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1 11:33:42
 
 
马寅初先生在北京大学
 
 
作者:马寅初
文章来源:
浏览:1307 次
 
 
 
● 张友仁

新人口论的形成和遭遇
      
       1956年,国家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此时,尽管公务十分繁忙,马寅初先生仍挤出时 间,从事经济研究,1956-1957年先后发表两篇论综合平衡理论的文章。他认为,只有搞好 国民经济的综合平衡,才能实现国民经济的高速度增长。
       他还十分重视我国的人口问题。他研究问题,从实际出发,非常注重社会调查,收集第 一手的资料。1953年全国人口普查后,他于1954年三次到浙江视察。5月25日先到黄岩, 召开各界代表座谈会,又到乐清、温州、永嘉、宁波、嵊县等地。他说:“旧时代的浙江分成 十一个府(杭、嘉、湖、宁、绍、台、金、衢、严、温、处),我跑了十个。”
       他在浙江黄岩等地看到土地改革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安定,觉得很好,但又看到人口 问题的严重性。他发现,我国的人口增长率实在太高了,每年增长千分之二十二以上,甚至 达到千分之三十。每年净增加人口1,300万,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他心急如焚。
       1955年,他写出《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发言稿,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多数人反对, 认为是马尔萨斯的一套。马寅初先生认为大家是善意的,就将此发言稿收回,暂不发表,继 续不断调查研究、修改、补充和继续征求意见。1956年,又去上海、浙江等地视察,进行调 查研究。1957年3月2 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他就“控制人口”问题发表自己的主张,得 到毛主席的赞赏。1957年3月31日,在中华医学会节育技术指导委员会上他着重谈了控制 人口的问题,认为“生育也必须要有计划。”同时,也指出他的主张与马尔萨斯的不同,以及 马尔萨斯理论的错误。1957年4月,《文汇报》记者来采访时,他又全面批判了马尔萨斯的 反动人口理论,主张“必须有计划生育和控制人口”。
       马寅初先生在大量调查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形成了他的人口问题的新思想。1957年4 月27日他在北京大学发表人口问题演讲。在可容纳几千师生的大饭厅里,他用大量的材料和 生动的比喻,阐述了他在我国人口问题上的见解,主张必须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增长。 这个演讲稿经过加工整理成为《新人口论》发言稿,于6月提交人大一届四次会议。7月3 日他在会上作了《新人口论》书面发言。7月5日全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
       《新人口论》的基本观点:
       一、首先,中国当前有没有人口问题?
       解放初期,人们都认为社会主义不存在人口过剩的问题。当时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都 说:“人口不断增长是社会主义的人口规律。”我国学术界也不认为新中国有人口问题。马寅 初先生第一个指出我国的确存在严重的人口问题。
       二、人口迅速增长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存在严重的矛盾
       人口问题的表现形式是经济生活中的九大矛盾。人口迅速增长拖了工业化的后腿。
       三、因此,控制我国人口是迫切的问题
       他严肃地指出:“控制人口,实属刻不容缓,不然的话,日后的问题益形棘手,愈难解决。” 如不设法控制人口,“难免农民将来把一切恩德变为失望和不满。”
       四、解决我国人口问题的根本途径,马老也提出了很好的新的思路:
       (1)积极发展生产,这是根本的、必要的。但还不够。
       (2)控制人口数量。这就要节制生育,要对多生的征税,用来奖励少生者。
       (3)还要提高人口质量。我国不仅人口数量多,而且质量低。现在是原子能时代了,竞 争是人才智力的竞争。人口素质低,国家发展慢,所以既要控制人口数量,又要提高人口质 量。
       五、他还批判了马尔萨斯的反动人口理论
       指出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长的理论是错误的,马尔萨斯的用战 争、瘟疫等手段来抑制人口的理论是反动的。新人口论不同于马尔萨斯的人口论;马尔萨斯 的人口论的出发点是维护资产阶级和它的政府;新人口论是为人民,为了我们人民的政府, 是要我们人民生活得幸福,让国家更繁荣。
       马寅初先生的《新人口论》是科学的、符合我国实际的,是关系到祖国的繁荣富强的。 可是1957年夏,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派”斗争的全国性的政治风暴。在这场运动中, 马老受到无理的批判,甚至康生等人要想把他打成“右派”。中央统战部许涤新副部长为此事 请示周恩来总理,周总理明确指出:马寅初这个人有骨气,有正义感,是爱国的,他是我国 有名的经济学家,国内外都有影响,不能划为“右派”。由于周总理的出面制止,马老才得幸 免。
       马寅初先生仍无所畏惧地坚持真理、继续研究和阐述新人口理论。1958年2月马老在人 大五次会议上作《有计划地生育和文化技术下乡》的发言,他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 会第四次会议上,我向大会提出了‘新人口论’的提案,其目的,在于一面控制尚未出生的 人口,一面提高现有人口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今日的发言是上次提出的‘新人口论’之 继续。”然后,他又谈了节制生育的问题。
       1958年5月4日,北大庆祝建校60周年。在欢欣鼓舞的庆祝大会上,陈伯达上台演讲, 他突然点了马寅初校长的名字,说什么“马老要作检讨”;7月1日康生来北大作报告,他阴 阳怪气地说:“听说你们北大出了个‘新人口论’,它的作者也姓马。这是哪家的马啊?是马 克思的马呢?还是马尔萨斯的马呢?我看是马尔萨斯的马!”从此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对新 人口论的批判。
       面对强大的政治压力,马老仍无所畏惧地进行反驳,他坚持说:“有人称我是马尔萨斯主 义者,我则称他们为教条主义者,反列宁主义者!”现在,事实早已证明,康生之流确是货真 价实的反列宁主义者!
       他在黑云压城的围攻中,毫不畏缩,也不苟同,而是坚持真理,进行针锋相对的论战。 他表示:“不管怎样艰难险阻,决不后退半步。” 1959年12月,他在给《新建设》杂志的《重 申我的请求》中说:“我虽年过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至战死为 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 这不禁使我想起马寅初先生在1927年讲的《北大之精神》。他在文中写道:“回忆母校自 蔡(元培)先生执掌校务以来,力图改革,五四运动,打例卖国贼,作人民思想之先导。此种 虽斧铖加身毫无顾忌之精神,国家可灭亡,而此精神当永久不死。既然有精神,必然有主义, 所谓北大主义者,即牺牲主义也。服务于国家社会,不顾一己之私利,勇往直前,以达甚至 高的鹄的。”(见《马寅初演讲集》第4集第20-22页)马寅初先生在受批判被围攻中,所体现 的正是这种虽斧铖加身仍毫无顾忌、勇往直前的北大精神。
       1959年12月15日,康生变本加厉,部署进一步的批马运动。他说:马寅初很猖狂,他 的《重申我的请求》是猖狂进攻,他的问题已不是学术问题,而是借学术为名,搞右派进攻。 要对他进行彻底揭发批判,“他的校长是不能做了。”“要像批判帝国主义分子艾奇逊那样来 批判马寅初。”(见北京大学历史档案。)1959年12月到1960年1月,在康生的煽动下,北 京大学掀起了大规模的批马恶浪。大字报、批判会、批判文章,铺天盖地。马寅初先生无所 畏惧,据理力争,许多人劝马老放弃观点,写个检讨,他没有检讨,而是声称:“我认为这不 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一个个纯粹的学术问题,学术问题贵乎争辩,愈辩愈明,不宜一遇袭 击,就抱‘明哲保身,退避三舍’的念头,相反,应知难而进,决不应向困难低头。……要 坚持真理,即于个人私利甚至自己的宝贵性命有所不利,亦应担当一切后果。”对于他敬爱的 周总理的劝告,他表示感谢和歉意。他写道:“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 术尊严不能不维护,只好拒绝检讨。”在批判会上。他一阵声明:“我勇于更正错误,但坚持 真理,而且在真理面前,无私无畏。”“不怕坐牢,不怕油锅炸,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 不惜。”
       马寅初先生在被围攻的困难日子里,想的不是自己生命安全,而是如何为北大一万多名 学生作出榜样。他说:“我总想以行动来教育学生,我总希望北大的一万零四百名学生在他 们求学的时候和将来在实际工作中要知难而进,不要一遇到困难随便低头。” 1960年 1月 4 日,马寅初先生被迫向教育部写报告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3月18日 离开了北大。从此,中国人口盲目增加,多生了几亿人。人们说:“错批一人,误增三亿!” 国民经济遭受到严重的困难。
       尽管受到无理批判,马老毫不气馁,仍不断下去视察,了解民情,收集资料。这时有人 准备让浙江省撤销他的人大代表资格,因为周总理的保护,未能实现。1958年8月起,他以 人大常委的身份,先后视察了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山东、辽宁、吉林、广东的海南岛 八省区,长达四个多月。他先到浙江黄岩一带,对黄岩大家齐心协力实现全县车子化以及土 壤保持做得好,深受感动。他还把视察所见,写成一些视察报告,准备在人代会上发言。在 1959年4月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常务委员。他仍继续写作,一是继续写人 口问题,二是写农书,即农业经济学。稿子铺在地上,粘成长卷,许多卷捆成一捆,许多捆 堆成一堆。1966年十年动乱发生,周总理指示对马老进行特殊的保护,使他在身体上没有受 到伤害。可是,他的大量珍贵的文稿连同书画等文物,都被当时是学生的马老的孙辈作为“四 旧”给烧毁了。
       回想当初,北大经济系教师当中,赞成马老“新人口论”观点的确有人在。如1958年初, 陈岱孙、樊弘、赵靖等教授就组织了一个人口理论研究会,探讨人口问题。其中,陈岱孙教 授等就是赞同马老的观点的。政治系的许德珩教授也说过:“当时,我是非常赞同马老‘人口 论’的。”但是,自从批判新人口论以来,北大并没有像别的政治运动那样,纠出一个集团。 这主要是由于马老将一切责任独自包了下来,没有牵连别人。
       在强大的压力下,北大经济系的教师没有一个人写过批判新人口论的文章,这是有案可 查的。前几年拍马老电视剧的时候,导演请北大经济系教师参加拍摄,大家应邀到了临湖轩 现场,才知道要拍的是经济系教师批判马老的会议镜头。大家闻讯,一一愤而离去,他们说 当时我们就没有批判过马老,现在叫我们拍批马老的电视,不可能!后来,拍入电视剧的没 有一位是北大经济系的教师。 1972年,马老91岁时,患直肠癌。在周总理的关心下,在北京医院分两步动了两次手 术,手术十分成功,得以痊愈。
       1979年,我国各地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的客观事实,有力地证明了马老的新人口论的正 确性,新人口论得到了人们的公认。7月22日中央统战部李贵副部长到东总布胡同看望马老, 告诉他党组织正在为他平反,并传达了党中央的意见:“1958年以前和1959年底以后这两次 对您的批判是错误的。实践证明,您的节制生育的‘新人口’论是正确的,组织上要为您彻 底平反,恢复名誉。”1979年9月11日,党中央正式批准了北京大学党委《关于为马寅初先 生平反的决定》,决定指出:1958年对马寅初先生的点名批判是错误的。1959年由于反革命 分子康生的插手,在全校对马寅初先生进行大规模批判,并迫使他离校,更是极端错误的。 在对马寅初先生的错误批判中,强加给他的许多政治帽子纯屈诬蔑不实之词,应当一律予以 推倒。9月14日,北大党委召开干部和教职工代表会议,为马老公开平反,恢复名誉。同时 宣布了教育部关于任命马寅初先生为北京大学名誉校长的通告。
       1981年6月24日,马老在北京医院度过百岁寿辰,北京大学为马老举行任教65周年和 百岁寿辰庆祝会,他的学生许德珩先生写了祝贺诗:“百岁期颐,学界泰斗。桃李满园,循循 善诱。深谋远虑,国家人口。松柏长青,谨以为寿。”这一年里,中国人口学会在北京成立, 大会一致推举马寅初先生为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同年,他被推举担任中国经济学团体联 合会顾问。
      1982年5月10日,马老肺炎复发病逝于北京医院北楼病房,享年101岁。许德珩先生 写了悼念诗:“先生归道山,上寿百零一。平生嫉腐恶,人民同呼吸。息烽受奇辱,愤然以对 敌。深谋与远虑,人口增长急。先忧天下忧,哲人其萎矣。悼念痛心怀,万众齐饮泣。”来表 达他对马老的崇敬和悼念之情。
       1995年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为马老建立铜像,树立在北大法学楼前。
       1999年我国经济学界将马老的《新人口论》评选为“影响新中国经济建设的10本经济 学著作”之一,并在江苏省委党校举行“影响新中国经济建设的10本经济学著作学术研讨会”。 会上,经济学界人士高度评价了马老的学术思想和高尚人格。
       马老的《新人口论》还被作为在“现代意义上的环境保护运动”中,“产生过重要影响的 作品”,被选入“绿色经典文库”,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
       瑞典经济学家塔贝格(Thalberg)是诺贝尔的评奖人。他在马老生前曾提议评给马 老诺贝尔。1982年马老逝世后,他曾来华访问,并说由于此,按照章程是只评 给在世人物的,所以给马老诺贝尔之议只好作罢。
      
      北京大学师生永远怀念马校长!
      中国人民永远怀念马寅初先生!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