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6-01 17:00:20
 
 
《论法律》
 
 
作者:西塞罗
文章来源:
浏览:1465 次
 
 
 

[选编意图]
西方法律史上存在一贯穿始终的线索——自然法理论。作为对于西方二元世界观的法学回应,自然法理论可谓奠定了西方法学的基本性格,其重要性恰如梅因爵士所说:“如果自然法没有成为古代世界中一种普遍的信念,就很难说思想的历史,因此也就是人类的历史,究竟会朝哪一个方向发展了。”所以,了解西方法西塞罗的《论法律》毫无疑问应占有一席之地。
自然法理论起源于古希腊哲学,经斯多葛学派梳理方始成形。所细罗马法学家继承并加以发展、传播而演变为后世两大主要流派——中世纪教会法学学派和十七、十八世纪古黄自然法学派。在这一过程中,罗马法学家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正是西塞罗作为“罗马第一个斯多葛主义者”将以斯多葛学派为代表的古希腊哲学引入罗马,将罗马法道德伦理化,从而推动了罗马法由早期的建立在传统和习惯的地方性法律体系向后来的建立在事物本质之上的关于正义与非正义的性法律体系的传大转变。作为其主要著作之一的《论法律》一书对于我们了解西塞罗的政治法律思想以及进而把握自然法理论发展演变脉络都有很大帮助。此外,由于该书还包含有大量对当时以《十二表法》为主的实体法律的记载和讨论,所以此书对于我们了解古罗马共和国末期的法制状况以及《十二表法》的部分内容也有很大意义。

[作者简介]

西塞罗,全名马尔库·图利乌斯·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是古罗马著名的演说家、政治家和作家。同时,他是一位西方历史上早期杰出的法学家。准确地说,西塞罗不属于他那个时代严格意义上的法学家。他同时代的人说,如果西塞罗懂一点法律的话那他就无所不知了。那时的法学家(jurisconsult)所做的主要工作是解释市民法,回答市民法的问题。西塞罗的著作并没有像他们那样“周旋于细枝未节当中”而是从“法律和法的根源”以及“从哲学深处汲取法的原理”来“解释法的本质问题”。所以,西寒罗可称得上是一位法哲学家,而不仅是法律家。他的政治法律思想主要集中体现在他所著的《论共和国》和《论法律》当中。
西塞罗于公元前106年出生于拉丁地区东南小阿尔皮奴姆,他的一家在当地是一个富有的家庭,但不属于元老阶层,所以西塞罗一再称自己为一个“新人”(homo novas)。后来,在父亲的带领下,西塞罗来到当时政治、文化的中心罗马,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在当时,掌握演说艺术是从政必要的手段和途径。西塞罗在辩才培养方面倾注了很大的心血。同时,青年时代末期他更对包括哲学、文学、诗歌、法学在内的诸多学科进行了研究。公元前80年,西塞罗在法律诉讼中作为律师暂露头角。他的《为罗斯基马斯辩护》为他赢得了巨大的成功和政治声誉。而后来的维勒斯案则彻底奠定了其为罗马第一演说家和辩护师的地位。他的控告辞成为演说的杰作和控告有人为私利而滥用公共权力造成管理不善和腐败的典范。与法律职业成功所伴随而来的是政治生涯的辉煌。西塞罗担任过各种政治职务:公元前75年任财政官,公元前69年任市政官,公元前66年任裁判官,公元前64年任执政官。西塞罗生活在罗马共和国末期向帝制过渡的转型时期,这时正是罗马政治派别斗争激烈、风云变向的时期。在这当中,西塞罗站到保守的元老贵族一边,主张维护共和体制。公元前60年,凯撒、庞培和克拉苏结成“前三巨头同盟”,意图架空元老院,瓜分权力和利益,西塞罗先是避居庄园,后又因其任执政官期间未经法律程序处死阴谋者卡提利那而被迫被逐。在前57年返回罗马后,西塞罗面对更加激烈的政治斗争,最终退出了政治生活。公元前44年,凯撒被刺后,西塞罗重新投入政治斗争,发表演说评击“民主派”的主要代表安东尼。安东尼与屋大维、勒皮杜斯结成“后三头同盟”之后不久爆发第二次内战,西塞罗被视为敌人,于公元前43年遭杀害。
[版本]
《论法律》现有的中文版本是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4月出版的《论共和国 论法律》的单卷本。该书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王焕生研究员根据勒伯古典丛书(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中这两部著作的拉丁文本翻译而成。
[写作背景]
《论法律》写作于公元前52年,公元前46年和公元前44年进行过修订。这一时期,正是古罗马共和国时期末期向帝制过渡的转型时期随着古罗马国家不断开疆拓土,产生了大量新的问题。政治上,原有的贵族共和政体已逐渐走向崩溃,元老院的权力日渐式微,国家权力开始被少数人垄断;法律制度上,原有的程式化、刻板、属人主义的市民法体系已不能完全适应社会生活发展的需要,以外事裁判官法(jus honorarium)为主的新的万民法体系正在形成当中。西塞罗在公元前54年退出政治舞台后的写作正是为了向人们提供他关于政体和法律问题的有益的指导。从后文可以看出,他在政治体制上主张沦为空想,但他在法律哲学上所发表的意见其正确性则已为历史所证明。

[主要内容]

《论法律》其写作系模仿柏拉图的《法律篇》,以对话体写成,其内容总体上可看作是《论共和国》的发挥和补充。该书共分为三部分:第一卷论自然法:第二卷论宗教法;第三卷论官职。
1.论自然法。
这一部分是西塞罗法学理论的核心和重点。西塞罗继承古希腊斯多葛学派的观点,将自然法理论作为自己法学理论的基本出发点。他认为,论述法的问题必须由讨论法的本质开始,然后才可论述法律本身。(《论法律》I,17)西塞罗强调:“法律乃自然中因有的最高理性,它只许做应该做的事情,禁止相反的行为。当这种理性确立于人的心智并得到实现,便是法律。”(I,19)也就是说,存在着两个法律概念的差别:永恒的法和人民的法。(见II,11以下)前者是“最高的法律,适用于所有时代,产生于任何成文法之前,或者更确切地说,产生于任何国家形成之前,”(I,19)它“不是由人的才能想出来的,也不是什么人民的决议,而是某种凭借允行禁止之智慧管理整个世界的永恒之物。”(II, 8)这种“真正的法律乃是正确的规则,与自然相吻合,适用于所有的人。”这也就是所谓的自然法。后者则是包括罗马市民法在内的“各公民联合体借以管理的各种法律”以及“各民族制定和记录的各种法规法令”。也就是所谓的人定法。在此二者之关系上,西塞罗明确指出自然法高于人定法:“限制它(自然法)的某个方面发生作用是不允许的,完全取消它是不可能的,……无论以元老院的决议或是以人民的决议都不可能摆脱这样的法律。”(《论共和国》III,33)人定法要受自然法指导,“那些各种各样的,适合一定情势的给人民制定的条规被称为法律主要不是由于它们实质上确实如此,而只是一种代称”((II, 11)。西塞罗由自然法理论出发,进一步讨论了正义观念。同柏拉图一样,他将正义看作一种美德。他认为法要体现正义:“法律是根据最古老的,一切事物的始尖自然表述的对正义和非正义的区分。”(II,13)据此,他提出“恶法非法”的论断。“如果法是由人民的法令、统治者的决定、法官们的判决所确立的,那私便会存在抢劫法、通奸法、提供伪遗嘱法,只要这些法能由人民的投票或决议获得通过。”(I,41)而这些“人民通过的那许多危险的,那许多有害的决定并不比强盗们根据自忆的意愿所作出的决定更配称为法律。”(II,13)上述观点可被看作是西方历史上在古典自然法学派这前的对自然法理论最完整、最经典的论述。此外,根据斯多葛学派的平等观,西塞罗还提出人人平等的观念。“不管对人作怎样的界定,它必定也对所有的人同样适用。 这一点充分证明,人类不存在任何差异。”(I,29)
2.宗教法。
自然法理论的特点在于其体系建立于以先验的、抽象概念之上。那么,这一先验,抽象概念其具体内容是什么呢?或者说,在西塞罗这里,“自然”究竟包含那些规定性呢?迄今为止对此问题的回答主要有两种路径:一是较早期的,以宗教的神为标准,如中世纪教会法学理论家(如阿奎那)那样,对这一先验概念作彼岸观;另一则是较晚近的,以世欲的人为标准,如古典自然法学派那样,用“自然状态”的此岸假设来阐发这一先验概念对于西塞罗来说,由于其生活的古罗马时期宗教在社会生活中仍占据极其重要地位而统摄政治。法律等其他意识形态,他的解释也就不可避免地刻上了宗教的烙印。这也是为什么他是惟一一位其思想在天主教会学说中被直接引述的非教作家的原因。他认为要“让公民们一开始便树立这样的信念,即一切事物均由神明们统治和管理,一切均在有们的决定和意见而变化,神明们极力帮助人类。”(II,16)然后,他提出大量包含宗教内容的规范(II,19-II,22)并对其内容加以具体解释。这些包含浓厚宗教色彩的论述是其自然法理论的延伸,但同时其中所包含的具体规范具有相当的史料价值。其中关于《十二表法》内容的记载更是直接向我们展示了这一湮灭法律文本的面貌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公元前一世纪古罗马社会政治生活的形态。
3.论官职。
乌尔比安指出:“罗马法的研究对象有两个,公法和私法。公法是有关罗马国家稳定的法。……公法见之于宗教事物、宗教机构和国家管理机构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西塞罗在《论法律》第二、第三部分中主要论述了公法的问题,其核心是权力的使用和分配问题。关于前者,西塞罗认为,国家的法律需要有合格的官员去执行,权力的行使要合乎自然的理性而不得滥用。“官员是说话的法律,法律是不说话的官员。”(III,3)他一方面强调官员的重要性,因为“没有官员的智慧和尽心,国家便不可能存在,整个国家管理靠民员之间的权力分配来维持,”(III,5)另一方面也认为不仅应对官员的权力加以限定,“如果某项事情超出官员的权限,应由人民推举人选进行处理,并赋予人处理的权力。”(III,10)而且还需对其权力加以监督,“监察官维护法律的纯洁。官员成为个人近应向他们作履职报告,从而继续承担法律责任。”(III,11)关于权力的分配,也就是政体问题,西塞罗推崇混合政体,即把以执政官为代表的君主制,以元老院会议为代表的贵族制和以民众大会和保民官为代表的民主制相结合以形成一种权力的平衡。因为“有节制的、和谐的国家体制可以通过法权的适当分配来维持,即权力属于人民,元老院享有权威。”(III,28)

[主要思想]

归纳起来,《论法律》中所包含的西塞罗政治法律思想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1.自然法思想。西塞思认为,在实在法,也就是各民族制定的各种法律之上有一更高的适用于一切民族永恒的自然法。自然法是与自然即事物的本质相适应的法,其本质为正确的理性。所以,自然法效力高于实在法。实在法必须反映和体现自然法的要求。因为“恶法非法”,所以法律必须体现正义和公正。据此,西塞罗还提出了“人人平等”的主张,这种主张也影响了日后罗马法的面貌。
2.国家理论。首先,西塞罗认为理想政体应该是混合政体,他继承了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将政体分为执政官为代表的君主制、以元老院为代表的贵族制和以保民官为代表的民主制。他认为这三种政体各有其偏失,所以他主张在这三种政体基础之上加以综合而建立一“混合政体”。实际上,西塞罗本人是主张共和制的。其次,在国家的管理方面,他综合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观点,既强调法律的作用,也重视国家管理中的人的因素。
[在世界法学发展史上的地位及影响]
《论法律》全面体现了西塞罗以自然法理论为核心的政治法律思想。西塞罗将“自然正义”理念注入罗马法,将先验、抽象的观念与罗马法的具体制度相结合,上承以斯多葛学派为代表的古希腊哲学,下启以奥古斯丁、阿奎那为代表的教会法学派,在先验理笥与实践理性、神与欲的调和上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可谓是西方历史上尝试解答“神俗”经典问题的第一人。而且,其关于罗马法具体制度的论述和《十二表法》的记载,对于我们我马法律制度史也具有极宝贵的价值。所以,《论法律》称得上是西方法律思想史和制度史上一重要文献。此外,西塞罗文笔优美,作品中表现出一种音乐般的“复调的美”,所以,他也以其文学上的造诣而当之无愧地被后人公推为拉丁语大师。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