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12-29 15:43:26
 
 
“草根”与网络
 
 
作者:张颐武
文章来源:中国学术论坛
浏览:672 次
 
 
 
网聊主题:“草根”与网络
网聊时间:2006年11月25日晚7:00-9:00
网聊策划:史英
主 持 人:吕婷
网聊嘉宾:张颐武


嘉宾简介: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当代文学、大众文化和文化理论。著有《在边缘处追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思想的踪迹》等论著多种,曾受北京大学派遣在日本东京大学任教.
    最近张颐武一直在进行对于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中的中国大众文化和文学的研究。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于在全球化产生深刻影响的中国内部的文化分化的研究。二是对于当下文化中的认同问题的研究。
对 所有人 说:“他们有相当的文化水平,通过互联网和“看碟”已经见多识广却又并不是“高雅”的文艺青年,同时又有在现实中成长不足的苦闷和压抑感,也有朦胧的期望和随时变化的情绪和感觉,有和当年的“小资”相似的情绪和趣味,却远远比当年的小资人数众多和结构复杂。他们是社会中似乎让人感到尚且无足轻重的“小字辈”和“小人物”,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需要让社会知道。这些想法在社会上和职场中往往会被认为是无足轻重的,甚至相当幼稚和受到轻视......"
    " ......这些人在现实中的沉默和在互联网上的强势构成的反差值得我们高度的关切。他们在现实中的感到压抑和在虚拟世界中的宣泄的反差也确实是社会的一个尖锐的问题。我觉得他们很大程度上都依赖网上的“跟贴”形成一种强烈的“群体意识”,让过去的沉默变成了相当夸张的社会“共识”和舆论。这样的情况当然正在和已经改变着我们的媒体和社会舆论的生态。现在我以为一种舆论的“草根化”已经形成了声势。"


吕婷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张颐武老师和网友在线交流\大家欢迎张老师的到来:)
张颐武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各位讨论,希望我们共同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希望大家多多发表看法,给我教益,谢谢了
吕婷 张老师您太客气了,下面先由您来讲几句,阐述一下您的观点。然后是大家提问时间:)
张颐武 我关于草根和网络的意见已经在一些地方发表过,我以为这是一种新的文化力量的兴起,对于整个文化和社会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值得我们大家关注。
张颐武 :谢谢,我以为两者的功能完全不同,草根以跟帖的形式,以民意的形态形成一种言论的声势,而所谓精英则是被网络品评和观察的对象。两者的性质不同。草根多数是匿名的,而精英则是公开的,一个在暗处,一个在明处。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通过网络面对面
tiantian 张老师,你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有些人在现实中的沉默和网上的强势构成了值得关注的反差。那么请问,网上的强势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转化为现实中的强势?
211 精英阶层和草根阶层不是皮与毛的关系,是两张皮的关系?
张颐武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精英和草根在相当程度上是平行线,但也有直接的相关性,还是互相影响的。
lxg6226 传统媒体也开始追随网络的舆论——实属追风,抢夺受众而已。
wwwww 这个草根的出现是现实中话语权被剥夺的结果吗?
张颐武
lxg6226
张颐武 我觉得他们是一些“后小资”,他们有相当的文化水平,通过互联网和“看碟”已经见多识广却又并不是“高雅”的文艺青年,同时又有在现实中成长不足的苦闷和压抑感,也有朦胧的期望和随时变化的情绪和感觉,有和当年的“小资”相似的情绪和趣味,却远远比当年的小资人数众多和结构复杂。他们是社会中似乎让人感到尚且无足轻重的“小字辈”和“小人物”,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需要让社会知道。这些想法在社会上和职场中往往会被认为是无足轻重的,甚至相当幼稚和受到轻视。他们也还仅仅是社会中坚的后备军,体验到市场社会的强大的压力,是所谓“中等收入者”的下层。他们的观念往往有莫名的激进,他们的情绪往往由于在现实中没有出口而变得相当不稳定。对于市场经济有矛盾的态度,一面期望力争上游,一面也期望更多的福利和有更多的平均主义的要求。”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我们在几乎每个地方都会见到大群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并不是一个明确的阶层,却有明确的自我意识和对于现实的反应。现在随着互联网文化的普及,这些存在于中国各个地方的这样的人群通网络形成舆论和共识,小乡镇里的青少年今天其实和大城市里的青少年分享的文化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许多意见其实相当程度上主导了互联网的走向和我们文化的走向。互联网上的激烈的言论,奇妙的幻想,以及有些并不高级的趣味正是这些“后小资”的趣味和价值的复杂的展现。郭徳纲这样的人物、《疯狂的石头》这样的电影的走红其实说明这些作品表达出了他们的心声,证明了“草根”的影响力。
wwwww 请问张老师,公共知识分子在其中起什么作用?
张颐武 草根”其实既不是我们想象的广大无边的“群众”,也不是一个具体而微的阶层。但这些人在现实中的沉默和在互联网上的强势构成的反差值得我们高度的关切。他们在现实中的感到压抑和在虚拟世界中的宣泄的反差也确实是社会的一个尖锐的问题。我觉得他们很大程度上都依赖网上的“跟贴”形成一种强烈的“群体意识”,让过去的沉默变成了相当夸张的社会“共识”和舆论。这样的情况当然正在和已经改变着我们的媒体和社会舆论的生态。现在我以为一种舆论的“草根化”已经形成了声势。


张颐武 :这种舆论生态的改变有两个方面最为明显:
一是舆论的道德化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清晰。由于这样的“后小资’的“草根”并不是对于社会有深入的体验和广阔的观察的人,也并非各个专业的专家,对于事物的了解当然仅仅是一般性的,也是受到自己的视野的限制而仅仅靠一些简单的“常识”判断事物的。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表达有合法性和立于不败之地,同时他们的内心的压抑感也必须以一种“绝对正义”的形态出现,而青年人的可贵的社会热情当然也需要展现,于是就只有升高自己的言论的道德的尺度,使得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似乎进入了一个以“道德”立言的唯一的言论角度之中。我们看到的都是异常激烈的道德谴责和抨击,对于社会现象和人物的“负面”的思考和指责是互联网上言论的主潮。每一个三言两语的跟贴都是一次激烈的道德讨伐,每一句锐利的言论都是一次夸张的善恶斗争。这样的激烈从互联网开始,渐渐也影响纸面媒体。因为纸媒发现取悦“草根”的重要,所以言论也越来越道德化。我们好像陷入了一种道德焦虑之中 ,对于社会的道德问题的高度的警觉和敏感超过了我们对于具体的问题的复杂性的认知的愿望和应对的能力、这种道德化的倾向对于揭露明显的社会丑恶,批判社会的不良问题,是非常有效的,也有积极的贡献。但它的限度和问题其实也暴露得相当明显。它使复杂的社会问题变成了一种简单的善恶是非的道德对立。而当代社会其实有大量问题的认识和判断不能仅仅从道德问题出发。一方面许多技术性的问题不可能化约为道德问题,另一方面,许多问题面临着两种或多种同样重要的价值的矛盾,必须在其间寻求平衡。有些时候甚至不得不“两害取其轻”。但现在由这样的“草根”主导的舆论氛围使得对于公共政策和价值的许多复杂的讨论变成了一个个简单的道德问题。如网上对于钟南山、李银河和“经济学家”的口诛笔伐就是典型的例子。我们看起来已经言论相当开放,但其实讨论的空间还是很小。特别是将许多专业性的和技术性的问题的讨论变成了一种激情的道德陈述的时候。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张教授,请问你说的这种网上的强势能否转化为现实的情势?比如由你所说的舆论力量导致??
lxg6226 有多少草根人士?
饭菜出于勤奋 对 所有人 说:请问张老师,这一群在网上具有话语能力的人在什么意义上能够称为草根?对于那些不能借助于网络发言甚至不能发出自己任何声音的人群来说,我们应该称他们为什么?
张颐武 :草根人士相当多,所谓中等收入者的下层的非常广大的群体都属于这个范围。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他们不是传统说的底层和劳动人民,而是一些以年轻人为中心的群体。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草根我觉得还是一个相当积极的概念,它是文化的民主化的结果,是技术的成就创造的新的社群,我觉得我们大家必须关注草根的见解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现在比较常见的网络追杀是否可以看作是现实中沉默着在网络强势情况现象现实强势转化的开始???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现在看来,网络通过跟帖表达意见是一种有趣的特色。
张颐武 现在网络讨论问题,由于往往是由纸媒先“爆料”,抛出一个话题。然后网上的“跟贴’再反应。“跟贴”有点象中国传统的“评点”,往往只是一两句话,点明自己对于上面的正文的看法,或赞同,或反对,或激起互相讨论。这些跟贴往往是口无遮拦,臧否人物事件态度鲜明,观点清楚。骂要骂到骨子里,赞也要赞到心坎上,过去仅仅是在饭桌上和二三知己谈谈而已的事情,今天却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平台可以让别人都知道自己的观点。“跟贴”无需署名,几乎不必为言论负责,基本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过去称赞人写短文写得好,往往用”老僧寸铁能杀人“的说法称赞,其实“跟贴”才真正有这样的特征,真正可以寸铁杀人。现在的许多文化和社会的热点的形成,并不是在新闻报道发表或者文章发表之后,而是在大量的跟贴形成了一种让任何人忽视不得的网络“公意”之后,一个“事件”就突然被凸现了出来。如所谓“铜须”的事情,如果不是“跟贴”的作用就根本不可能形成事件,而象“
dr 对 所有人 说:的确是一种特色,不过这也是居绝大多数的国人发表自己意见的一种方式,情绪化,理想化,单一思考,多方的发泄,自己都没有一个着落点.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跟贴文化”其实最好地反映了互联网文化的特色,也给了原来在现实社会中没有太多向社会发言的机会的人一个最好的机会。现在沸沸扬扬的“草根”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着“跟贴”浮现出来的“群体意识”,显示了任何人不可小觑的力量。

lxg6226 说:跟贴往往是口无遮拦——这就是“愤青”的特色啊!
张颐武 :过去沉默的大多数,其实已经有一些已经有机会以草根的名义出现在网络上了
dr :可能应正了你说的草根二字,但所谓的精英中也有太多的人只是这种草根思维的理论包装而已,张老师以为呢?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这是否可以看在主张自由的网络借助“舆论”制造的一种新的话语霸权??
张颐武 对 dr 说:同意你的意见。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如果是的话,这种霸权该算作是网络制造的?还是草根制造的??
zr 对 所有人 说:一些精英们需要控制利益?如此讨论问题?
张颐武 :“跟贴文化”的特色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它的瞬间性,也就是在新闻或者文章发表后的一瞬间就会有即刻的反应,立即就有好恶是非的判断,进行道德的批判。如果事件本身有“料”,就会当时风生水起,变成一个大事件。由于是在互联网上,原来仅仅靠电视和纸媒难以传播的事情,今天完全突破了时空的限制,会迅速变成任何人难以控制的影响。
张颐武 :其次是它的直觉性,网民的判断并不是依赖掌握全面资讯的理性分析,而是从感觉和经验出发的推断。直觉的印象的作用不可估量。一旦一件事让他感觉不爽,立即就会爆发激烈的言词。
张颐武 :网络这种新的技术给了草根一个历史性的机会。技术给过去没有机会发言的人新的可能性了
张颐武 :三是群体性,如果仅仅是一个人的匿名跟贴谁也不会注意,但一旦来势汹汹,变成“公意”,而且会被视为“民意”,就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力。
dr :但是你说这是群体意识,未免把这种思维民主化的可能性夸大了,毕竟草根是用不健全的信息和自身的多样处境包装起来的过于情绪化了的表达,而制约草根话语方向对于意识控制的精英而言又易如反掌,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有一种\"以明示下则暗\"的精英主义存在,强调对民众的引导和控制而不是全盘托出真相,这种化于民而不伤其本的治国思路造成现在对草根的利用,对群众舆论的误导,是否能形成你说的一种民间力量,其实很令人怀疑的.
张颐武 :三个特点是我观察的结果。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在追求跟帖的独特性,但其实见解的来源是一种常识。他们有大家有一种来自基本的价值和知识的共识。
tiantian :因为这种跟帖往往由于群情激愤时,一旦自己的意见不符合大多数人意见,就可能被吐口水,所以要么沉默,要么顺应大多数人?
张颐武 :确实如此。因为一方面意见和大家不同的只有选择沉默,另一方面公众的共识其实会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yz :但是你说这是群体意识,未免把这种思维民主化的可能性夸大了,毕竟草根是用不健全的信息和自身的多样处境包装起来的过于情绪化了的表达,而制约草根话语方向对于意识控制的精英而言又易如反掌,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有一种\"以明示下则暗\"的精英主义存在,强调对民众的引导和控制而不是全盘托出真相,这种化于民而不伤其本的治国思路造成现在对草根的利用,对群众舆论的误导,是否能形成你说的一种民间力量,其实很令人怀疑的.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所以草根的民意实际上并不完全是自己的独立见解,恰恰是从众或者技术的产物?
张颐武 :也和草根的社会地位和自身的需求有关。
张颐武 :我觉得多数的状况确实表现出这三个特色。
dr 对 所有人 说:所以草根二字实在是对精英而言的一种需要好好利用的手段,研究草根的关键似乎也在此.
张颐武 :现在看来其实草根表现的是一种对于精英的敌意。如摩的司机和研究生的争论就是这样的好例。
tiantian :网络一旦形成民意,造成网络上的强势话语之后,他们最终要突破网络的樊篱,进入现实的空间。还要走过那些程序或者道路??
张颐武 :现在主要是依靠传统媒体的力量形成一种影响。另一方面他们现在通过网络形成的影响已经相当程度上被社会所吸纳了。
tiantian 对 张颐武 说:也就是说,您认为承认借助网络这一平台,草根实现了话语权?或者说网络造就了某种程度上的民主?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现在年轻人对于网络的功能的发掘其实已经使得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文化的影响不容忽视。

dr :当然,不仅仅是年轻人,很大一部分中年人,尤其是下岗在家的和中下基层的机关干部都喜欢上网.而且一种舆论认为中央的节目是虚假的,网络上才有真的东西,这样的误导也把网络的传播作用加大了
张颐武 :当然。年纪大的也有不少上网,但网络的经验中主导的还是年轻人。
张颐武 :现在看来,没有网络的影响,最近的文化事件许多都不可能出现,如郭德刚,如最近爆发的娱乐业的奇闻等等、
张颐武 :“跟贴文化”自有它的长处,它当然是一种文化民主的展现,也是公众发表意见的一个渠道。许多不良现象由于这种“跟贴”所体现的意见而受到了批评。它当然也就是一种另类的舆论监督,让社会的一些问题和毛病通过这种看起来虚拟,却又有许多现实性的“公意”之下无所遁形。对于是非对错一眼看就明白的事情,跟贴文化的力量就能够促进问题的解决。跟贴的积极意义就相当明显。
“跟贴文化”也有自己明显的局限和问题。首先,“跟贴文化”具有明显的非理性的特点,这就使得事实相当容易被扭曲,观点容易被误导,往往大家慷慨激昂了半天,原始的事实就没有根据,不仅浪费了大家的义愤,而且给当事人造成伤害。这其实也给某些人刻意地误导公众的情绪带来的可能性。其次,其实也是更重要的就是这种非理性使得公众的理性讨论的空间反而缩小,往往两种或多种意见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交流。这似乎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大量的事情是非并不那么分明,价值有正负两面,牵扯面广,而且还很复杂和很难处理。“跟贴文化”在这时候就往往具有负面的作用,它经常会起到压抑不同意见,让心里有自己另外看法的人看到势头不对就噤声不言的结果。象前一段的钟南山、李银河事件或者一些经济学家的被“跟贴”批判,其实就是把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用异常简单的道德化的方式加以处理的例子。本来无论钟南山、李银河或者“经济学家”提出的问题,
lxg6226 :连续三周,我在西安的网吧的周末体验和实际观察,还发现有不少的当兵的、做和尚的、做道士的人也是时常光顾。农民工就更是常客。
心随天地 对 张颐武 说:从社会角色上来划分网人群主要以:公务员,公司职员,和大学生为主。
lxg6226 对 张颐武 说: 张颐武 对 所有人 说 “跟贴文化”也有自己明显的局限和问题。首先,“跟贴文化”具有明显的非理性的特点,这就使得事实相当容易被扭曲,观点容易被误导,往往大家慷慨激昂了半天,原始的事实就没有根据,不仅浪费了大家的义愤,而且给当事人造成伤害。
dr 对 所有人 说:说主导是年轻人这是肯定的,年轻人的涉世较浅,喜欢跟风,上网时间长,年轻人从事网络工作的时间多,对社会造成的跗面影响更贴近他们的生存现状,他们对自己的失败处境还报有幻想,期望通过网络发泄后能再次获得现实生活的好的心情.诸如此类,草根的年轻人是值得给予我们最大的现实的关怀和同情.他们不了解自己的处境和自己在网络中扮演的角色,角色的后果.
张颐武 :确实有许多不同阶层的人上网,其实上网突破了地域和阶层的局限。但他们的思想意识还是属于中等收入者下层,支配性的观念的人群属于他们
张颐武 :确实是这些人主导的。还有一些社会上游荡的年轻人等等也很有影响
dr :其实中国独特的网络草根文化,说明了什么呢,这种声音越大越能体现今后失败的一代和今后整个社会的颓废和迷茫,网络的嘶声裂肺就是当前社会和未来社会的同样状况的描摹.以其我们注意并想利用这种声音,不如给他们更多的批评,让他们唤醒自己.
dr :除了治国方略中对其\"运用\"的必然性外,从真实关怀出发的精英,应该对草根给予批评,给于劝导,让其投入到生活的竞争中去,而不是在网络上颓废和叫喊,最后只成为为了他人而存在的一种舆论,一种工具
张颐武 :他们可能是低级白领,也可能是在社会上游逛的青年,更可能是大学生。作为一个个个体,他们其实就在你的身边,却并不为你所注意,但到了网络上和公共舆论中,就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有可能重要的事件和决策就由于他们的意见而改变。他们在现实中往往沉默,但在虚拟的世界中确实是无冕之王。可能在你旁边那个老老实实办事的年轻人,就是网上一位言词激烈,倍受追捧的议论领袖,也许那个在学校里安安静静地听讲的小女生,就是耸人听闻的网络奇人。这些人在传统媒体时代的存在一向受到忽略,今天的互联网给了他们一个“群体意识”浮现的机会
赵元 :您讲的草根,是思维活跃人群,不一定跟其社会身份高低有关,
张颐武 :但商业性的媒体限制很多,有明确的责任人,所以没有网络这样无所不为
心随天地 :中国的“网络草根”现象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归根到底是这个无序的社会所引起。


 
 
网友讨论
* 个体特征的个性化书写 / 三莫子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