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01-25 18:09:32
 
 
就“人文主义耶稣信仰”话题答几位基督徒网友
 
 
作者:田童心
文章来源:
浏览:437 次
 
 
 
就“人文主义耶稣信仰”话题给几位基督徒网友的回复:
  
  1、能够上网的有些兄弟是读过很多书的基督徒,应当对别人的传言有辨别力才是,什么“不信派”等等都是教会内部的悲剧性纷争的论断,你们希望中国教会重演西方教会的纷争吗?所以不能够人云亦云轻信网络的传言,因为网络上真正负责的人是少数,我若不为一种责任心驱使也决不会以真名公开与大家讨论。对于凡是企图全盘否定中国体制教会在当今时代的神圣价值的人,我想有很多理由理解他们,但是我决不赞同他们。家庭教会的信仰光景就都好吗?实际上我一直在努力改变很多现实的东西。但是轻信传言误解我的人太多(来自各个方面的都有),就连阅读过我的书的人也照样误解。
  
  2、谁谈论上帝不是谈论自己心目中的上帝呢?如果还能够肯定人性的一定的神性存在,就不能对这种谈论全盘否定。我的理解圣经的指导思想已经在《神学的觉悟》里谈论圣经观的地方表明了:“因为我们意识到启示的对象化,所以我们各人有理由持有自己的对于上帝的认识观念;因为我们意识到各人对启示的理解具有局限性,所以我们也有必要对别人的神学观念抱足够尊重和宽容的态度。”字句叫人死,精义叫人活。“人间的理解是否绝对正确”的最后判断权柄是属于上帝的,而且我以为上帝最终审判我们不是看我们一致接受了谁的神学思想而是看基督徒是否活出了基督的新生命。如果认为圣灵在解经过程中的带领作用是使得我们在理解上帝的启示上完全丧失了个人的心灵特点,这就好比要求耶稣的十二个门徒都是耶稣本人一样的不切实际。谁能够那么武断地认为自己的神学思考是在“圣灵引导之下的神学处境化”是“承认上帝是真神”而与他不同的别人的神学思考就不是呢?不要以为自己“体验过上帝”自己就是上帝了。哪个真诚的基督徒没有体验过上帝的带领呢?不要以为基督徒之间有不同的神学思考就不是“圣徒相通”了。上帝的真理不仅是爱也是公义,我认为耶稣启示的真理还有一个要求基督徒活出复活更新后的新生命的“神圣期望”。我之所以说我所理解的耶稣信仰是人文主义的,就是因为这样的信仰落脚于对现世人生的鼓舞上,相信耶稣所见证的一切真理最终都是为了使人得生命,而终极永生的被赐给,和现世人生的生命努力发光结果子之间具有割不断的联系。也就是说人文主义耶稣信仰是强调了神圣期望的耶稣信仰。耶稣希望我们就在现世努力发光。为什么有的基督徒要把不同于他的别人对于上帝的理解和尼采对基督教最狠毒的咒骂相提并论呢?中国目前谁深刻地懂得了尼采呢?

  
  3、为什么有人感到我的神学讲论让他们感到“可怕”呢?攻击我“拿上帝和耶稣当幌子吓唬世人”之类的话,如果不是误解的话,就只能解释为我强调结果子的催促让某些基督徒的偷懒心态感到害怕了。了解我的人知道我从来是喜欢独立追求的,赶时髦是我的鄙夷对象。1988年被福音书里的耶稣感动以来,我经历的曲折道路绝非今日某些赶时髦来“信”耶稣的基督徒所能够想像的。我若不把上帝所赐的生命看得高于一切,若不关注现实种种问题,我就不会做任何的公开言说了。
  
  4、“新灵”更新“旧灵”难道不是通过仰望耶稣而得的吗?上帝把人的“灵的更新”决不是像对待机器人似的更新了一个软件程序那样做的,我不能够这么相信。仅仅在上帝的主动引导层面我可以承认人的心灵更新是上帝的一个主动行为,但是上帝的引导是否被人接纳则是人的自由意志问题。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而接受的就成为神的儿女了。“借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 (罗马书8章9-11节)等等,都涉及自由意志与预定论问题,要展开太多,需要另外讨论。但是我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这句的“必死”是指没有永生之意,不是“已死”。
  
  
  5、需要注意的是,我谈论神学话题的时候,心里一直是从“真理见证论”的视角说话的。耶稣说他若不升天圣灵就不来,这个属于我们无法清楚的奥秘,如果承认三位一体,那么这个奥秘就可能和耶稣升天后才是明确地完成真理见证过程这个事实有关。我们无法明确的奥秘太多,我们也应当谦虚地认为我们不可能明白一切奥秘,但是我们可以断定的是我们决不能够说圣灵仅仅从五旬节才存在。“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约翰福音14章16-17)我的理解是,三位一体的奥秘之神,超越时空地存在,这位圣灵保惠师亘古存在并一直运行做事,引导世界万民,照管世界创造进程,包括以色列以外的人民,但是关键在于有人接受有人拒绝上帝圣灵的引导呼喊而已(旧约经文可以找到很多),事实上圣灵只被敬畏上帝的人接受,活跃在他们心里,真正得救的“无形教会”就是真正接纳圣灵引导的人群。那么,在那些拒绝圣灵的引导的人心里,圣灵的存在是如何的光景呢?外邦人“心地昏昧,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17-2节)。如果相信上帝与世界万人同在,上帝是托住万有的上帝,那么,当人们断然拒绝上帝圣灵的引导,当世界历史处于黑暗之时,当无辜的人群被屠杀,人类毫无尊严之时,人们不禁要问:天理何在?上帝何在?——这时上帝的形象、道的信息对应着的只能是十字架上的基督甚至是坟墓里的基督,而不是隐退到天上宝座的基督。基督,只有爱人的基督,不对人实施强制意志的基督,看似软弱的基督,才是历史上黑暗时期的道的真像,他承担着人类罪的重负,撑起人类头顶上的苍穹,期待着人类的未来。德国学者德鲁斯(Drews Arthur,1865—1935)曾认为“人类的受难就是上帝的受难”。美国哈特索恩(Hartshorne,1897—?)论证说:“基督教在历史上与一个静态的超自然上帝的学说相关联,其实是一种偶然。如果我们严肃认真地对待‘上帝就是爱’这一教导,我们就必须相信,他是实实在在地卷入了他的造物之间的,他既作用于它们,他自己也受到它们的作用。神性不是超脱一切苦难的特权,相反倒是分担一切苦难的特权。” 不只是宏观的人类历史可以如此理解,在人类任何更小的生存时空中,其实上帝是经常地以十字架上的上帝形象临格于人世那些黑暗的时空。他其实天天都在背负人类的重担。(《诗篇》68章19节)旧约圣经也早已极其深刻地意识到上帝与他所造的人类息息相关:“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以赛亚书》63章9节)上帝并没有离弃在苦难罪恶之中的人类,而是与他们一同受苦叹息。耶稣在十字架上见证了神的恩典和忍耐和爱和期望我们悔改(见十架七言)。没有这个“真理见证论”的角度,类似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事件就足以击倒所有神学和信仰。

“如果上帝从来都是与人同在,那么耶稣基督的救赎就没有必要,他在十字架上的死就是多余”了吗?不是,还是从“真理见证论”角度来肯定耶稣生平的独一价值。我从“真理见证论”角度来理解除了耶稣之名外上帝并未降下其他的名可以叫人靠着得救,除了耶稣基督,天下人间从来没有别人见证了神的恩典等真理的关乎生命之实在性。“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的话是耶稣亲口说的,耶稣还明确肯定说他在人类中间的确“行过别人未曾行的事。”(《约翰福音》15章24节)
  至于“弟兄”是谁,耶稣基督说:“凡遵行神旨意的人、 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马可福音3:35)那么这话也应当超越时空地来理解。也就是说不仅仅在犹太人里也不仅仅在公元之后的基督教会里才有耶稣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任何时代任何环境里的人都有上帝的关怀引导,任何未曾听闻福音的人和耶稣降生之前的人,如果顺从良心里的神圣引导,他就可能称为耶稣的“弟兄姐妹和母亲”。
  
  6、至于天堂地狱则属于彼岸世界内涵,耶稣说的不多。我的意思根本不是指耶稣没有说天国的道理。我的意思是耶稣没有详细述说天堂地狱的场景,而且我还以为耶稣所提到的一些“天堂地狱”话题可能还存在“启示对象化”的可能性,故我主张不应当像中世纪那样过多关注过多谈论天堂地狱场景(只需要谈论上帝的公义的生命审判即可包含代替之),更不应当渲染地狱恐怖以此来把人们吓进教会里。而应当把注意力转移到现世人生的如何发光上,对天堂地狱的“存而不论”不等于否定之,有哲学头脑的人能够懂得。但是耶稣生平所启示出的让我们可以明确肯定的神圣真理已经足以让我们安身立命了:恩典、公义、期望。这些真理的能够被我们肯定完全系于耶稣生平的记载,尤其是他的死而复活。
  
  
  7、我提出的儒家神学的新内圣追求不应当被理解混同于佛道内敛的修行。虽然接纳耶稣生平见证的儒学新内圣也首先向内寻求,但是它认为向内寻求到的只应当是生命的渴望张扬和渴望发光,一旦生命意识到此点后随即就应当终止在内心的停留而不能不走向心外现世的创造。唯有这样的内圣觉悟才可以无任何障碍地顺理成章地开出外王的行动,唯有接纳耶稣生平见证,才可以把儒家的内圣外王彻底打通。基督徒可以在神学见解上不同,但是在彼此生命尊重上却完全可以做到“和”,“和而不同”。我需要提醒所有号称“基督徒”的是,上帝最终审判我们不是看我们一致接受了谁的神学思想而是看基督徒是否活出了基督的新生命,而圣灵所结新生命的果子第一就是爱。我感到很多基督徒的心态还活在中世纪宗教裁判所里。批评别人不同的神学观念的人说“圣经中的上帝并不认同你的看法”以及“将来摩门教的人在天堂,他们中的很多人却要在地狱”这些话的时候,批评者他或者就是上帝本身,或者是僭越上帝的名。
  
  
  8、我希望人文主义耶稣信仰能够被更多的人理解,只有上帝知道我是否是在“为自己争光”。如果不能够赞同在下的理解,那么只有彼此尊重了。如果我的讲论对你没有益处,就请悉数忘掉。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