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0 23:17:40
 
 
紧紧抓住生存的根
 
 
作者:钱理群
文章来源:
浏览:645 次
 
 
 
根是我们物质生存和精神生存的本,抓住根,就是抓住“自性”。去哪里寻根?根存在于乡土中,存在于历史中,存在于文化典籍里……

  要抓住生存之根,就必须首先了解我们站在什么样的土地之上。钱理群是北大退休教授,他的热情和人文关怀精神已经为大家有目共睹。在这本《追寻生存之根———我的退思录》里,他将我们生存之土地的性质和状况进行了全面的概括。

  “退休之后,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精神的解脱,从此可以不再扮演北京大学现代文学专业教授这一角色,因此也就摆脱了这一角色所必有的、必要的与不必要的清规戒律……跳出专业藩篱,也就可以关注与思考一些更大的问题,更自由地驰骋于更广阔的领域,做更无忌的想像和言说。”这是钱理群的一个自我表白。其实在退休之前,钱就对社会公共领域的问题做了很多的关注,这次退休,使他有了更大的空间。这本书里的文字,就是他在退休之后思想火花的结集。

  社会在向前发展,但是生存的艰难仍然是许多人的精神压力。要生存的好,就要加强自己根的认识和根的建设。我们究竟是站立在一个什么样的土地上?钱理群先生把这个生存的土地分为几块进行论述。一种是精神性的土地,一种是物质性的土地,包括生态环境和物质资源的状况。钱理群退休之后,做了一件重要事情就是为他早年生活的贵州编选了一个《贵州读本》。在这里,他对人们不愿意回归故乡,不愿意认同自己的根抱有巨大的感想。许多有知识的人都纷纷离开自己的故土,不愿意再为自己贫瘠的土地倾注一份热情。这个现象在贵州尤其明显,因为贵州在全国的总体文化结构里,是一个弱势文化,人们对于贵州这个地方是陌生的。所以钱理群在他的《贵州读本》里,系统地描述了贵州的文化,力图首先使贵州的孩子自己了解自己,然后督促更多的人走进贵州这座大山。他在文章的开头引用了艾青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睛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当下生存,还需要对我们的历史有一个透彻地了解。我们今天是否对我们那些刚刚成为历史与往事的事做了深刻的反思,以使我们的精神不再是无根飘蓬了呢?钱理群是“文革”中过来的人,他对我们至今不能正视历史的状况表示了遗憾,并进行了知识分子需要检讨过去、检讨自己的呼吁。他还为北京大学改革事件发出了很多呼吁,反对一窝风的激进改革。他还对当下的大学教育表示担忧,因为现在我们的教育忽略了职业教育、中专教育、师范教育,农民的基础义务教育不能真正落实,而只注重精英教育,这种精英教育显然只向城市里的强势群体倾斜,没有照顾到社会上的平等愿望。

  钱理群的视野是广阔的,他还关注学术腐败和学术规范问题,关心世界和平,关心人心秩序。这一切都使得他富有悲悯气质和理想主义色彩。他说他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他所从事的每件事并不仅仅出于一种奉献精神,也同时是出于自己内心的需要。他希望自己的理想能够具体落实在每天从事的小事情上,又希望这琐碎的小事情具有一种诗意的升华。他知道自己的许多理想也许不能在有生之日实现,但他引用了里尔克的诗歌:“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文 /马鹰

  相关链接:《追寻生存之根———我的退思录》钱理群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