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3-15 14:50:57
 
 
日常生活审美呈现的现象学反思
 
 
作者:王 敏
文章来源:
浏览:1268 次
 
 
 
  摘要:日常生活与审美的互渗趋势已成为当代社会愈发普遍的现象。建立在感性直观基础上的日常生活总被我们当作对象来把握,它的本质在于日常性,人们生活在其中丝毫感觉不到其自身的存在。而建立在本质直观上的美,它赋予日常生活以形式,使其存在进入无蔽之状态,成为一种有意义的生活存在。本文试图探讨作为本真存在的审美生活,就其植根于日常生活而言也是回到其自身的本真生活方式。
  关键词:日常生活 审美  存在



                                   改造生活!
                                   技术为日常生活服务!
                                   让生活变成一件艺术品!
                                   不要改变雇主,而要改变生活的被雇佣!
                                   把注意力放在生活的喜悦上!
                                                   —— 列菲伏尔(1)
        
1、日常生活的审美发现
  日常生活是直观的、琐碎的、重复的,是无可挑选与回避的。日常生活是可被直观到的平日事物的整体,这本身就是一个被直观到的事实。这是日常生活最基本的特质,日常生活的其它特质都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人们每天吃饭、工作、睡觉。日复一日,在固定的时间重复同样的事情。对生活存在的感知淹没在茶、米、油、盐、酱、醋和繁琐的日常事务中。与影视图像中展现的生活内容相比,日常生活是平庸、琐碎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可以直观的一个平面,人却在这样的平面中“被发现和被创造”(2)出来了。
  庸庸碌碌的日常生活从来都被漫长的杂七杂八却又不得不做的事物包围。在没有给予日常生活以形式之前,它表现出来的就是存在的纯然内容。吃饭、穿衣、睡觉、结婚生子是自然而然的事,无所谓意义。日常生活在此时只是毫无意向性的“做事”。监狱里的囚犯和监狱外的自由人在这种情况下察觉不到彼此的区别,因为生活自身并没有被人识别。
  人这种特殊的存在者存在,其本质特征是把自己的存在当作一件事情来做成,这涉及存在的领悟和设计。在生活中,就人的做事而言,当“做什么”不再成为问题之后,就标志着一个人的存在摆脱了意义形式。因为“做什么”始终是一种有意义的生活和存在的主要问题,一切价值问题都牵涉到对“做什么”的选择。(《本体诠释学》,83)(3)
  日常生活中的家务劳作当只是被作为一件事情去完成的时候,枯燥乏味,它就是日常生活的事物内容。今天和明天都是统一的毫无差别的做。日常家务具有反复做相同事情的结构,这符合日常生活日常性的本质。一切进入日常性领域的的事情都是需要反复重新做的事。当日常生活以一种不沾染任何形式的纯然内容呈现时,生活者被迫反复去做某种事情满足做的需要。搞家务仅仅是为了存在的需要,似乎并不与任何具体目标相关联。扫地、拖地、擦桌子、洗碗、洗衣服……仅仅是为了干净和整洁免于细菌的滋生威胁到生存。当这些日常家务在这样必须反复去做的需求上毫无差别时——反复去做同样的事情却又并无明确的理由,仅仅是为了存在的需要——生活本身才让人感到倦怠、无奈和无所谓。
  生活存在无法识别是因为,存在自身的遮蔽,即引导生活具有意义的目标被悬置。“做什么”和怎么做都被悬置,置于存在者视界之外。一个疯子或者说一个傻子,对日常生活既不会有概念上的把握也不会有价值上的期待。他们从不思考做什么和怎么做,他们只是服从于基本需要的指示。生活的意义不会突然降临也不会昭然若揭。就算被赋予了最轻薄透明的形式也不会被他们感知和确认。日常生活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就永远处于遮蔽的状态。就像日常家务一样,“‘做什么事’从来不成问题,‘做事’本身即为自足目的,表现为:重新把这件事做一遍,完成一次内容的重复,这就是目的”。(4)
  “做什么”被悬置就意味着日常生活只以做事这样的纯然内容出现,每个人和他的生活纯然内容相联,根本无暇顾及纯然内容之外的事情,事务始终是属于他所做的事情内容,并且无人能够替代。做事成为了生活的惟一问题,人只关心自己做的事,体察不到自己的视界和别人的视界。
  ……做事本身成为生活的主导问题,这时一个人便进入他的日常存在。在生活中,从饮食男女这些基础性需要到专业化的日常事务程序,都充塞着大量没有意义问题、只是需要一个人去做的事情,它们构成一个人日常存在的领域。在此,存在的问题不是事情的理由和意义,而是事情本身;不是考察事情的价值,而是把事情做成。“做什么”标志着存在的现象与意义维度,“做事”则指示存在的本身性,它处于视界之外。生活的构成性本意在于,对于在生活中存在者来说,生活不是一种观看活动,而是需要他亲自去做的事情。(《本体阐释学》,83)(5)
  可是突然有一天,画家开始在画布上临摹日常生活场景,小说家开始描写日常的生活细节。这些画家和作家从以往只表现神话、宗教和历史题材的传统中走出来。画家库尔贝在他著名的《打石工》中画了两位衣衫褴褛的劳工。下里巴人的肮脏形象突然之间闯进了从前挤满了基督、仙女、天使、主教、国王和骑士的高贵殿堂。法国画家巴斯基安-勒巴热更是在自己的作品《收获土豆》、《割草》中展现劳动的场景。西方现代绘画开山之祖马奈的成名作《草地上的午餐》(1862)甚至在两位用餐的绅士身侧画了一位赤裸身体的少妇。他还画了《阳台》(1869)、《铁路》(1873)、《在船上》(1874)、《在温室里》(1877)、《福利贝热尔酒吧》(1882)等等一系列日常生活场景。在19世纪70年代初,与新生的印象主义一起,马奈大肆开辟了绘画“日常主题”的风尚。印象主义画家受马奈的启发开始关注人们日常生活的一切,那些郊外的风景、静谧的乡村、阳光、海岸、溪流、石桥、木船,还有包围着人的咖啡馆、火车站、教堂、街道、厨房、餐厅、酒吧……莫奈、塞尚、高更、最著名的当然是凡高,等等一大批在今天看来格外伟大的画家无一不在不遗余力地表现人们周围的生活。日常生活好像突然被他们发掘了。印象主义、象征派、新印象派、表现派、未来派、达达派、超现实主义、新客观主义也都纷纷卷入日常生活的平淡主题中。1850-1907年,整个艺术领域都在品味着日常生活的韵味和格调。 作家们更是不必多言、浪漫主义也罢现实主义也好全都在创作传统上强化了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巴尔扎克、福楼拜也都精雕细描地描写着建筑、服饰、街道、餐具、日常起居。所有作家在小说中无不细致入微地表现日常生活的节奏、重复着那本应毫无乐趣的日常事务。
  原来,日常生活可以被赋予形式,原来人可以赋予日常生活意义。达达主义的代言人“扎拉在1916年发表的《安替比林先生的宣言》中公然宣布:‘艺术并不严肃’。日常生活就是艺术。艺术评论家博瓦指出:溶解艺术于日常生活之中‘和’最后一张绘画的神话,是靠近1920年时先锋艺术理论的老生常谈”。(6)日常生活的一切物品似乎都可以成为艺术品,日常的噪音也能成为音乐,日常生活中的人可以成为模特和演员。审美趋向于日常生活,日常生活被审美发现了。
  生活可以成为“观看活动”,每一事务(吃饭、洗澡、睡觉)都可以被赋予形式——被画出来或者被描写出来、用图画和文字的形式加以表现。这意味着每一事务都可以被人“看”到,从而对这个别人成为“现象”。日常生活的存在真正被人意识到,并将自身置入其存在之无蔽的光芒中。这是非比寻常的发现。“做事”不再成为惟一指向,“做什么”进入了人的存在,日常性的生活中出现了日常性的生活意义。一种有意义的生活方式(怎么做、如何做、做什么)上升到了本体的核心地位。这一切转变背后起重要作用的经济因素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当人不再为生存所迫,脱离了日常生活的时间消耗,有了私有产品和闲余时间的时候,日常生活进入了存在者的视界,被观看和打量成为了日常“现象”,人开敞了对别人和对视界的关系向度,日常生活成了每一个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成为焦点和引人瞩目的某种阶级符号的象征。

2、日常生活的审美呈现
  在《仿真》一书中,鲍德里亚(1983a:148)论断说,在这样的超现实中,实在和影像被混淆了,美学的神奇诱惑到处存在,因此‘一种无目的性的模仿,徘徊在每件事物之上,包括技术性模拟、声名难定的审美愉悦’。对鲍德里亚(1983a:151)来说,艺术不再是单独的、孤立的现实,它进入了生产与再生产过程,因而一切事物,即使是日常事务或者平庸的现实,都可归于艺术之记号下,从而都可以成为审美的。(《消费社会》,99)(7)
  技术的发展使日常生活有了更多的表现形式。摄影、录像。大量的图像和符码表现出对生活极大的兴趣。我们的吃、穿、用、行全部处于一种有谋划的艺术包装中。影视、媒体为我们提供无休无止、令人惊异神迷的影像和仿真的超负荷信息。我们的日常生活因为审美的发现而成了艺术,成了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休闲文化、餐饮文化、性文化……种种文化都在号召我们要文化地生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这些新技术是如何赋予生活以形式的?影视、媒体这些影像技术和视觉手段不同于语言,它超越了某种系统化的结构,通过偶像化形象来固定地指代某些意义。这些偶像化的形象,风格迥异、永远光鲜靓丽的影视红星,他们的穿着、行走的步态、包括某种不正常的姿势和眼神全都成了人们眼中流行的代码。他们怎么吃,怎么穿,怎么用,怎么住,他们做什么成了所有影视作品和媒体介绍的潜台词。在电视和影像面前,生活从来没有那么醒目地存在过。与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相比,纷繁复杂的生活现象以前所未有的数量迅速地涌入我们的眼中。人们不再只停留在观看的层面,作为个体存在开始思考个人的存在如何呈现在日常生活中。生活存在的去蔽使得个体存在觉醒。对日常生活的审美发现中,人意识到自己也能被审美表现,并在这种表现中获得认同和特权。仅仅认识生活是不够的,对生活的重新发现是为了改变生活。
  例如我们的饮食家居,那些细致地描写日常生活的电视剧在每天晚上的黄金时间吸引着大批的家庭妇女。这些精心包装、渗透着男权意识的电视连续剧致力于将日常的烹饪做饭变成极具美德、操守、趣味和格调的享受。长长的方桌铺着精致有流苏的桌布,高烛台,充满异国情趣的餐具,代表着品位的红葡萄酒,精心制作的菜肴,色香味俱全还散发着女主人公的爱心和温情。这一切由于展示而具有了优越感。前不久才热映的韩国家庭剧《人鱼小姐》风靡中国并不是靠剧情取胜。这部连续剧在长达近两百集的内容中对生活进行了俱细靡遗的交代。那些常常经历的日常琐事,家务劳作被美化成一种生活享受。雅俐瑛正是通过高超的厨艺和超常的养生常识博得了婆婆和奶奶的好感,赢得了在婆家的地位。这位女性有着职业作家的浪漫情调和丰富的生活情趣将琐碎的日常生活变成了自我展示的T型台。这大大激发了现实生活中女性的审美幻想。他们在长达两个月的观摩中累积实战的经验,期望赋予生活以新的启蒙,通过某种趣味儿、新鲜感以及被肯定的虚荣心将自己从被动的家务劳作中解脱出来。
  韩国服饰、韩国饮食、韩国家具正是通过这样的传播渠道被消费者接受并消费。人们在这种购买快感中消费的是文化、异国情调、某种似曾相识并极度认同的审美愉悦。各种快餐,在肯德基或者麦当劳,络绎不绝的消费者打扮得新潮时尚不是为了去吃一顿美国平民的快餐,而是去赴一个争奇斗艳的聚会。酒吧、咖啡厅等等休闲场所被装饰得美仑美奂,烛光、秋千、音乐、美酒、咖啡、毕恭毕敬的服务生。这些有着18世纪法国浪漫情调的场所占据着都市繁华的商业区。
  人们将自己的住所设计成图像记忆的拼贴物,想尽办法追赶一些时尚的潮流。精心设计与装修。人们汲汲于这些物的因素的堆积无非是想在阶级划分的秤杆上多加一些砝码。我们将自己居住的地方变成百货公司、主题公园、迪士尼乐园、购物中心、林荫人行道、空中文化广场、音乐喷泉等等。积极探索和培植新的审美空间。
  再比如我们的身体发肤。电视中24小时轮番轰炸的广告,百分之八十都是针对女性美容的。洗发水广告、护肤产品广告、减肥瘦身广告、首饰服装广告、整容塑身广告层出不穷,百无禁忌。那些广告模特打扮得像是破蛹而出的蝴蝶,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充满着美的诱惑。这些广告促成消费的最大动力在于,美化生活先从美化自身做起,要想改变生活须先改变自我。它们想方设法鼓吹一种精致的生活、一种完美主义、形式主义的倾向。各种各样的选美活动、征集形象代言人或者品牌代言人活动,在镁光灯的聚焦和媒体的造势下都在提供一个信息,美无往而不利。形形色色的人造美女、人造部位纷纷登场表现出肉体狂欢的趋势,在极端地表现人对美的追求的同时也表现出极欲突破现实境遇的心理。报纸媒体不止一次有某女大学毕业生为了谋得一份稳定的工作,不惜整容自救的报道。这样的舆论导向侧面地反应了现代都市人的审美情结和心理症结。对个人和个人生活审美狂欢化呈现的要求无不暗含着改变现实生活的理想化的希冀。巴赫金说,“狂欢提供了打破日常生活的压抑的机会,提供了被压制者的声音在最大时可被听到的机会,提供了社会接受它通常所压制和否定的快乐的机会。狂欢的本质是它对规范着日常生活规则的逆转;狂欢的必要性源自被压制者最终对屈服于社会规范拒绝。所以狂欢的力量是从属者的日常生活中起压制和控制作用力量的对立面”。(8)
  针对我们日常生活审美化的现象,费瑟斯通总结了三种意义上的呈现方式。一是艺术亚文化,也就是我在第二节中所罗列的审美发现。二是指将日常生活转化为艺术作品的谋划。三是指充斥于当代社会日常生活中的影像和符号。对于积极追求这种审美生活的人群,费瑟斯通认为大都是些有经济消费能力和浪漫情调的人,艺术家或知识分子。费瑟斯通分析了他们的心态,认为这些人的兴趣在于,首先以纯粹的审美价值的名义使自己对生活的感知能为更多人所接受,即使被否定或者受到挑战也甘心如此。并且提供一般意义上的文化和知识商品的价值以及如何适用于体验他们的指导。其次,旨在宣称自己的生活方式在他们的亚文化中的优越性,以便其他缺少时尚、风格与感知的人能沿袭。
  在费瑟斯通的分析中,我们至少可以读解出和我们前面得出的结论一致的论调,即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追求是为了以某种审美范式吁求生活的意义。

3、审美生活的意义
  日常生活的意义就在于被赋予的形式中。
  生活品位是一种阶级标志。致力于营造这种品位的人力图创造更多能带来特权的商品以获得某种证明自身存在的特权。小资群体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他们把生活方式变成对生活的谋划,变成对自己个性的展示。他们追求富于表意传情、自由浪漫的生活方式,流露某种怀旧的贵族式的品格。“他拥有很少的经济或文化资本,所以他需要得到它们。因此,新型小资产者采取向生活学习的策略,他有意识地在品味、风格、生活方式等场域中教育自己”。(9)
  谁也不愿被遗忘在平常的生活中。不愿被遗忘的人拒绝平庸。
  张爱玲垂名文坛并泽被当代青年,很大程度上不是由于她的作品,而是由于她亲手调制出的那一种被称为小资的情调。连同她1954年拍摄的昂首斜视的那张旗袍照,张爱玲留给人们的是奇装炫人和惊世传奇。她说,“我们这个时代本来不是罗曼蒂克的。生在现在,要继续活下去而且活得称心,真是难,就像‘双手擘开生死路’那样的艰难巨大的事,所以我们这一代的人对于物质生活,生命的本身,能够多一点明了和爱悦,也是应当的”。(10)
  这样的一个群体,美化生活的拥戴者,要求着自我提高和自我表达的权利。他们追逐着各种各样的新鲜感,不放过任何追求完善的生活选择机会。对于他们而言生活的意义在于绝不虚度此生,所以努力去享受、体验并表达。就像张爱玲引用的那句西洋谚语,让生命来到你这里。审美生活的意义就在于用惟一一次的生命经历了百样的人生,为生活赋彩。
  网络生活似乎能提供日常生活以更完美的幻像。在虚拟的空间,符号化的个体交谈、恋爱、生活。它的生存方式是一种边缘生存方式,现在被逐渐当作某种文化人的活动空间而染上了审美的光晕。很多年轻的孩子幻想着遭遇安妮宝贝式的爱情和生活经验,把生活当作艺术品把玩儿。2000年1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2001年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八月未央》,2001年9月,海南出版公司出版了她的《彼岸花》,2002年9月出版摄影图文集《蔷薇岛屿》,2004年1月出版长篇小说《二三事》,2004年10月出版小说散文集《清醒纪》。这位在网络上写作和发表的写手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神话。她的作品一直蝉联网上点击率最高的宝座。
  《告别薇安》中生活被诠释成网络上的游戏,Vivian说没有网络,游戏就不可能完美。对Vivian和林来说,现实反而是冷酷无情麻木不仁的场所。这种新的生活方式自1990年以来早已在国内一些现代化色彩较浓的都市蔓延开来。街头的网吧多的是一些年轻的面孔。他们在聊天室聊天,在与不知面貌姓名的人打游戏,在贴贴子、在发表自己的见解,在浏览色情网站,在匿名观察别人的生活。他们是新新人类,活得另类、浮华。用一种与现实对抗的方式,或一种极具个性化的方式与现实的繁琐和平庸分离。安妮宝贝笔下的网络情缘总带着一点与现实决裂的味道。在网上,林和Vivian开诚布公地讨论做爱、自杀、形而上的生死主题。这样的话题本身就有着身份意识,只有那些有着某种知识水平、灵敏的直觉和领悟力、相近的价值取向的人才能进行。因此这样的话题就意味着一个道无形的墙。在网下,他们都很冷漠,与真实的世界隔膜。但还是以一种任性的方式标示自己的存在。比如在地铁车厢,他或她会用耳机把耳朵堵起来,用好听必然是西方的音乐将自己与周围的繁华喧嚣隔绝。但是在那些充满着生活品位和文化意蕴的地方,他们又会表现出亲和力和认同感。譬如,在咖啡店、酒吧他或她会优雅老练世故地装饰自己的言行,表演自己的品位。这样的场所他们会暗示你想到巴黎或者伦敦。
  安妮宝贝笔下的生活很容易让年轻人着迷和沉醉。她笔下被予以肯定的人物大都是冷漠、高傲、另类、绝对优雅、沧桑又不乏生活激情的人。她习惯于让她的男主角穿木扣子的纯棉衬衣与牛仔裤。英不英俊不是很重要但他应该是酷的,从外表到内心。外表上他沉郁、孤独、落寞甚至颓废慵懒,很雅痞。举止高雅、富有魅力。寡言少语、不轻易开口,但只要出声必定是迷人而富磁性的。冷漠但是激情狂热。对性很随便很投入但绝不谈爱情。婚姻对他们而言难以想象,一旦进入婚姻很难不庸俗。至于女性,应该被称作女孩(不能是女人否则就是亵渎),喜欢穿休闲懒散的衣服,喜欢的颜色是黑与白。穿纯棉的裙子或牛仔裤。绝不精致但优雅。必须吸烟,执烟的姿势落拓唯美。手腕上有疤痕或者身上有纹身,这是一种叛逆和高贵的矛盾组合。未必美丽,但不能没有深度,最主要的是神秘。脸上总有一颗泪痣,证明她的柔弱和坚强。神情冷漠疏离,有着精致的西方趣味。对音乐、咖啡、酒有极高的鉴赏能力。冷淡的外表下有着撼人的情感,但是早已被形而上的沉沦与没落浸透了。无论男性女性,安妮宝贝笔下的人物都是西方贵族文化的投影,有一种破败的感伤意识和孤独的自恋情绪。追求绝对浪漫和唯美的精神享受,叛逆地对抗着现实生活的流俗庸常。
  围绕着这样的主人公,安妮宝贝笔下的生活绝对是一场华丽忧伤的演出。
  木质表面逐渐显露出陈旧而黯淡的古典花纹,深绿与杏黄彼此交错纠缠。欧式的暗红色书桌,揭开丝质桌布,却是正中有一个空洞,用报纸填了起来。这些家具,仿佛是跳蚤市场上顺手捡来的二手货,身份可疑,流落颓唐的气质。带了黑色大铸铁床过来。木头书桌。红沙发。东西又都是喜欢热热闹闹地摆成一堆。墙上很快挂满各种手工描绘的植物图鉴。零星地又买了一些家具。去高碑店买的中式老家具。仿造的几百块钱就够了,而且店里都有相同款式。但偶然走上一家店不开放的二楼,却看到一条很旧的长案。独它一个。一见就欢喜。这条长案,就做了沙发前面的茶几,放杂志,水果,茶杯,烟缸,乱七八糟的东西。让客厅里有一股自控凝重的美感。一只暗红色的小柜子,面上的漆花全部剥落,但隐约可见到兰花,莲花,蜻蜓的轮廓。放在床边放书和台灯,刚刚就好。(11)
  看完了这段文字,相信大家获得的信息量是一致的。安妮宝贝对日常生活环境的布置是精心而且充满韵味的。构图上绝不超过三种颜色,黑、白、红,全都是有文化底蕴的颜色。自己选的家具即便老旧也是值得珍藏的,哪怕是二手的家具摆在有自己的房间里也是有气质的,客厅七零八落的摆设在自己看来也是有着凝重美感的。必然是要有花的,描画的花、盆栽的花、野花总是要有的。无论到底美不美,在安妮宝贝的笔下生活都是经过苛刻审美的艺术呈现,在漫不经心的随意中流露出别具文化教养的生活气息。当然这一切唯美描写的背后无疑是有着浓厚的拜物教信仰的。在《清醒纪》中安妮宝贝展示了自己的服饰,她用近聚焦的镜头呈现了精心策划和培养的审美品位。那些越南丝上衣、绿松石和孔雀石项链、菊花底黑色雪纺裙、高跟鞋、布衣布包和银手镯……等等,并且不吝描写。
  ……雪纺难以处置,是因着它本身一种郑重的气质。仿佛一些女子,因为被别人爱着才会对着镜子用熄灭的火柴画自己的眉。它需要被关注。它不是可以一洗再洗,洗旧了也自有邋遢美感的棉布。它不能被伤。最好是配一双从小店里淘的旧球鞋。如果配细高根凉鞋,太合理平庸。脏而旧的球鞋刚好衬托雪纺的美女本色。有跳脱出来的清新及Match&Mix;的混搭味道。……(12)
  再比如,暗红色沉郁清朗的越南丝,优雅女人味道的黑缎子拖鞋,强悍古典美感的咖啡色鹿皮鞋,点缀贝壳、水晶、玉石民族化倾向的华丽鞋子,混乱艳俗五种不同的项链(虽然是被人误解最多的一种美也喜欢),代表着激情和丰富自我的大布包,惊艳绣着碎花的衣裙,极其古典绣着龙凤图案的银镯子……我不想罗列更多,这些物件或者是自身能带给人官能愉悦的,大多时候是能从中捕捉到某种气质的。他们中间又可以互相搭配衬托出各自的内在涵养。安妮宝贝的文字之所以让年轻人着迷就在于这些细致入微的仿佛工笔画般的日常生活总是审美地呈现。对他们而言这种生活可以自我陶醉有着绝不媚俗的丰富体验,充满着表达和自我表达的探索,对身份地位生活格调的迷恋还有某种文化至上的优越感。从情感上讲给予年轻读者一种超越现实力图实现书中生活的新感性。
  安妮宝贝说,这个世界不符合我们的期待。
  生命何其短暂,绝不能满足于对目前生活的惬意,总要变革不符合审美期待的生活以超越短暂的人生。

4、结语
  美作为赋予日常生活世界原则上可以直观到(感性直观)的事物总体以某种规定性而被胡塞尔看作一种本质直观。美与日常生活既有着时间上的连续又有着形式上的关联。
  首先,美的活动是建立在日常生活的时间中。美的时间本质是一种审美时间,也是生活时间的组成部分。如果说日常时间是对时间的消耗,那么审美时间无疑是对日常时间的征服。审美进入日常生活就仿佛为生活举行某种仪式,这使得审美时间类似于日常生活中的节庆。对于节庆所具有的特殊时间结构,伽达默尔的论证让人耳目一新。他指出,“在节庆或艺术中,时间和物理的时钟的时间截然不同,‘节庆应该提供时间,它抓住时间,并允许时间滞留。这正是节庆的特性’”。(13)“他认为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而艺术则是一种保存甚至永恒化的一个途径。……作为节庆的艺术,通过特有的审美方式,把时间从日常生活中那种偶然的易消逝的状态转化为一种延续和永存”。(14)结合伽达默尔的观点,我们不妨这样理解审美时间。一方面,美的活动是日常生活时间的延续,它的审美瞬间正是这种日常生活“绵延”的横断面,亦即“垂直地切断纯粹的时间流逝”;另一方面,美的活动作为对日常生活的阻断,形成了一种“同时性”的生成状态,亦即“过去——现在——未来”的三维时间之对话的状态。可以说,美的活动之时间性生成,既是日常生活绵延的“延续——中断——延续”,又是在审美“同时性”层面上的拓展与迁跃,从而成为“向着无限和永恒展开的时间带”。审美时间作为对审美的本质规定,让日常生活的时间成为浓缩的精华。这样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在电影院看电影的人在短暂的时间中获得了一生的启示,在电视前观看电视永远也不嫌烦,总感觉时间过得快,但是在那段时间中获得的审美经验却让人刻骨铭心。
  其次,美的觉醒意味着日常生活成为一种观看活动,一种模仿活动,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形式——形形色色的文化出现了。当代社会视觉文化作为一个群体特有的全部表现手段和形式的简称剧烈地影响着当代社会。表现是这一文化的核心问题。例如,摄影是一种视觉表现,它使审美时间得以永恒化。也使群众获得纪念某人、某地、某事的机会。它像是“一种主要的社会粘合剂,将现代世界连接到一起。摄影这种文化形式不仅促成了新的观看方式,而且……带来艺术和观众之间的新的联系”。(15)当代视觉文化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媒体、信息技术这些强大的表现手段所带来的强大的表意性的生产。生活可以在对图像的观察中进行模仿。日常生活可以表现为图像中的对象。突来的技术革命使得表现,尤其是意识的表现受到了空前的重视。这些表现手法,例如主题公园的集会,意味着大都市的郊区住宅近似娱乐中心;以及存在着一种娱乐,在这种娱乐里,另一个现实,那个模仿现实世界中值得渴望和肯定的现实得以维持并吸引游客。这也就是鲍德里亚等人所说的仿真世界借助高科技表现了出来。事实上,人们正是意识到日常世界与仿像中的世界的距离难以跨越才不得已回到了对产生这一世界的表现手法的关注上。现代文化向当代文化或者说向后现代文化转变的重要标志就是词语向图像的历史转变。图像作为最如实的表现形式吸引着观众并引起观众的模仿,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自己的形象(当表现意识成为人对自己存在的自觉,总有人在监督着这个形象是否与潮流相符)。视觉文化引起了人们对表演的一种私人占有,表演的瞬间似乎成了惟一的唯美时刻。所以,吃饭、行走、睡觉等等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像是华丽的演出,人在别人的眼光中获得自我的认同,也在别人的观看中观看个人的表演。个体的存在以及个体的日常生活在这样的形式中得以自身显现。
  我这样说绝不是在讲日常生活审美化就是单纯的舞台表演。而是在说美让人不再满足于对日常生活纯然内容的占有,吃不仅仅是为了饿、睡不仅仅是为了困、喝不仅仅是为了渴、穿不仅仅是为了暖……这些日常的行为都被主体赋予了意义,日常生活因为确定的目标而使得那些日复一日单调重复的事务变得可以忍受。美使得每一天的时间都是节庆的时间,每一个现在都与过去不同。事实上美与日常生活之间应该是一种对话式的交往,而不应该被刻板地认为是谁对谁的征服。那些对美的期许总是在现实生活中被检验,而在现实生活改变的基础上又会获得新的审美经验指导下一个全新的体会。人以其孩童般的心态进入自身的存在之无蔽中。美的活动只有在日常生活的直观中才能达到其本质,换言之,本质就体现在审美直观中。
  日常生活的存在包含着肯定形式的存在和否定形式的存在,审美的生活方式作为肯定形式的存在必然包含一种值得去过的生活。审美与日常生活的交往不仅意味着去过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不仅对我们说汝乃存在,还对我们说“汝须改变汝之生活”。(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1)、(2) 列菲伏尔 赫勒(著) 陈学明 吴松 远东编《让日常生活成为艺术品》(云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4月一版)第73、52页
(3)、(4)、(5)成中英主编 《本体论诠释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3月一版)第83、87、83页
(6)河清《现代,太现代了!中国——比照西方现代与后现代文化艺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7月一版)第170页
(7)、(9)(英)迈克·费瑟斯通(著) 刘精明译 《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译林出版社2000年5月一版)第99、133页
(8)(美)约翰·菲斯克(著) 杨全强译  《解读大众文化》(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11月一版)第148页
(10)包晓光 编著《小资情调——一个逐渐形成的阶层及其生活品位》(吉林摄影出版社2002年2月一版)第59页
(11)、(12)安妮宝贝《清醒纪》(天津人民出版社2004年10月一版)第193、201页
(13)、(14)周宪《20世纪西方美学》(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6月一版)第447、448页
(15)(英) 戴维·钱尼(著) 戴从容译《文化转向——当代文化史概览》(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5月一版)第77页
(16)(德)汉斯-格奥尔塔·加达默尔(著) 夏镇平 宋建平译《哲学解释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7月一版)第106页


                                            2005年2月于乌鲁木齐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