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3-11-23 01:49:39
 
 
如何看待价格
 
 
作者:茅于轼
文章来源:
浏览:559 次
 
 
 
茅于轼

价格可以说是经济问题的核心,各式各样的人都在对价格问题发表意见。但粗分起来主要是四方面的人:一是生产一方,二是消费一方,三是政府,还有第四方,即投机分子,他们既不生产又不消费,可是对价格的关心却超过任何其他人。政府是代表百姓的,百姓中的每个人或每个家庭,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但家庭在对价格作判断时却总是站在消费者的立场讲话。这就是我过去提到过的“消费者偏见”。现在政府又站在了家庭一方,所以对价格的议论可以说几乎被消费方所垄断。不是吗?几乎所有的关于价格的议论都嫌价格太高,粮食、蔬菜,最近又有化肥,都是如此。价格低似乎有益于消费者,可是如果生产者受损,没有人愿生产,到最后还是消费者倒霉,因为价格高了没有足够的人买,生产出来之后成为积压库存,既不利于生产者又不利于消费者。可见价格高了不好,低了也不好,要恰当才好。可是这样的论断过于模糊,它没有说清楚价格多少算正好。单纯从供应方和需求方的利益格局来讨论,不可能得出客观的结论,因为利益是一个主观判断的结果。

经济学中对价格的讨论,虽然它同样承认价格在分配财富中的作用,但价格的高低是非之争却不是从公平出发而是从效率出发。现代经济学的一个重大成就,就是发现了价格可以引导资源向何处流动,并证明在供需双方都关心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对于竞争性的产品(如上面提到的粮食蔬菜化肥),如果没有外部性(如产生污染)则能使供应量等于需求量的价格是最有效率的价格。这种价格可以避免资源的浪费,使整个社会生产的财富达到极大。

这个结论虽然200年前的斯密已经感觉到,100年前已经得到了初步证明。但证明的严格性和清晰性, 以及深入探讨这一命题还有什么隐含的假定, 却花了将近100年的时间。 本世纪以来微观经济学的主要成就正是对这一理论的不断完善和充实,并且还有所突破。正因为这理论的论证相当复杂,至今还有不少人对此表示怀疑,所以不断有人提出要在供应方和需求方之外,有第三方面来制订价格。可是这种价格必定是偏离供需均衡点的,因而必然会造成浪费。事实上中外古今企图用自己认为合理的价格来代替供需均衡的“不合理”(这种判断全都是从利益格局的分析出发,而且往往掺进了消费者偏见)价格的例子不胜枚举,结果莫不以失败告终。所以普及微观经济学的价格理论,应该说是我国建设市场经济的重大课题。

七十年代末,王国乡教授和我不约而同地提出了择优分配的价格理论。这一理论使得均衡价格为最优的论证稍为容易一些。下面我仍用化肥做例子,做一个极简化了的说明。

首先,一定数量的化肥的分配应使它能增产最多的粮食(暂且假定化肥仅用于粮食生产)为目标。所以价格的是否合理,应以能否使粮食增产极大为判据,而不是减轻农民负担等别的目标。其次,我们知道,同样一公斤化肥在不同土壤、季节以及众多其它条件下(如病虫害、杂草多少等),其增产的效果是不同的。特别是化肥施用的多少会影响它的效能。根据收益递减规律,化肥用量越多则其增产效能越低(将作物种在化肥堆上不会有收成)。第三,我们要想清楚,如何才能做到“一定数量的化肥发挥了最大的增产效能”。它的答案是制订一个标准,使任何一公斤化肥所增产的粮食都不低于这一标准,只要这个标准制订得适当,上述目的就可达到。这个标准是否适当的关键,是它与可供应的化肥总量有关,总量越少,这个标准越高。

假定现在一定化肥总量的条件下,我们找到了这个标准是每公斤化肥至少要能增产2公斤粮食。使化肥分配最优化的方法有两种:一是计划经济的方法。此法先要搜集全国每块土地上化肥增产效能的信息,然后用电子计算机算出各块土地上应该用多少化肥,最后将分配计划下达到化肥工厂和农户。这一思路虽然非常精确和理想,但实际上行不通,因为执行起来花钱费时。二是依靠市场的作用,只要规定农民用2公斤粮食去换1公斤化肥,就可以自动做到化肥的最优分配。因为农民决不会花了2公斤粮食去买化肥,结果增产的粮食还少于2公斤。农民对化肥在自己土地上增产效果的判断比任何别的人都了解得更准确。事实上有钞票做交易媒介时,农民可以用两公斤粮食的钱去买1公斤化肥,用不着用笨拙的以货易货的办法。由此我们彻底解决了化肥最优定价的问题。这里要注意,化肥的价格取决于粮食的价格,我们只是解决了化肥与粮食的比价应该是多少,绝对价格则与粮食价格有关。这一理论强调了正确的价格是指比价,而不是绝对价,或者强调价格是彼此相关的。如果粮食价格扭曲,它会影响到化肥价格。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每公斤化肥至少要增产2公斤粮食的标准是否正确的问题。显然,如果化肥的数量少,则应制订一个更高的增产标准,譬如说,这个标准应该定为增产2.5公斤粮食。同样,如果化肥数量充足,则可以降低这个标准。 所以标准应该定在什么地方,只要看农民买走的化肥是否正好和化肥生产的数量相等。换句话说,供需均衡的定价可以保证化肥的最优分配。其实,不仅化肥如此,一切商品都如此。供需均衡价格是最优利用一切资源的价格。

上面的论证还没有解决化肥用于棉花、甘蔗等一切作物时应当如何分配的问题,也没有解决化肥应该生产多少的问题。这些复杂问题不是一篇随笔所能讲得清的。但是上面这一极其简化了的论证应该使当前关于化肥定价的争论有一个结束,或者至少将定价原则从利益格局的争论转移到资源的最佳配置的着眼点上来。

 

 

95.4.11

摘自:

茅于轼,《谁妨碍了我们致富》,广东经济出版社‘中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随笔集’,1999.1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