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2 17:13:03
 
 
《沉重的肉身》
 
 
作者:刘小枫
文章来源:
浏览:1554 次
 
 
 
刘小枫《沉重的肉身》
                                      

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刘小枫作品,第三版修订本)
作者:刘小枫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1-1

【编辑推荐】
  作为一个学者,刘小枫的每一部著作似乎总能在学界引起重大反响。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这部著作中用清新流畅的文笔解读了一批现代作家的经典之作,并通过复叙事使一个个沉淀在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伦理问题真正成了问题。毕希纳、昆德拉、卡夫卡、基斯洛夫斯基这些卓越的叙事思想家的叙事在刘小枫的喃喃复叙事中重新又鲜活了起来,呈现着它们敞开着的意义。

【内容提要】
  法国大革命时代的风云人物丹东究竟是怎样死的?他与妓女玛丽昂又有什么关系?牛虻和他的情人以及他情人的情人间的纠缠又是怎么一回事?卡吉娅和萨宾娜身体的丰盈及阿蕾特和特丽莎身体的沉重间的对比说明了什么?《十诫》所要表达的诚实、谎言、友爱、亲情、负疚……这些伦理问题对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毕希纳、昆德拉、基斯洛夫斯基这些思想大师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作者刘小枫以其优美流畅的文笔、精辟独到的视角,向我们复述了一个令人深思乃至惊心动魄的故事,让我们思索人生。所谓现代性伦理,指的是人民伦理和个体自由伦理。时下人们正身不由己地从人民伦理脱身出来,转向个体自由伦理。本书的叙事纬语从人民伦理转到自由个体伦理,主要围绕中欧两位当代作家的叙事,以探讨两种不同的个体自由伦理的差异。




刘小枫:关于《沉重的肉身》  

文/刘小枫

    构思这部小品文集有好些年了。

    九O年 , 北岛兄约我给他主编的《今天》写稿。那时我在巴塞尔念书 , 正临古希腊语和拉丁语考试关 , 满脑子单词和词尾变化规则。在古典语言课上读了 -些古希腊语和拉丁语散文 , 联想到读过的现代小说 ,即兴写了《沉重的肉身》 , 不过为了换换脑筋。这篇几千字的小品刊发后 , 出我意料 , 得到文学界一些朋友谬奖 , 怂恿我再写。打那以后 , 脑子里就不时冒出些意念一一但仅意念而己 , 功课繁重 , 没有精力来编织这些纬语 , 也就搁下了。

    九三年到香港 , 老友林道群嫌我的学究文字艰涩难懂 , 文风变得让人厌烦 , 问我有没有非学究性的文字 , 我就把臆想中的这部文集给他 ,答应半年交稿。谁知四年如烟 , 学务、编务缠身 , 全是道问学的学究事 ,这些小品写得断断续续 , 总不能如意。写小品比写学术论著费精耗神得多 , 如今终于成章 , 算是生命经历的缘份。

    文集的构思费了一番心思 , 读者要是留意到各篇顺序的刻意安排就好了。所谓现代性伦理 , 指的是人民伦理和个体自由伦理。时下人们正身不由己地从人民伦理脱身出来 , 转向个体自由伦理。本书的叙事纬语从人民伦理转到自由个体伦理 , 主要围绕中欧两位当代作家的

    叙事 , 以探讨两种不同的个体自由伦理的差异。

    文集做预告己三年多 , 害得有读者不时徒劳寻问 , 在此深表歉意。纬语没有写完,想好的意念还有好些一一赫尔岑讲的 “家庭戏剧 ”、阿玲讲的自己与米勒的故事、帕斯捷尔纳克讲的拉拉的故事、艾柯讲的修道院故事…… , 都有意思。为了尽快向友人和关心的读者交待 , 先就此打住。

    需要交待的是 , 原刊于《今天》的《沉重的肉身》当时写得仓促 , 这次重新写过。部分篇章分别在《读书》月刊和《上海文学》刊发过 , 结集时都有不同程度的修改。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