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3-25 12:34:08
 
 
“嘉映随笔”共三本出版
 
 
作者:陈嘉映
文章来源:
浏览:1110 次
 
 
 
    2005年1月,由陈希米、李静韬、王昆责编,华夏出版社出版了“嘉映随笔”和“嘉映学术随笔”共三本。《旅行人信札》,定价:16.00元;《从感觉开始》,定价:25.00元;《无法还原的象》,定价:28.00元。



附:
关于《旅行人信札》

    这些是1981年旅行时寄给北京亲友的信。我哥哥嘉曜极喜欢这些信,说要发表。他不是出版家,说说罢了。1993年回国,住在嘉曜留给我的房子里,收拾房间时发现了这些旧信,用心捆扎在一个盒子里。有朋友读了些片断,愿帮我出版,于是我请妹妹小琳输入电脑,作了些修整,删除了纯属家务事的部分,给了这位朋友。不知怎么就搁下了。此后几年,有朋友约稿时,曾把其中的一些段落裁下来充数。二十几年前的文字,今天是老掉牙了,但陈希米惜老,张罗把这些信全文出版,在下深表感谢。
    脚注都是1993年整理时加的。
  
陈嘉映  2004.10.1  于上海外环庐


《从感觉开始》

    未来最好不要由我们决定(代引论)http://www.frchina.net/data/detail.php?id=353


《无法还原的象》序

  盛夏挂锄时节,于洋他们就骑着马来塔克堍了。苞米渣子加大豆,款待上宾的上品。忘了备雅席,就请草垛上坐吧。没有Black Lable,就来番薯酒。大口饮下去,好酒量的男人只会酣醉不会烂醉。壶空何妨,柏拉图和托尔斯泰一样使人迷狂。议论声歇,便听到手摇唱机里传出贝多芬的“D大调”。晚霞,星月,清淡的黎明。
    我们这代人有过什么呢?
    十年后,几个朋友聚会在黑山沪。照样在庭院里摆出酒来,登山歌唱,踏着河沿探讨世纪的归宿。我们教育了自己十年,希腊的思想德国的音乐不再陌生。但它们照样新鲜。历史像生活一样,总把最美好的赠给爱它解它的心魂。
    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什么呢?    
    据说,这是失学的一代,迷惘的一代,受伤的一代。人们差不多要来可怜我们了。国家会有耻辱,时代会有伤痕。我们没那些。当然,我们也没有钱,没有权势,甚至没有很多普普通通的正当权利。
    我们只有精神。于是我们在这里相会了。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