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01-20 21:09:36
 
 
《儒家神学新议》汪序
 
 
作者:田童心
文章来源:
浏览:662 次
 
 
 
汪序








山东枣庄,古峄县也。距孔子故乡不远,离孟子故乡更近。童心生于微山湖畔之峄,诚鲁人也。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既有齐鲁儒术之传承,复有开放宽阔之心胸。而立之前归主入教,信仰笃诚之余,必具神学之激扬思辨、儒生之特立独行。本书之锋芒,此其渊源也。


以“人文主义耶稣信仰”打通儒家的“内圣”,五四一代精英已孜孜求之矣。恽代英曾言:“我相信耶稣是古犹太的一个圣人,而且相信耶稣实在有许多超过孔子的地方。”陈独秀亦曾言:“要把耶稣的伟大人格,和热烈的、深厚的情感,培养在我们的血里;将我们从堕落在冷酷、黑暗、污浊坑中救起。”至若教内有识之士,如早期的赵紫宸、中年信主的吴雷川、追求自由民主的吴耀宗,无不从耶稣的伟大人格入门。而宗教哲学家谢扶雅则指出“中国传统文化须由耶稣来成全”,且毕生追求基督徒君子、基督徒高僧的境界。这些正都是童心所阐明的“内圣”。惜乎在商品经济狂涛冲击下,今日中国之教中人,鲜有三十年代先辈之精神与境界,失之庸俗而自贱。其甚者,目之为“基督徒小人”亦无不可。


“外王”之提出,童心之匠心与孤胆也。新世纪无疑是民主世纪。但各民族之民主,并非出自同一模式。美国民主已不同于英国民主,更何况伊斯兰民主、俄罗斯民主、中国之民主?向阿拉伯国家强行推销“美式民主”,已使布什深陷伊拉克、阿富汗两个泥淖。仅具两百年传统的民主模式,不可能为数千年历史传统的民族所生搬硬套。各民族的民主模式,必蕴涵各自的历史基因。就中国而言,“民主评判下的民本贤能政治”,可议也。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近日指出:“在民主政治制度选择的问题上,我们只能尊重历史,尊重历史的辩证法。我们致力于探索的,应该是也只能是符合中国的历史和今天国情的能够真正给中国人民带来安定和幸福的民主形式”。


本书所涉及之原罪论,并非中西神学文化论争之焦点。孟主“性善”,荀主“性恶”,均儒家之说也。西方之“原罪”,亦非指人“生而有罪”,始祖犯罪乃在食禁果之后。罪者,射不中的也,偏离、异化也,疏离上帝也,偏行己路也。景教碑文,景净论人曰:“浑然之性,虚而不盈;素荡之心,本无希嗜。洎乎娑殚(Satan)施妄,钿饰纯精;间乎大于此是之中,隙冥同于彼非之内。”人之失落难返,素荡之被掩盖污染,乃在撒但诱惑施妄之后。原罪者,人自由意志之妄用也,故需制度、法律、国家之约束。此乃古教父奥古斯丁之政治学:以“契约”为核心,而非以“美德”为核心。奥氏对“罪”与“欲”的看法,是现代政治哲学的先驱之一。(周伟驰语)


对宋明理学或心性之学,童心的贬抑之论稍失公允。已故知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言,不能把精神层次的现象和问题,都简单地用“非精神”的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等各种机制来解释。费曰:“理学讲的‘修身’、‘推己及人’、‘格物致知’等,就含有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实证主义、科学主义的特殊的方法论的意义,它是通过人的深层心灵的感知和觉悟,直接获得某些认识。这种认知方式,我们的祖先实践了几千年,但和今天人们的思维方式无法衔接,差不多失传了。”岳麓书院朱汉民研究朱熹《四书》诠释时说,朱熹的诠释学有“二重进路”:其一,语言文献方面,做出创造性诠释;其二,儒者生命实现方面,致力于体验与实践。中山大学陈立胜论及阳明先生“圣人之道,吾心自足”时曾说:“他的‘心’早已长期游弋于经典话语的意义空间之中,受其滋养、型塑、潜移默化,涵泳浃洽。”这正切中了中国道德危机之根源所在:“规范伦理”过度扩张,导致道德的形式化、表面化、无效化。北师大寇东亮力主“德性伦理”之重建,培育良知、诚之、信任、责任等道德感情和道德理性。故我期待着童心的第三本著作。


是为序。


                        汪维藩二○○五年十月八日



(http://bookhk.com/book.asp?book_id=59此处可以网购《儒家神学新议》一书)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