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11-27 14:02:09
 
 
社科书籍翻译和出版中的问题及对策
 
 
作者:陈小文
文章来源:本站
浏览:1088 次
 
 
 
嘉宾:陈小文  策划:史英  主持:叶韡明

嘉宾简介:陈小文,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1991瓯弦涤诒本┐笱夤苎а芯克裾苎妒垦弧?00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获博士学位。现为商务印书馆译作室主任,编审。中国翻译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翻译学会社会科学翻译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理事。德国《海德格尔年鉴》(Heidegger-Jahrbuch)编委。

一、网聊提纲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陈老师好!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陈老师好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我们的网聊过程预计这么安排:首先由陈老师列出主要讨论内容(或讨论提纲),接着陈老师具体阐述,随后网友自由提问并与陈老师讨论。后两个程序大概占用一个半小时,九点钟网聊结束。陈老师有没有其他建议?是否需要其它操作上的协助?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还有,我们的聊天室偶尔会遇到掉线的问题,陈老师如果碰到这样的情况,需要从主页修改姓名后重新登陆聊天室。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可以。我的提纲上次发过来了,可否请你帮我贴上,我这个不是很熟悉,谢谢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好的,马上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欢迎各位,我们的网聊现在开始!首先我代陈老师发布网聊提纲: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网聊提纲:近年来,中国社科书籍的翻译如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展。在这种发展的背后,有成绩也有问题。我想和大家共同探讨一下社科书籍翻译和出版中的问题及对策。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今年5月份,我们商务印书馆在上海先后召开了两次会议,邀请南方的学者们探讨了哲学和法律书籍翻译出版中的一些问题。与会学者们认为,近年来的社会科学书籍的翻译和出版――用倪梁康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全面开花。这种全面开花包括三个方面:选题不拘一格,各种专题、各个时代都有;译文质量参差不齐,有的翻译令人赏心悦目,有的翻译不忍卒读;出版社科书籍的出版社比比皆是。总的评价是品种很多,质量堪忧。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基本上有两种主张。一是质量检查。对不合格的书籍予以惩处。但是质量检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即如何确定翻译的质量标准。另一个主张是,建立一种出版译作的准入制度机制,对于没有编辑力量的出版社,不允许其出版翻译作品。大家或许有更好的建议,我们一并探讨。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是的。我希望与大家一起来探讨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陈博士,您好,来晚一会,不好意思
陈小文 对 吴冠军 说:你好。不晚,我们刚开始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欢迎大家讨论!

二、网聊内容

1、文化出口和进口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我觉得,今天的这个话题很重要,国内翻译状况,确实值得严肃的反思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吴兄好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想请教陈老师,前一段时间经常看到新闻报导,国内的文化进口大于出口,这样的现象反映在社科书籍的翻译中吗?您有什么看法?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是的。尤其是社科书籍的翻译,质量堪忧,需要大家来关注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能不能清陈老师,谈谈社科书籍得出版现状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是,想听一下陈博士的看法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文化进口大于出口,在社会科学书籍方面,尤其突出,除了古典的东西,我们现代的社科几乎没有多少出口的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呵呵,诚然如此,这是个百年大问题了 :-)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就整个社科书籍而言,这是个大题目。就著作来说,由于只是注重数量,没有注重质量,少有优秀的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另一方面,中国要进入世界,引进多一些,也是原因之一。毕竟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关注还是少一些,因此引进中国的书籍也少一些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这的确是一个百年问题
孤鹜 对 所有人 说:请教一下,文化出口是不是没有必要啊?
荷猪 对 史英 说:呵呵,问题的确有点大。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很多人认为是我们现代的社科研究水平不高,您怎么看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文化出口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我们需要人家了解中国。各个国家都在促动自己的文化出口,比如法国,每年就拿出很多的钱来推动法语书籍的翻译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但是出口也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如果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的书籍,即使你花很多的人力和物力出口了,没有人看,也是白搭

2、如何确定翻译的质量标准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这样吧,我来挑战一下陈博士提纲中所提到的两种主张:(1)质量检查的主张,把把关这个口放在了出版社编辑身上,在国外确是如此,在国内,“客观”上讲,这近于不太实际空谈;(2)出版译作的准入制度机制之主张,这本身依赖于制度性力量,先不谈在今天实际与否,这一主张推行开来,将是一轮“出版权力”的集中化,很可能反而会阻碍学术翻译的发展。就这些想法,想听一下陈博士的看法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你的问题非常好,这也是我为什么希望将它列出来请大家讨论的原因。这就是,我们会不会将婴儿与洗澡水一起倒掉的问题
荷猪 对 史英 说:我也想问问,这个质量检查由谁来检查?用什么标准检查?在什么时候检查,全书都翻译完出版了检查吗?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关于质量检查的问题,只能确定一个机构来抽查,关键的问题是标准的确定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个人认为应该有一个最低的标准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您是说新闻出版署得标准吗?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觉得可以由中国翻译协会来定标准。事实上,它们已经为商业翻译确定了一个基本的标准,而且得到了中国标准协会的认同,现在正在做这件事情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翻译协会制定行业标准很有必要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我对这很感兴趣,陈博士能否介绍一下就学术翻译而言的翻译基本标准么,它大概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史英  对 吴冠军 说:我知道吴兄正在策划一些书籍得翻译,你有什么想法和措施吗?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个人认为,应该包括三点,第一,对英文的基本理解应该正确,也就是说不能出现常识性的语法错误,第二了解相关学科的基本知识,不能出现学科术语的基本错误,第三,中文得通顺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的确会碰到读中文比读英文难受的情况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严肃的学术翻译是一件极其刻苦的工作,我自己的体验从来是,翻译远艰巨于自己写作,而这正是国内不少译者所不重视的,因此,我想到在自己的精力允许之下,利用在国外的联系便利,精选一些当代学者的经典著作,自己以及找可靠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合作翻译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这三条确是最基本的底线了,谢谢陈博士的回答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关于吴先生说的出版权力集中的问题,我认为也不会,因为这种机制是开放性的,如果哪个出版社要出版社科译作,它完全可以引进相关的编辑,现在硕士、博士很多,引进是没有问题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那不就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出版社?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所以我个人认为,不要轻易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请问中国翻译协会在社科书对外翻译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陈小文  对 史英 说:翻译协会现在还没有做什么促动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我觉得出版该更市场化,完全由市场决定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这种机制好象操作起来很困难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关键的问题是市场不成熟,尤其是相关的法律没有,比如买了一本错误百出的书,你是没有办法索赔的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其实深入分析,翻译出版得现状是和我们当前整个学术界得浮躁状态有关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其实这种机制也不难,确定一种编辑认证资格就行了,现在出版署已经有编辑认证资格的考试了,只是没有专门的翻译编辑的考试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是因为浮躁,出版社也浮躁,所以我觉得应该找到一种遏制这种浮躁的机制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浮躁的心态很难说改就改,从制度上控制才是办法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由于急于出书出成果,所以译者不能耐心翻译,编者不能耐心编辑

3、学术书籍市场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谢谢陈博士。我问一个尖锐些的问题,若陈博士觉得不妥,可以忽视它:在今天,出版社(就以商务为例吧)本身出版一本学术译作时,从商业角度的考虑(如能赚多少钱),占多少比重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我试这回答一下,很多出版社是用畅销书养学术书的,学术书如果没有社科基金,基本上赚不到钱的,不知道商务得情况怎么样
陈小文  对 吴冠军 说:这个问题一点也不尖锐,经常有人问我。我们商务主要考虑的是学术因素,因为我们觉得有学术的书,肯定有市场,所以我们始终强调的是学术质量
陈小文  对 吴冠军 说:有的书籍暂时不会赚钱,但是从长远看,还是可以的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呵呵,谢谢! :)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商务的一些学术书是常销书,应该是赚钱的
陈小文  对 吴冠军 说:是的。我们的书全靠重印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是否学术译著比起国内学者的学术著作,市场要大一些?换言之,出版国内学者著作,实际上要冒更大的市场风险?
陈小文  对 吴冠军 说:完全靠市场是不能控制的,尤其是译作,因为译作要买版权,换言之,一旦版权被人买走了,你只能买这个中文版了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其实这里面反映得是学术书只要质量好,也很有市场的,您怎么看?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如果买了一本错误百出的书,读者可以不再相信这个出版社了。同理,我们买书的时候也会认准商务和三联这样的出版社。完全靠市场控制可操作吗?
史英  对 荷猪 说:我认为这就是市场检验的结果
荷猪  对 史英 说:是的,我支持你的“我觉得出版该更市场化,完全由市场决定”观点
荷猪  对 史英 说:似乎在现在的情况下,每出一个部门,一个制度,一个审查,都会存在钻空子的情况,那还不如完全让市场来控制(请多包涵)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文化人是否要有一种愿景,来做当年玄奘的翻译事业?
陈小文  对 荷猪 说:因为你懂行,才会买商务和三联这些老牌社的,问题是很多不了解的读者并不这样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好像三联和商务也不是就能保证翻译质量的
荷猪 对 daniel 说:只能相对而言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是的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们只能用最低标准来衡量

4、控制机制的操作
荷猪  对 daniel 说:个人认为,出现控制机制只是增加出版社的出版成本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所说的控制机制,是一种非官方的监督机制,是一种行业机制。当然资格认证不是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而且只是抽查,而不是每一本都检查,这在各种行业都有的
荷猪  对 陈小文 说:陈老师的意思是 像以前的行会?呵呵,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妥当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呵呵,不能是进行垄断的行会啊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有行业标准的行会?
史英  对 荷猪 说:单靠行业协会的作用好象有限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当然,如何做好,需要大家来讨论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那么如果这个行业机制发现某本译著有问题,接下来呢?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陈小文:有没有可能,靠民间力量做个译场?按照严格的规矩和程序来做。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将抽查的结果供之于众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刘小枫当年搞了个文库,靠化来的缘做的,但质量并不能保证。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那这本书可以出版吗?民众从什么渠道获得这个信息?是不是可能存在很多“众”不知道这个信息的情况?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上海东方编译所有过尝试,似乎不成功,只是小圈子的事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相关的报刊媒体上公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中国译协也有自己的杂志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其实我关心的是,要按照当年翻译佛经那样的机制来做。
荷猪  对 陈小文 说:受众面恐怕相对还是小的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应该也不会小的,谁不知道“孟修斯”的典故呢?其实当时只是专业的读书报报道的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我想提供一点国外出版社的出版情况:出版翻译著作的程序比出版学术专著更严格许多,它们在拿到一个学术译著后,会由责任编辑牵头,组成一个专门小组也对照性地逐页审定翻译质量,另一种做法是,即委托另一位公认对被翻译者有研究的学者做一个审读,只要后者说个“NO”,这本书的出版就马上停下,以此保证翻译上的质量。因为学术著作是具有高度的专业共同体性质,所谓那些一般的翻译标准,以及市场、民间等等,都无法起到任何的监督力量。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其实这个典故反映出大家对翻译质量得关注
史英  对 吴冠军 说:国外出版社的做法可供我们借鉴

5、出版社与读者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商务印书馆在西学翻译上这15年来在选题上为什么落后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我现在专门就您提的回答一下
吴冠军  对 daniel 说:呵呵,向DANIEL兄问好!:-)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听主角的发言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商务的近15年的选题有所落后是事实,原因是,从前只有几家出版社出译作,有点惟我独尊,现在遍地开花,相对说来就少了。另外商务翻译作品要求译文比较严格,很多选题本来是拿到我们这里来的,因为译文不合格,被拿到别的出版社去。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的机制不够灵活,很多选题被其他的出版社买走了,我们不能做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能否恢复49年前的商务经营方式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恐怕很难,因为49年前是私人的出版社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再便利普通读者得时候,对翻译者和出版社提出了更高要求,陈老师怎么看?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现在的读者水平很高,这是好事情,可以更好地监督翻译书籍的质量
陈小文  对 所有人 说:现在读者的水平很高,要求也很高,对于翻译书籍的质量提高很有帮助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或者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基本上有两种主张。一是质量检查。对不合格的书籍予以惩处。但是质量检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即如何确定翻译的质量标准。另一个主张是,建立一种出版译作的准入制度机制,对于没有编辑力量的出版社,不允许其出版翻译作品。大家或许有更好的建议,我们一并探讨。

6、编辑体会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陈老师在编辑翻译图书时,有什么体会/
陈小文1  对 所有人 说:我觉得编辑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选题还是翻译质量的把关上,都离不开编辑,所以懂得专业的编辑非常必要
daniel  对 所有人 说:由于没有机会当面请教小文君,不过,我本月回去北京拜访小文君
陈小文1  对 所有人 说:现在很多的出版社将编辑看作是改错别字的,其实是大错特错了
史英  对 陈小文 说:编辑的专业知识重要和英语水平,哪个更重要
荷猪  对 陈小文1 说:懂得什么专业?编辑、具体学科?
陈小文1  对 所有人 说:两者不可偏废。外语不好不能翻译,专业不好也不能翻译
史英  对 陈小文1 说:您觉得编辑的主要作用是什么?
荷猪  对 陈小文1 说:那能否和我们分享您个人的工作体会?
陈小文1  对 所有人 说:首选是判断选题的必要性,看这个选题是否值得翻译,其次是审核译文的质量,将不合格的作者剔除,最后是修改书稿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网聊即将结束,清大家抓紧时间提问

三、网聊结束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如果没有别的问题,请陈老师总结一下今天得讨论吧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这个聊天室一直不稳定,大家稍等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尽管学术翻译在今天有多重问题,但我想,在最基本的层面上,今天参加讨论的诸君,一定都同意范仲淹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翻译实践,从严复始,始终是一种现实的抗争,这一点,应为今天的译者/出版者所共勉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谢谢吴老师的总结!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我们今天得网聊到此结束,感谢大家参与
史英   对 所有人 说:谢谢吴兄,共勉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谢谢大家!谢谢陈老师,吴老师!
史英  所有人 说:感谢大家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陈博士虽不在,让我们向他表示感谢
荷猪  对 所有人 说:大家辛苦了,我们的网聊到此结束
吴冠军  对 所有人 说:也谢谢史英兄与荷猪兄,我先告辞了


感谢热心网友:孤鹜,吴冠军,zr,daniel,yezi,zabc,

 
 
网友讨论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