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20 00:39:15
 
 
江小涓:关键在于深化改革和优化结构
 
 
作者:江小涓
文章来源:
浏览:356 次
 
 
 
江小涓:关键在于深化改革和优化结构
  

  从发展中国家的经验看,人均GDP达到300美元左右的时候,经济增长比较容易加速。实现二三十年年均7%左右的增长,人均GDP翻两番,就达到了1000多美元。而这时就进入了一个比较容易出问题的时期,是一个重要的关口。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容易出问题呢?

  从增长阶段看,主要是产业结构调整困难,原来劳动密集的传统产业难以继续支撑高速增长。一方面,国内消费升级,对劳动密集型产品的需求相对下降;另一方面,这些产业也是对外出口的主导产业,纺织、服装、鞋帽、玩具、箱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由于劳动力成本升高,其国际竞争力会迅速下降。所以,人均GDP过了1000美元以后,再靠传统产业保持经济高增长,从国内、国际市场看都会出现较大的困难。这时,结构升级的压力就非常大。但要实现结构升级,有两个重要因素在短期内很难满足,一是资金,二是技术。这就导致了结构转换的空白期。结构需要升级,但又面临严重困难,原来的产业又不能继续支撑高速增长,增长速度就会放慢下来。

  速度一放慢,体制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体制问题中有两个带有共性的问题:一是产权保护问题。当结构需要升级时,原来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企业结构需要向以大企业为龙头的企业结构过渡。小企业的资产结构特点是以个人、家族投资为主,所有者和经营者一体化。由于是自己看管自己的财产,对社会化、制度化的产权保护要求不太高。然而,发展大企业,就需要社会化的融资方式,需要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如果没有产权保护,谁都不敢把钱拿给别人用,现代企业形态就发展不起来。二是金融体系不稳定问题。在高速增长阶段,银行很难持一种谨慎的态度,因为市场回报率很高。而一旦经济增长速度放慢,企业还款困难,银行就会惜贷,银企之间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速度下来了,社会不稳定的压力就会加大。第一轮经济加速时期往往伴随着收入差距的拉大,这会带来社会不稳定的压力。如果差距拉得不是很大,政府作出的安排使大家相信这种差距会很快缩小,同时政府保持稳定的能力比较强,就不会演变为社会不稳定。如能很快度过困难时期,收入差距趋于缩小,增长就能持续。否则,仅此一条就有可能使增长减速或停滞。

  从我国的情况看,除了这些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阶段都会碰到的共性问题,还应重视的问题有三个:一是资源的压力。在我国前20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内的资源基本上能够满足需求;但从长期看,国内资源不足将是一种常态。二是就业的压力。农民问题说到底是就业问题,如果非农产业中的就业机会多,就不会出现大量农民因找不到收入较高的就业机会而增收困难的问题。三是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所带来的问题。

  怎样应对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呢?

  首先要努力保持经济持续较快的增长。增长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没有增长什么问题都没办法解决。那么,我国能否再保持20年的持续快速增长呢?我认为,就困扰其他国家的结构转换问题而言,我国有两个有利条件:第一,在劳动密集型产业方面,由于我国劳动力资源丰富,这方面的比较优势不至于像其他国家那样迅速丧失,我们要尽可能长期保持这个优势,但也不能片面依赖它。第二,在结构升级方面,从国内条件看,我国的产业基础和科技基础较好,有全球最大且持续扩张的国内市场,有较高的储蓄率和投资能力;从国际环境看,经济全球化加速推进,我们可以在资金和技术等方面更多地利用外部资源。由于我国很好地利用了国内国际的有利条件,乐观地估计,我国第一轮的结构转换已经到位了。过去5年带动我国增长的前几个产业,如电子通讯设备制造业、轿车制造、房地产业等,都在这个阶段上升为居主导地位的产业。在较短的时间里,把对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几个产业从传统工业转换为现代新兴工业,这一点以前哪个国家都没有做到过。

  与保持较快增长相比,深化改革的难度要更大一些。但我们必须坚持深化改革,否则困扰其他国家的体制问题也必然成为我们继续快速前进的障碍。应坚持走渐进式的改革道路,处理好改革的力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的关系。改革肯定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而且与前些年相比,在人民根本利益一致的前提下,不同群体之间局部利益、当前利益不一致的情况会更经常地发生,尤其需要为改革创造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和政治环境。

  积极推进结构调整也是重要任务。投资和消费结构、产业结构、收入分配结构等都非常重要,如果在未来三五年这些方面的结构调整没有明显进展,我们的增长是难以持续的。过高的投资如果没有最终消费来承接,其结果就会变成一堆呆账、坏账。加快服务业的发展也是结构调整的关键问题。发展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生产出来的产品只有通过服务业的联接才能为人们所消费。导致我国消费率低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服务业发展滞后是一个重要因素。服务业的发展还关系到提高我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我国很多制造领域企业的效率、设备、产品水平都是国际一流的,但由于产前产后服务、流通速度、融资成本、物流成本、市场开拓能力等的竞争力低,把整个产业竞争力给拉了下来。服务业还是扩大就业的主要渠道,也是相对节约资源、能源的产业。我国目前经济中的许多问题与增长过分靠投资带动、靠工业带动有一定关系。从战略高度重视服务业的发展,有利于我们顺利度过关键时期,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作者:江小涓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