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5-30 15:29:11
 
 
书评:《新科学》
 
 
作者:维科
文章来源:
浏览:611 次
 
 
 
书评:
    在《新科学》中维科给出了一个循环周转的历史理论来描述人类发展模式:从野蛮到文明然后重新回到野蛮。人类的第一阶段是神祉宗教的时代,在之中家庭和其它基本的社会机构之组成部分出现了;第二阶段是英雄时代,在之中人民为贵族阶层所统治;最后阶段是人的时代,在之中人民对统治阶层造反而达成平等,然而社会也在造反过程之中开始走向消亡。这个人类发展过程和个人的意识发展过程有着某种特定的一致性。虽然维科所处的时代是启蒙的初期,启蒙运动的结局尚未显现,然而我们却能够使用他的理论来解读法国大革命的走向。文明和野蛮之间的平衡是脆弱的,发展循环的历史重复着自己,终结于野蛮而重新开始新一轮循环。从某种意义上说,维科应当被视作理性批判传统的最重要的先驱者之一;而且他也是那最早地对“前进信仰”持有怀疑态度的哲学家之一。康妮-凯·约尔恩森在她为(她自己所翻译的)丹麦文《新科学》写的序言中写道:“他(维科)是理性批评者,却没有(象许多后来的罗曼蒂克者那样而)成为非理性主义者;他在捍卫传统的同时却没有成为反动守旧者。”[8]维科被誉为是“意大利的黑格尔”(——在《维科的哲学(La filosofia di Giambattista Vico)》中,Benedetto Croce这样描述维科)[9]。维科的理论对孟德斯鸠、赫尔德尔、马克思等都有着相当的影响。霍克海姆在其《资产阶级历史哲学的初始(Anfaenge der buergerlichen Geschichtsphilosophie)》中专门写有一“维科和神话”的章节[10];对于霍克海姆,那来自维科的启迪是:哪怕是那最蒙昧的迷信,只要这迷信在社会中起着某种具有重要意义的社会作用,那么我们就无法仅仅通过以批判的手段将这迷信破除掉;既然是人自己创造了人所处的各种生存中的关系和状况,那么社会科学的论断能力(predicative capacity)就应当大于自然科学。这可以被视作是那使得霍克海默进入对“启蒙和神话之间的辩证法”的研究的契机。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