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5-04-19 13:55:59
 
 
遥望傅斯年
 
 
作者:傅斯年
文章来源:
浏览:536 次
 
 
 
    傅斯年这个名字,长时期以来一直尘封在历史的记忆里。八十年代以前的历史教科书中是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物的,即使偶尔提及,也是一笔带过,不作为批判的靶子就已经是进步了。而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历史终于还原了它的本来面目之后,这个人物才逐渐地浮出水面,为一些研究者所注意,傅斯年也终于去掉了历史蒙在他脸上的面纱,呈现出了其本真的色彩。我在这里用遥望两个字,一方面是由于时空的距离,一弯浅浅的海峡,成了不可逾越的屏障。而傅先生,也早与一九五零年因突发脑溢血病逝在台大校长的任上,可为鞠躬尽瘁,死面后已。另一方面,我想说的是,对于那些有着高贵人格精神的人来说,我们是应该怀有一颗敬仰之心的,是应该以一种虔诚的心态来仰望他们的。
  傅斯年祖籍山东聊城,家学渊源,天资聪慧,后入当时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成为国学大师黄侃的高足,并被作为未来的衣钵传人而培养。傅斯年也以乃师为楷模,就连穿着打扮也刻意模仿乃师。一袭长衫,一把大葵扇,一卷古书,俳徊在燕园古老而静谧的小路上。作为维新变法唯一保存下来的硕果,燕园负载着太多历史的沉重与希冀。它是敏感的,也是宽容的。古老的中华民族的每一次历史阵痛都会触动它那敏感的神经。而此时的中华民族,却正经历着黎明前的黑暗。巴黎和会的屈辱点燃了中国人的愤怒之火,中国——这头沉睡的雄师终于醒来了。它必将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由北京大学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伟大运动由此发端了。笔至此,我总是无法忘却那个背影,也不应忘却。那个一袭长袍,不过此时手里没有了那把大葵扇,而代之以肩扛一面红旗,雄赳赳,气昂昂,大步流星行进在队伍的最前面,向着赵家楼方向急奔而去的背影。他就是傅斯年。作为北大学生界公认的领袖人物,他组织和领导北大学生上演了中国近代史上最为轰轰烈烈的一幕——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
  而若干年后,令古老而年轻的燕园没有想到的是,也正是这个人,在八年抗战后,会入主燕园,作为北大的代理校长,赤手空拳,雷厉风行,以其大刀阔斧的手段,收拾旧山河,为他的另一位老师胡适之正式出任北大校长扫平道路。对那些抗战期间给日本人做汉奸的教授,哪怕学问再好,也坚决予以扫地出门,用他的话说就是:“汉贼不两立,连握手都不应该!”掷地有声,酣畅淋漓。因而也获得了“傅大炮”的绰号。他深知老师胡适温文尔雅的性格,在给妻子的信中说:“大批伪教职员进来,这是暑假后北大开办的一大障碍,但我决心扫荡之,决不为北大留此劣迹。实在说这样局面之下,胡先生办远不如我办,我在这几个月给他打平天下,他好办下去。”胡适与傅斯年的关系可以说是“文章知己友兼师”。一九一九年,胡适海外学成归国,任教北大,发起新文化运动,暴得大名。胡适的横空出世,挖了黄侃老先生的墙角,他生平最得意的、他曾对之寄以厚望的高足傅斯年很快就倒向了新文学的阵营,并出版杂志《新潮》,向着旧营垒反戈一击,因之也与胡适结下了半生的不解之缘。
  海外七年的留学生活造就了傅斯年自由主义的价值取向。他一生不愿意做官,为的是要保持一个知识分子对政府独立的批判。他也坚决反对他的老师胡适做官。他曾对胡适说:“与其做官,不如组党,与其组党,不如办报……我们是要奋斗的,唯其如此,应永远在野,盖一入政府,无法奋斗也。”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胡适后来的小心谨慎,畏首畏尾与傅斯年的无所顾忌,大刀阔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单从“士”的角度来说,傅斯年无疑比胡适作的更纯粹。物不平则鸣,傅斯年亦如此。当他发现了政府的丑恶,权贵们的贪赃枉法时,他这尊大炮便又要向着他们开炮了。他在国民参政会上拍案而起,那篇脍炙人口的战斗檄文《这个样子宋子文非走不可》如一枚巨型炸弹,炸的昨日还意气风发的孔宋们狼狈不堪,终于灰溜溜的滚下台来。“千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傅斯年就是这样一个谔谔之士,不禁让人想起汉高祖时期那位“臣期期以为不可”的倔强的孤老头周昌。但傅斯年的悲剧在于:没有制度上的彻底根治,贪污腐败是得不到根本的惩治的。今天把他轰下台来,明天他就又可能卷土重来,今天轰下张三来,明天就又可能有李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傅斯年的这场搏斗就有点像古希腊神话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里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刚把它推上去,它却马上又滚下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纵然你是千手佛,到最后也只剩下了苦笑,因之也就带有了一种悲壮的色彩。
  历史早已翻到了二十一世纪,而这个人的形骸也早已化为灰土,但我们不应忘记,不应忘记他的背影,忘记他那一袭长衫,一把大葵扇,一本黄卷在燕园小路上徘徊的背影;忘记他一袭长衫,肩扛红旗,雄赳赳气昂昂行进在队伍最前面的背影。也不应忘记他的呐喊,忘记他那“汉贼不两立,连握手都不应该!”的振聋发聩,忘记他那“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的痛声疾呼。记住了这些,我们也就读懂了他这个人,读懂了他的道德文章,读懂了他的满腔热血,读懂了他的嫉恶如仇,读懂了他的特力独行,读懂了他的侠骨柔情,也读懂了他的痛楚与无奈,读懂了他的悲壮与崇高。读懂了他之所以为他的一切的一切,也读懂了那个时代曾经的辉煌与没落。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