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7-11 11:38:37
 
 
马寅初:基本国策第一人
 
 
作者:马寅初
文章来源:
浏览:625 次
 
 
 


□国防大学 王文

    提起马寅初,人们就会想起他的“新人口论”。在上世纪50年代,他便预见到中国人口如果不及时控制,将会成为工业化的负担。经过正反两方面实践的检验后,中国近三十多年来已把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基本国策”,人们对马寅初的远见卓识也报以深深的敬意。

    ■ 出生正逢马年马月马日马时,又姓马,乡间盛传:“五马”齐全,一定是个非凡人物

    ■ 中国留学生做毕业论文的“窍门”,是选写美国导师不熟悉的中国问题,而马寅初的博士论文偏偏写的是《纽约市财政》

    1882年6月24日,浙江嵊县浦口镇酿酒小作坊主马棣生家里出生了第五个儿子,既姓马,又是马年、马月、马日、马时出生,乡间盛传:“五马”齐全,一定是个非凡人物!

    马寅初十几岁时,维新之风吹到家乡。他受维新思潮的影响渴望外出读书,父亲却要他留下继承家业。为此,父亲几次对他进行罚跪并用竹篾抽打他,马寅初总是咬紧牙关不服,为示抗议还愤而投河,幸被人救起。父亲无奈,只好托在上海经商的好友将马寅初带走。1898年夏秋之交,马寅初进入教会学校“英华书馆”,开始了中学生活。1901年秋,20岁的马跤忠杂乓斐杉ǹ既胩旖虮毖蟠笱Э笠毕怠1弦岛螅宦既」蚜粞А?906年秋,他进入美国耶鲁大学矿冶系学习,后改学经济学专业。

    当时,留美的中国学生获取学位的“窍门”是写论文时选择导师不熟悉的有关中国问题的题目。马寅初在哥伦比亚大学做博士论文时,题目却定为《纽约市财政》。他对纽约进行了详实的调查后,高质量地完成了论文,此文还被哥伦比亚大学选为教材。

    马寅初回国后,应邀到北京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1923年,他发起成立最早的全国经济学学术性团体——中国经济学社。30年代前期,他又担任南京中央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为了显示“礼贤下士”,蒋介石请马寅初担任立法院的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长,实际上就是南京政府的最高经济顾问,参与经济政策的制定。在努力做中国经济立法这项重大工作时,马寅初切身感受到国民党政府的腐败,认识到自己的强国理想不可能在这样黑暗的政权下实现。

    ■ 抗战时期,提出要向发国难财者征收“临时财产税”,公开指斥蒋介石是“家族英雄”

    ■ 被国民党幽禁期间,学生们举行“遥祝马寅初六十寿辰大会”,并在重庆大学校园的梅岭修建了“寅初亭”,冯玉祥亲笔题写了亭匾

    ■与周恩来的一席谈话,改变了马寅初的人生轨迹,从此“无时无刻不与共产党在一起”

    抗战初期,马寅初满怀救国激情在重庆参与整顿经济。然而,以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皇亲国戚”如孔二小姐之流走私舞弊无人敢管。马寅初见此怒不可遏,在立法院提出向发国难财者征收“临时财产税”的议案。此论一出,各界轰动。他还在演讲中直斥蒋介石: “有人说委员长领导抗战,可以说是我国的‘民族英雄’。但是照我看,只能说是‘家族英雄’。因为他包庇他的家族亲戚,危害国家民族啊!”

    面对民族的灾难,马寅初开始关注共产党。1939年,他同周恩来、王若飞会面,听到对抗战形势和中国前途的介绍,马上感到有了希望。这也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后来,他回忆说:在1939年以前,我是不与共产党一起的,“自那年起直到现在,无时无刻不与共产党在一起。”

    马寅初的言行,使蒋介石恼怒万分。1940年12月,马寅初被强令“外出考察”,实际上是被送往贵州息烽和江西上饶集中营关押。马寅初被捕引起了各界愤慨。1941年,重庆大学援马大会举行“遥祝马寅初六十寿辰大会”,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联合送来了寿联:“桃李增华,坐帐无鹤;琴书作伴,支床有龟”。学生们还用捐款在重庆大学校园修建了“寅初亭”,冯玉祥题写了亭匾。1944年,国民党在正面战场大溃败,各界怒骂一片指责之声之时,蒋介石被迫恢复马寅初的自由。获释后,马寅初把第一篇文章《中国的工业化与民主不可分割》就交给了中国共产党的《新华日报》发表。

    ■ 在《新人口论》受到错误批判时,仍坚持原有的立场,声称:“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评者们投降。”

    ■ 从周恩来身上看到了共产党人的高尚人格。周恩来逝世,按规定向遗体告别的人绕完一圈就要离去,但坐在轮椅上的马寅初坚持要再绕一圈

    新中国成立后,年近古稀的马寅初焕发了青春。1951年,他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一上任就马上倡导北大教师开展思想改造学习运动。对中国建设的长远规模,他也进行了深入思考。

    1953年,新中国首次人口普查发现全国已有6亿人,增长率又达每年2.2%。马寅初忧心忡忡地认为这会“影响工业化”,应当实行计划生育。他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写成提案。1957年,他把提案提交一届人大四次会议。后来,这篇提案又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这就是著名的《新人口论》。

    对于控制人口的主张,周恩来曾表示赞成。毛泽东开始也认为有可取之处,并在会议上感叹新增的粮产多被新增的人口吃掉。然而翌年,国内开始搞“大跃进”,人口首先是人手、人多是大好事,粮食多得吃不了等错误观念一度充斥。在康生、陈伯达煽动下,从1958年到1959年全国各大报刊掀起了批判马寅初的风潮,《新人口论》被说成是“马尔萨斯主义在中国的翻版”。当时,马寅初写下《重申我的请求》一文,表示对各方挑战“我当敬谨拜受”,“我虽年近80,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至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评者们投降。”好心的人劝他公开认个错,周恩来也劝过他。但马寅初坚定地说:为了坚持真理,“不怕油锅炸,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当时,有人想把马寅初划为右派,但受到周恩来制止。不过,1960年初,马寅初还是被迫辞去北大校长一职。此后,他的名字也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到了1964年,经过三年困难时期造成人口一度下降后,全国再次进行普查,统计人数又达7.16亿。毛泽东也认为不得了,中共中央就此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至70年代初以后又采取极其严厉的节育措施。由于千百年传统习惯势力的影响,加上农村经济状况使许多家庭想多养孩子特别是想要男孩,这种顽固的惯性作用使全国人口增长仍在继续,现已接近13亿。把中国人口的增长说成是批判马寅初的结果,未免夸大其词。不过,他当年的预见及计划生育的提议对保证中国社会的长远发展仍做出了重大贡献。

    “文革”期间,周恩来起草的保护名单中包括马寅初,得到毛泽东批准,这使他免遭劫难。1972年,马寅初患直肠癌后,周恩来又亲自批准为他进行手术。周恩来逝世时,95岁的马寅初不顾家人劝阻,坚持要去向遗体告别,并激动地说:“我死了,也要去!”按规定,向遗体告别的人绕完一圈就要离去,但坐在轮椅上的马寅初坚持要再绕一圈。绕完后,他又在家人的搀扶下站起,向周恩来遗体鞠了三个躬。

    ■ 在旧社会不畏强暴,敢怒敢言,爱国一片赤子之心,深受同仁敬重;为新中国严谨治学,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不屈不挠,堪为晚辈楷模

    1982年5月,马寅初安详长逝时,距他的百年诞辰只差一个月零十四天。这位百岁老人一生经历了清朝、民国和新中国。观其平生,始终忧国忧民,并追求新思想,而且为坚持真理而不苟同、不气馁,不怕孤军奋战,更是令人可钦可敬。

    马寅初生长于中国近代经济最为发达的江浙,求学于美国,思想上既打上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民族传统烙印,又能从现代经济学的角度思考社会问题。他在人口问题上能最早提出宝贵见解并非偶然,是他长期追求先进思想和文化的成果。正是由于他看到中国强盛的希望在于共产党的领导,虽然他受过不公正的批判和对待,对党的信任却矢志不移。

    在马寅初的葬礼上,有人送上这样的挽联——马师在旧社会不畏强暴,敢怒敢言,爱国一片赤子之心,深受同仁敬重;先生为新中国严谨治学,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不屈不挠,堪为晚辈楷模。

    这副挽联,便是这位百岁爱国老人一生的真实写照。

    马寅初生平

    马寅初(1882~1982),字元善,嵊县人,是我国当代著名爱国人士、经济学家、教育家。马寅初自幼聪颖,刻苦攻读,曾留学美国,获博士学位。马寅初在经济、教育等方面均颇有建树,著作等身。建国后,历任浙江大学、北京大学等校校长和其他许多重要公职,但他仍然挤出时间潜心考察研究,其中《新人口论》提出节制生育、控制人口增长的主张,遭到批判。1979年恢复名誉,时人以“老马识途”称颂其远见卓识,以“误批一人,错增四亿”感叹人口问题上的失误。著作有《中国经济改造》、《经济学概论》、《通货新论》、《马寅初经济论文集》等。

    1882年6月24日(农历五月初九),生于浙江嵊县浦口镇。

    1898年,受亲友之助到上海读中学。

    1902年——1906年,在天津北洋大学学习矿冶。

    1907年——1915年,官费留学美国。1910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1914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入美国纽约大学研究会计及统计学。

    1916年——1927年任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

    1927年——1928年在杭州任浙江省政府委员。

    1928年——1937年,在南京任国民政府立法院经济、财政两委员长;其间1929年——1932年,任南京中央大学教授,1932年——1936年,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1938年——1945年,在重庆,先任大学商学院教授、院长,后被当局监禁和软禁。

    1946年——1948年,任上海中华工商专科学校经济系教授。

    1949年——1951年,任浙江大学校长,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兼政务院财经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

    1951年6月——1965年,任北京大学校长(至于1960年春),同时先后任政协一、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政协二、四、五届委员会常委,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期间1957年7月发表新人口论。

    1965年——1979年,赋闲在家。

    1979年,彻底平反,恢复名誉,任北大名誉校长。

    1980年,被增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被选为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

    1982年5月10日,在北京病逝。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