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1 08:38:03
 
 
张光直与杜正胜:坦荡与卑劣
 
 
作者:张光直
文章来源:
浏览:506 次
 
 
 
今年元月正值已故国际著名台湾人类学家张光直先生逝世4周年。(1931—2001)是台湾台北县人,曾任美国哈佛大学讲座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他在1949年国民党镇压进步学生的台北“4·6”事件中被捕坐牢一年。出狱后主要埋头学术研究,很少发表政治言论。但他奔走于祖国大陆和台湾进行学术活动时,都会碰到一个难以回 避的问题:自己究竟是中国人还是台湾人?他在回忆录《番薯人的故事》一书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毫无疑问的是台湾人,是番薯人,但也是闽南人,中国人。”他在1995年7月10日台湾《联合报》发表的另一篇文章里则更加直白地坦言:“我是中国人,爱国是天经地义的”(《抗战与学术研究———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

    1994年,张光直任台湾“中央研究院”副院长,有一位“院士”杜正胜当时在刊物上发表一篇文章,赞誉张光直“蜚声士林”、“载誉天下”,还特别指出:他“一向治学格局宏大,把台湾、把中国放在全人类文明发展的架构中来考量,对日益狭隘化的本土思潮无异是暮鼓晨钟”。


    这些话言犹在耳,就是这位杜先生却杜撰出所谓“同心圆”说,把台湾史割裂出中国史;又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任内弄了个不伦不类的“福尔摩沙大展”;还别出心裁地把台海两岸地图倒转90度,使台湾置于祖国大陆之上,以迎合“独”派们妄自尊大的虚幻心态。不久前他升任“教育部长”,即迫不及待着手修订台高中历史课程,把1945年前的中国史列入“外国史”,使孙中山先生成为“外国人”就是这位先生的“杰作”。总之,他竭尽所能卖力充当“日益狭隘化的本土思潮”干将角色,至于他送给张光直“暮鼓晨钟”那个光环,事实证明不过是口是心非而已。

    朝三暮四、两面三刀本是陈水扁这类政客们言行的常态,“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杜正胜自然也深黯此道。张光直如地下有灵当痛心疾首,怒不可遏。而在台湾像张光直那样具有脊梁有正气的学者也还大有人在,台湾民众对这两种人是会区别正邪,明辨忠奸的。(何标)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