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1 00:41:59
 
 
陈平原的“第三种笔墨”
 
 
作者:陈平原
文章来源:
浏览:564 次
 
 
 
陈平原的“第三种笔墨”

[江苏]徐雁平

当代学人,在学问之外,能写好旧体诗的,好像难得有一两位,此道在陈寅恪、钱钟书、程千帆、钱仲联等老一辈大家之后,已绝矣;而能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倒是有不少,最突出的也是我最佩服的有三位,一是北大的陈平原,二是清华的葛兆光,三是川大的罗志田。他们已将学问与文章结合到交相生辉的境地;他们的学术论文因有流畅的文笔调和而特具一种清新的气象;而学术随笔因学术功力的支援而有厚实平稳之感。“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这也是他们能较快崛起并广为人知的原因之一。三人之中,陈平原的手似更勤快,上海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的《北大精神及其他》又是一个例证。

《北大精神及其他》是《世界名校文化丛录》中的一种,其他几种是张凤的《哈佛心影录》、孙康宜的《耶鲁·性别与文化》、王海龙的《哥大与现代中国》,比较而言,可能还是陈平原这一本出色些,因为此书更能抓住作为“世界名校”的北大的精神,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影”或“面”上;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陈平原谈北大的人和事,总有一种深情贯注,是真正地打开天窗说亮话,不隔。在《北大精神及其他》之前,陈平原曾出版过颇受人关注的《老北大的故事》(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估计这本新书也不会是他关于大学史研究的结束。在该书“后记”中他也特别点出了为何如此钟情北大:

我之关注北大,从最早的研究五四新文学,到近年撰写现代中国学术史,再到逐渐逼近作为现代知识生产基地的大学制度。文学史———学术史———教育史,这互相制约的三角关系,不只纠葛复杂,而且影响深远,特别适合作为我的个案研究。

陈平原自称《北大精神及其他》“不是专业著述,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散文随笔,而是半学术半文章,姑且称之为‘第三种笔墨’”。曾经有“学者散文”这一名目,现在陈平原要自创一体,立“第三种笔墨”,他的理由可能是调和学术和文章,在“学者散文”中注入更多的“温润的性情”和思想性的学术。事实上,陈平原的“第三种笔墨”确实深得他的小说史和中国现代学术史研究的助力。这种助力之外,还有他早年提倡的“人间情怀”作为精神资源。

只要稍加留意书店,就可以发现各种各样的关于“老大学”的书,或是选编前人的文章,或是今人创作的,且多是图文并茂。这是一种泛滥成灾的怀旧情绪,还是一窝蜂的商业利益驱动?不过,拨开表面的泥沙俱下,我们还是能见到深层的一股清流,这股清流我想和陈平原的大学史研究大有关联。以他的“老北大”个案研究而言,那就是“将北大置于教育史、思想史、学术史的脉络中考察,除了凸显史家的眼光,更多希望引导读者走向历史深处,思考若干重大问题”。就是因为有了这种立足点,所以他的大学史研究超越了政治框架下的校史研究,也超越了津津乐道地絮说或纯考证样式,从而能在找寻大学真精神的旅途上大大前进一步。这种“学者的人间情怀”,“是保持古代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是道德自我完善的需要,而不是社会交给的‘责任’”。站在这个高度上来读《北大精神及其他》,就不能把它当作闲书了。

《北大精神及其他》共分五辑,即“北大人物”、“人在燕园”、“百年庆典”、“解说大学”、“记忆五四”,第一、三、五辑基本上是延续《老北大的故事》的思路,而第二、四辑是新出的两辑。其中“解说大学”中的《新教育与新文学》和《大学之道》是将文学史、学术史、教育史作整体性探讨的佳作,开拓了学术研究的新空间。“人在燕园”写他如何从中大到北大,以及和钱理群、黄子平关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的“学术聊天”,当然是很有学术意义的“北大新事”,最后落脚在北大中文系的“四老”,即王瑶、吴组缃、季镇淮、林庚四位老先生,谈他们的学问与性情,谈亲承育旨的细节,笔端深带感情。《念王瑶先生》一文,是陈平原连缀以前的五篇文章而成。可与王瑶当年《念朱自清先生》媲美。

梅贻琦在《大学一解》一文中,对师生之关系,有一妙解:“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如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然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可惜的是,这种“从游之乐”,也是“即将消逝的风景”,在陈平原眼里,没有这些真学问真性情的导师,“未名湖肯定会寂寞得多了”,然而“个性化的魅力也无法复制,新一代的北大人,必须另外构建其值得再三品味的新的‘风景线’”。如何构建?那就得看如何面对“大学之道”的真义了。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