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4-20 15:31:51
 
 
“鲶鱼效应”
 
 
作者:汪丁丁
文章来源:
浏览:789 次
 
 
 
汪丁丁的“鲶鱼效应”


汤安中(山东)


汪丁丁像条鲶鱼,他总在经济学的平静湖水中“乱搅”。许多经济学家为此深感不安,甚至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此汪丁丁何许人也?敢如此离经叛道!可恶!”
然而,汪丁丁之言论有根有据,虽苦涩但又不失深奥,无法一笑了之。倘或学生请教,怎答?于是逼使许多经济学家不得不认真去对付,纷纷研究他、思考他,与他展开针锋相对的论辩。犹如平静的湖面泛起了阵阵浪花,犹如沉闷的教室中吹进一股股清新的风, “爽!爽!”

善哉,汪丁丁!
汪教授多么像一条鲶鱼!
鲶鱼故事,人皆熟悉。然而,真有此事?抑或善意的读书人据理而杜撰的?谁有幸目击可予证明?
本人幸甚。

1997年,我应邀去山东胶南考察海洋经济。那几年,山东养虾业因虾瘟一落千丈。胶南市渔民试验了数十种办法,但均不理想,而该市的李家东村渔民却意外地获得了克服虾瘟的有效办法。

他们原是怕发生虾瘟后一无所获,遂在放虾的同时养了一种俗称的黑鱼。养虾人都知道,虾是通过不断脱壳而长大的,它们都在晚上脱壳,刚脱壳时虾的活动力很差。如果所养的这种黑鱼晚上也活动,那么虾就惨了。所幸是这种黑鱼只在天亮后才活动觅食,而此时,虾已脱壳许久,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活力。

我去考察该村时,已属金秋,许多地方的虾池都因虾瘟而毫无生气了,而这边却风光独好。丢入一小石子,只见满池对虾惊恐万分跃出水面尺余高。好一道景观,好一派生机!鱼主人几经努力才捞到几只虾,个个“身体健壮”,十分喜人。为什么这里的虾独好?鱼主人说,因为黑鱼要吃虾,逼得虾儿拼命跑动,越跑越有劲。这应验了“生命在于运动”的真理。我讲的是黑鱼吃病虾的真实故事,但与鲶鱼故事同理。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学界虽现出某些生机,在平静的湖面上也泛起了一些浪花,但由于知识结构与阅历的相近,“近亲繁殖”现象普遍。再加以传统观念太强大,总是委难以掀起大的波浪。

汪丁丁却因他是“另类”,所以,无论他的理论、文章内容或文字表达,在许多经济学界人士看来,不仅怪僻、且近乎谎诞。自从他通过《经济学消息报》进入中国后,屡屡遭到猛烈抨击,抨击语言之尖刻是许多经济学家难以接受的。但是,汪鲶鱼仍然我行我素,大吃弱虾病虾毫不留情。汪丁丁教授实不是等闲之辈,他确有实力、聪敏过人,他的种种“谬论”你无法不予理采。你想继续站在殿堂之上讲你的深奥经济学,你就不能企图用三言两语将汪丁丁打发走了。否则,学生们就不会好好听你的课。这迫使教授们“大动脑子”。于是,课讲活了,学生们笑了!这岂非祸福倚伏?
然而,翻阅我国的经济学教科书,几乎每所大学都自编了本校的教科书。在工业上,低水平的重复受到了政府与经济学界的严厉批评。其实,教科书的低水平的重复更为严重,但至今仍当成科研成果大行其道!这岂非经济学界的悲剧?

经济学教科书总是抄、抄、抄。抄了外国的,再换汤不换药地抄本国的。有几本教科书能“与时俱进”?能吸取最新成果?有几本教科书能将前沿的争论公正地引入书中?课堂上教授们也大都是一张张严肃的面孔、刻板的说教,毫无激情与创新!然而,教授们习惯了,年轻的副教授们、讲师们也承“师业”,学生们只要熟记老师授予的教条就可以得高分。至于外面的世界怎样“争斗”的,可以两耳不闻。这不误人子弟吗?这种呆滞与平静,不应该揽乱它吗?

奈何汪“鲶鱼”单抢匹马,只能搅动若大湖面的几个角角。李家东村的渔民告诉我说,这10亩的虾池,他投放了400多条黑鱼,少了没啥效果。确实如此。倘若只有一条黑鱼,虾儿们就不会有危机感,可照样过着“不运动不动脑子”的隋性生活。因此,应该在中国经济学的大湖中,投入上百、上千、上万条鲶鱼,中国的经济学才会生机盎然。

勿庸解辩,鲶鱼也好,黑鱼也好,对虾池中的虾绝对是“另类”。吃虾的鱼,它的“思维”与“行为”都与虾不同。我认为,对于“另类”要有一种宽容大度的心态。众所周知,任何一个新的科学发现、一种新的假说的提出,在最初不都被视为“奇谈怪论”吗?“科学的发现近似说谎”。

我国经济学界太需要汪丁丁这样的“另类”教授了!他所表现的不仅仅是“勇敢精神”,而是一种高屋筑瓴、势如破竹的创新精神,即使有矫极过正之处,也未必不是好事。否则,怎能从根本上动摇中国经济学界顽固惰性?

汪丁丁教授的大作我未系统读过,不敢妄加评论,更不想给汪教授戴上几顶“走火入魔”、“杜撰的怪物”之类桂冠。我深以为,汪教授的鲶鱼行为,其意义已远远超过他所讲理论本身,我们太需要更多的汪丁丁——向传统挑战向权威挑战的“另类”。
《经济学消息报》可以成为繁殖、培育“另类”经济学家的大鱼池,让更多的不成熟的“奇谈怪论”有一块良好天地供他们一显身手。不成熟、不完善不足怪,普朗克说得甚是:“在科学的发展中,一个概念从来都不会是刚开始就以最完整形式出现,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一下子从宙斯的头里跳出来那样。”

原 作 者: 汤安中(山东)
文章来源: 《经济学消息报》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