从《暗花》到《暗战》,尽管均是情节诡异、叙述精巧的典范,但杜琪峰决不把故事放置到足以撑起长篇的背景里面,他满足于对悬念的把弄。
记得一个小说家曾经说:“短篇比拼的是悬念,中篇比拼的是情节,长篇比拼的是命运。”杜琪峰的电影好比智力游戏,而智力游戏是有时间限制的,《暗花》的时限为当天的午夜12点,《暗战》是3天。这样的安排类似《罗拉快跑》——所有的可能情节和结局在一开场就已交代清楚,剧情里面的人物对自己的职责一清二楚,而且费心费力孜孜以求。当目标和结局都已先在地被决定的时候,状态便成为目光关注的唯一焦点,就象此在在世既已知道死亡是人生的唯一现实性,剩下的就是在这现实性的逼迫下展示或“烦”或“畏”或“焦虑”??
什么是状态,状态就是你拿捏自己身体和目光的分寸与姿态。《枪火》里面没有人,只有状态;《暗花》有状态,也有人。
梁朝伟的状态就很“烦”。他在澳门大街驱车挨家挨户寻找杀手的时候,一脸拉茬的胡子和寂寞空洞的眼神,这样的落拓造型真是酷毙。梁朝伟不掩饰自己的焦虑和烦闷,他拿完好无损的酒瓶砸疑犯的右手,一下,一下,再一下,砸的好象不是人手,而是他自己的状态。很累是吧,可是砸完了之后你还得继续这种无聊的寻找,你不能放弃,因为这是你的工作。
“为什么选我,我不是个好警察,只要给钱就行。”在流尘飞舞的幽闭室里,梁朝伟绝望地问刘青云。梁朝伟的确很委屈,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偏偏选中我!梁朝伟从一开始就费尽心力寻找的暗花果然是存在的,只不过暗花的对象就是他本人。
智力游戏玩到后来总是很无聊,因为答案往往早已经注定。杜式电影常玩的一个理念是“命定落网的逃遁”——逻辑的可能性一旦落实成现实的必然性时就带上了些许命运的味道。
梁朝伟即便杀死刘青云,气定神闲地来到码头,依然逃不脱死亡的结局,既然已经身处绝地,就一定不可能逢生——类似的事件一定不能纵容,否则卑鄙的人类会当上帝干屁用。
只是命运的无稽和荒诞叙述地多了也就有些乏味。
其实现实中的我们不太相信命运,就象我们不总是陷于某类不可自拔的状态,不太相信所谓命里注定的缘分一样。因为我们知道思想尚且可以遗忘,状态当然注定稍纵即逝;至于缘分这个词,更是总是先在地为一些事情埋下借口,而事实上每一次相遇都是缘分,我们并不为每次相遇寻找借口。有谁永远在拿着自己的身体走路,又有谁始终是满怀欣喜得处在幸福的待命状态呢?
所以我喜欢《枪火》结局里吕颂贤的成功脱逃,这样一个例外不仅让命运这只幕后黑手黯然失色,而且使它成为一部杜式作品中不可多得的喜剧。尽管我知道其实我是迷恋命运的。
(2000年夏于白家庄)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