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3-11-23 01:56:25
 
 
发展作为中间投入的服务业
 
 
作者:茅于轼
文章来源:
浏览:471 次
 
 
 
服务和物质生产部门一样,他们的产品可以分为中间投人品和最终产品,像理发、医疗、出租车这些服务业是最终产品;而货物运输和保险、各种批发中间商、大量计划、秘书、公关工作、股票和期货市场,银行业务中的大部分则属于中间产品,因为他们并非直接为人们服务,而是为生产服务。

过去,我们只重视物质生产部门,甚至认为服务业不但不生产物质,相反他们还从物质生产部门分享一部分产品,近乎社会的寄生阶居,所以采取限制其发展的政策。以后认识到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服务,否则生活将感到不方便,或降低生活的质量,而且服务业也能创造就业机会,于是政策有了重大转变,从限制变为鼓励。这是观念上的重大进步。但承认服务业之必要性,至今似乎局限于生产最终产品的服务业,即直接为人们服务的行业。对于中间投入的服务业至今仍认为是多余的,不必要的,他们按市场原则赚了钱似乎也是分享了别人的成果,我们经常说的“流通费用高,中间环节多,导致了生产者消费者两头受损”就是这种见解的反映。最近公布的一些政策,目的在减少中间环节,让产销直接见面,甚至限制参与中间流通环节的商业活动。这种政策发展下去,必将极大地有损于整个经济的效率。

我并不打算从中间环节越少越好一脚跨到中间环节越多越好。多少环节算正好,由市场通过竞争和选择来决定,没有哪个聪明人能够一眼识破哪些环节是多余的。但是从总体上讲,我国作为中间投人的服务业是非常欠发达的,根据很简单,我国有大量通过服务的作用而节约社会成本的机会没有被利用。例如,蔬菜的城市销价和农村收购价相差甚大。大家常把这种现象归咎于中间环节加价太多,事实上正是因为从事中间环节的人太少,稀缺导致高价,中间商才能多赚钱。有人认为中间商赚的利润太大,要限制他们的人数,其结果必然适得其反。只有流通环节展开充分的竞争,费用才能下降,效率才能提高。试比较中国和美国的蔬菜批发业,可以发现二者效率的巨大差别。美国各大城市一年四季蔬菜价格的变化远比中国的小,美国农业的分工非常发达,东部各州吃哈佛罗里达州的桔子,西部各州吃加州的枯子,全国都吃南达可大州的土豆,都吃从中美洲各国进口的香蕉。蔬菜水果是易腐货物,远距离运输必须有紧凑的运输链连结在一起,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集装箱运输的容量和能力。各种货品的搭配运输非常复杂。我国蔬菜水果的贩运,从询价、采购、仓储、加工、包装各个环节看,效率比之美国要差得远。其原因就是从事中间投人的服务业太薄弱。

我国学者杨小凯提出的分工理论,其基本思想是分工可以提高生产效率。但分工越细交换的次数越多,交易成本越高,将分工提高效率的利益抵消了。所以分工发达的程度与交易费用的大小有关。我国商业信用差,交易费用极高。所以分工难以发达起来。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是不断完善市场规则,降低交易费用,从而分工得到发展,在此过程中第一第二产业的产值减少,第三产业即服务业的产出增加。发达国家第三产业的产值都大大超过2/3,而我国则仅27%(1993)。

微观经济学的基本论点是即使分工程度不变,依靠竞争和价格信号的作用,可以优化资源配置的效率。然而提高配置效率是有成本的。竞争、价格信号从生产到传递到发生作用,都有相应的成本。这部分成本就是第三产业的收入人。所以在发达的市场经济之内,由于配置效率提高,第一第二产业的比重下降,服务业的比重上升。形象地说,成为了消费者餐桌上的一元钱的肉,肉的直投生产成本不到1/3,其余都是流转费用。生产成本之所以能降低,是因为多花了成本在流转上面。由于市场的作用,这样的成本结构使得总成本为最低。这种理论分析政策含义就是要大力发展作为中间投入的服务业。

 

摘自:

茅于轼,《谁妨碍了我们致富》,广东经济出版社‘中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随笔集’,1999.1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