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01-17 11:59:39
 
 
参考资料:《中国儒教研究通讯》创刊
 
 
作者:田童心
文章来源:
浏览:384 次
 
 
 
《中国儒教研究通讯》创刊(含发刊词、目录、编后)


中国儒教研究通讯

(第1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儒教研究中心  

主任:卢国龙       秘书长:陈明

执行主编:王心竹   投稿信箱:zgrjyj@163.com        2005年12月

    

《中国儒教研究通讯》发刊词………………………………………………(2)

  

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蒋庆(3)

  

论大陆儒教派的学术理路………………………………………………韩星(8)

关于儒教争论中的方法论问题……………………………………… 陈勇(20)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田童心(32)


关于儒教的民意测验………………………………………………… 陈勇(49)

  编后………………………………………………………………………… (54)

    

《中国儒教研究通讯》发刊词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和现代化进程的深化,中国社会的文化认同、身心安顿以及政治改革诸问题日益凸现,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也越来越受到学界的关注。如果说对于一个正在复兴的民族来说这一切乃是必然的话,那么,这种关注聚焦于儒教则是其需要特别重视之处。

  因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儒教研究中心决定举办内部发行的研究刊物《中国儒教研究通讯》,将国内外渐趋活跃的儒教研究成果和其他信息汇聚于此,为目前尚显零散的研究队伍,提供一个相对集中、固定的信息交流渠道和思想交锋平台。

  最后我们要向香港孔教学院汤恩佳院长表示感谢,是他为刊物提供了启动经费。

  我们的投稿信箱是zgrjyj@163.com。

  互动网址:www.yuandao.com/yuandaoluntan

  欢迎讨论,欢迎投稿,也欢迎赞助。

    

     编后
如果要总结2005年中国学术文化界值得评点的事件,“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儒教研究中心”的成立,无疑是可以大费笔墨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儒教研究通讯》,就是中心成立之初计划中的重要一项。

  “儒教问题”的争论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的天主教来华以及稍后的中国礼仪之争,儒教非教说、儒教是教说都在这个时期形成。这类争论是人们自觉、不自觉地从西方文化感受和西方学术分类出发,对儒家思想进行身份或性质判定的时候发生的,其背景和情境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并且是西方日益处于强势的情况下)。

  从利玛窦以其基督教背景和立场而认为春秋以前的儒学是宗教,两汉以后的儒学不是宗教,并褒扬前者贬抑后者,到康有为出于现实政治谋划与文化设计而主张的儒学宗教化;从任继愈先生基于对宗教理解的机械性和评价的否定性,为着更方便地否定传统文化而提出的“儒学宗教说”,到何光沪把宗教当作一种文化现象作正面理解,试图用以耶说儒、以耶补儒的方法,通过重建儒学与天帝的联系来重建这一宗教传统;从康晓光教授坚持功能承担的重要性,主张在重建儒教,以有力促进仁政与王道理念的落实,到蒋庆坚守儒家本身的义理系统,认为当前只有按照儒家文化固有的解释系统“综合地”理解儒家,才能真正如实地了解儒家所谓的“宗教性”问题,并完成“复魅”——不仅复个体生命之“魅”,更要复制度架构之“魅”——的历史任务。“儒教问题”的争论从产生之日起即和中华民族在十七世纪以后的命运、中华文化的走向、儒家(教、学)的沉浮紧密相连。我们认为,今天儒教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所谓的儒学是或不是宗教,而在于,对于儒学的复兴和民族的命运来说,对于生活的健全和丰富来说,是不是需要一个叫做儒教的文化系统或单位?

  万事开头难,第一期的《儒教研究通讯》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但内在的脉络还是有迹可循,可谓形散而神不散:蒋庆先生的《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在对儒家、儒学与儒教进行辨析的基础上,总结儒教的历史形态与治世功能,认为儒教在中国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处于国教的地位,发挥着三大功能:“一、解决政治秩序的合法性问题,为政治权力确立超越神圣的价值基础;二、解决社会的行为规范问题,以礼乐制度确立国人的日常生活轨则;三、解决国人的生命信仰问题,以上帝神只天道性理安顿国人的精神生命”,并重点指出“儒教的这三大功能在今天仍未过时,今天重建儒教的目的就是在新的历史时期用儒教来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社会问题和人生问题”。而重建的路线分别为“上行路线”和“下行路线”,“上行路线”是儒教形成的正途,“下行路线”是“变通路线”。由于现代中国与古代中国的不同,“下行路线”,即在民间社会中建立儒教社团法人,成立“中国儒教协会”,来完成中国儒教的全面复兴显得更具有现实意义。他还将中国儒教的复兴具体归纳为十个方面的内容。对该文内容自可以见仁见智,但蒋庆先生对儒教重建的设想相比以往无疑更为具体,也更具有操作性。

  韩星先生的《论大陆儒教派的学术理路》则以宏观的视角对2004年以来儒教讨论的最新动态,特别是网络上(孔子2000、原道和中国儒学网,尤其是由它们组成的“儒学联合论坛”)对此问题的进一步讨论作了详细的爬梳。儒教问题讨论中的代表人物蒋庆、陈明、康晓光、彭永捷等学者的观点均在梳理之列。述而有立,韩星先生亦提出了自己在此问题上的观点:“儒学的本质不是宗教,但有宗教性,可以作为信仰,但不能因信仰而背离理性,或者说理性和信仰兼备,而以理性为主,信仰为辅。”这一观点也是儒教问题争论中颇具代表性的观点之一,亦可以与蒋庆先生的观点相对照。

  陈勇先生《关于儒教争论中的方法论问题》的讨论,则将思考的触角深入到儒教争论的背后,探寻其中隐藏的方法论问题,这一思考的维度,在当今多纠缠于文化价值、文化民族主义层面探究该问题的情况下,应该更具有根本意义。作者认为“儒教是否为宗教”应该首先放在认识论的框架下来考量。当然其在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的意义也构成了该阐释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只有在这样的认知前提下,才可以充分理解“宗教”这个概念怎样融进了现代中国人的意识,以及他们怎样通过这个概念范式来认识他们自己的文化传统和他们融入全球系统的过程。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田童心先生的《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则站在非儒家的立场,认为在中华民族和儒学活力日衰的背后,是学术层面和宗教层面人格上帝信仰在心灵里的彻底沦丧,而固守传统只会把儒家文化送进博物馆,从而应验列文森的谶语。站在基督教的立场,田先生认为儒教的重建必须把以“真理见证论”为核心的“人文主义耶稣信仰”引进内圣修养体系,实现以人文主义耶稣信仰为核心的终极归宿:儒家神学化。因此这里不是“援耶入儒”而是“以耶统儒”。同时,他以基督教发展的经验认为:“在体制神权日益淡化的这个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趋势背景下,儒学走体制化的儒教复兴之路又如何可能?”且不论其立场如何,他思考问题的角度为我们洞开了中西比较视域下儒教问题研究的另一面窗户。

  本期最末是一份《关于儒教的民意测验》,我们要特别感谢问卷的设计者,也是本辑作者之一的陈勇先生,没有他的勇于担当和辛勤努力,这份问卷是出不来的。儒教问题虽然在学界争论正酣,民间亦有许多以弘扬儒家文化为己任的活动和努力,但在更广大的层面上,对于人们是怎样看待儒教及其相关问题的,我们迫切需要有切实的理解和把握。这是我们设计这份问卷的初衷,而儒教问题的现实性,也使我们更愿意借助一些实证、具体的手段。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没有对此问卷进行广泛征集,但这正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相信在下一期《儒教研究通讯》上,定有对此问卷回馈情况的相关分析文章。

  总之,一切都在进行中。

  (资料来源:儒学联合论坛)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