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5-18 21:52:25
 
 
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吗?
 
 
作者:庄朝晖
文章来源:
浏览:687 次
 
 
 


1、 来源
“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原出自于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该书《埃拉斯摩和莫尔》一章中,罗素写道:“可是必须承认,莫尔的乌托邦里的生活也好像大部分其它乌托邦里的生活,会单调枯燥得受不了。参差多样,对幸福来讲是命脉(另一种翻译),在乌托邦中几乎丝毫见不到。这点是一切计划性社会制度的缺陷,空想的制度如此,现实的也一样。”
这句话在中国知识界的流传,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王小波先生,王小波在《思维的乐趣》中引用了这句话。王小波先生去世后,他的自由思想、求真精神、趣味人生等观念为我们之所称叹,“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这句话也随之在中国知识界流传。
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下,有些人拿着集体利益的招牌谋个人之私。我们反感这些假公济私的行为,进而我们怀疑一切带有绝对特征的言说。甚至当别人说:“我们应当爱别人”,我们立刻会反感地批评道:“哲学家罗素说过,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一切带有价值追求的言说,在这句话面前,似乎都成了过街老鼠。
考察这句话的来源,我们可以发现,它本不是反对一切价值追求的。在罗素先生的原文中,他主要批评的是莫尔的乌托邦社会里生活的单调枯燥。罗素先生也自有他的道德追求,在他的《我为什么生活》一文中,他讲述了他的三种激情,其一就是“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同样,在王小波先生的文章里,他也不是无条件地批判善良,在该文中他又说道:“我自己当然希望变得更善良,但这种善良应该是我变得更聪明造成的,而不是相反。”作者的立意,主要在于批判“‘文革’时的军代表和道德教师”,而不是批评一切价值追求。
2、反思
现在,我们不妨对这句话进行一下反思。
“参差多态”与“自由主义”似有相同的追求,所以这句话特别为自由知识分子之所欣赏。但如果不加批判地使用这句话,我们很可能会陷入虚无主义或者相对主义的境地。一个强盗,他在打劫的时候,他也可以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或许,极端的“参差多态”,一个例子就是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在这类“参差多态”的社会里,又有多少“幸福”可言呢?
实际上,如果不加批判地使用这句话,那么自由主义也将不能成立,因为自由主义本身就是一种绝对价值。如果有人宣扬人人平等:“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接受人人平等”,那么我们会不会也反问他道:“那岂不是要剥夺我们本人至上、本民族至上的自由吗?那岂不是要剥夺参差多态的幸福本源?”或者有人宣扬:“我们应该追求自由主义”,那么我们会不会也反问他道:“那岂不是要剥夺我们不自由的自由吗?那岂不是要剥夺参差多态的幸福本源?”
这并不是无聊的语言游戏。事实上,如果我们不传播、不宣扬、不追求自由主义的话,自由主义又如何可能?事实上,自由主义正是一种普世价值,也是一种绝对价值。所以,自由主义者也有价值追求。作为自由主义者,我们肯定我们的自由,也肯定他人的自由,我们肯定本民族的自由,也肯定其它民族的自由。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往往是一个热爱全人类的人。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雨果拍案而起:“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劫掠,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对圆明园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洗劫,赃物由两个战胜者平分……我们使用教堂的宝库加起来也比不上这座光辉奇异的东方博物馆。我们欧洲人一向自认为是文明人,把中国人当成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的所作所为。”这正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所为。
那为何自由主义者反感绝对特征的价值追求,一方面可能是有些人拿着价值追求的幌子济个人之私,一方面可能是有些人强迫他人接受价值追求,一方面可能是怀疑这种价值追求的可能性。然而,仔细地想想,这几点并不真正构成自由主义者拒斥价值追求的理由。对于第一点,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如果张三打着“李四”的名字来诈骗,那么我们会不会把诈骗的罪行算在李四头上呢?对于第二点,强迫他人行善是否还称得上善呢,这值得思考。对于第三点,人类历史上有些人特别的有道德,这也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德蕾莎修女。
  
3、 开放
那么,对于自由主义者,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价值言说呢?我以为,这一类价值言说至少应该具有如下的特点:非强迫、身体力行、谦虚、理性。
所谓非强迫,指的是价值追求不是以强迫为特征的。比如佛教徒,我实在想不出他们被强迫接受佛教的可能。作为佛教徒,他们接受佛教,更多的是被佛学里的慈悲精神所感动、被佛学浩瀚广大的智慧所折服。
所谓身体力行,指的是价值追求不是指向他人的,而主要的是指向自己的。当我们说:“我们应当如何如何”,我们首先说的是:“我应当如何如何”,而不是“你们应当如何如何”。
所谓谦虚,指的是当我们说:“我们应当如何如何”时,并不表示我们“已经如何如何”了,而只是表示我们正在往那个方向前进,我们正走在途中。我们知道自己一无所知,我们也知道自己一无道德。
所谓理性,指的是价值言说不是纯感性的言说,而是具有相当理性成分的,如同康德在言说他的道德准则,或者如同罗尔斯用公理和逻辑来证明他的正义论。
我以为,具有这些特征的价值言说,都是自由主义者可以接受的。自由主义者与绝对价值主义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与其说“自由”与“绝对”有冲突,不如说“自由”与“强迫”有冲突。
在自由主义这个绝对价值的基础上,我们何妨开放我们的心灵,尊重、倾听、思考、观察、甚至接受其他的价值追求。这种开放心态及向其他价值的畅开,又何尝不在“参差多态”的内涵里面呢?或许,在接受某些绝对价值的基础上,每个人有自己“参差多态”的生活追求或者价值追求,这才是人生幸福之本罢?

2005年4月28日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