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
  上传时间:2006-11-20 11:39:38
 
 
“以美育代宗教”与中国美学的百年迷途
 
 
作者:潘知常
文章来源:作者惠赐
浏览:186 次
 
 
 
网聊主题:“以美育代宗教”与中国美学的百年迷途  
网聊时间:2006年11月4日7:00-9:00
网聊策划:史英
主 持 人:范倍
网聊嘉宾:潘知常教授
嘉宾简介:
  潘知常,1956年生,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传媒发展研究中心主任。1989年被评为河南省与郑州市的“青年精英”,并被授予荣誉称号,1992年被批准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1993年被聘为教授。历任南京大学企业形象研究中心主任、《美学与文艺学研究》副主编,中国民盟中央委员,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 中华美学学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中国广播受众研究会理事,中国青年美学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美学学会副会长、江苏省企业形象研究会副会长等。研究范围主要为美学基本理论、中西比较文化与美学、媒介文化、媒介研究等。同时长期从事企业、地区与媒介等方面的各类策划、设计等应用学科的研究与实践。先后出版了《众妙之门》(黄河文艺,1989)、《中西比较美学论稿》(百花洲,2000)、《中国美学精神》(江苏人民,1993)、《生命的诗境》(杭州大学,1993)、《美的冲突》(上海学林,1989)、《生命美学论稿》(郑州大学,2002)、《诗与思的对话》(上海三联,1997)、《生命美学》(河南人民,1991)、《反美学--在阐释中理解当代审美文化》(上海学林,1995)、《审美教育的最佳时期》(海燕,1993)《美学的边缘--在阐释中理解当代审美观念》(上海人民,1998)、《生命美学论稿——在阐释中理解当代生命美学》(郑州大学,2002)、《大众传媒与大众文化》(上海人民,2002)、《流行文化》(江苏教育,2002)、《独上高楼——中西美学对话中的王国维》(文津,2004)等学术著作14部,《传媒批判理论》等编著5部,在海内外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曾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进行学术访问,曾获省政府社会科学成果三等奖(三项)、华东地区优秀政治理论著作一等奖(一项)、北方十五省市社会科学著作优秀奖(一项)、北方十五省市社会科学著作一等奖(一项)、全国图书“金钥匙”奖(一项)、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专著《光明日报》“光明杯”三等奖(一项)、中国青年优秀美学著作奖(二项)、中国传播学论坛优秀论文奖等学术奖励二十余项。历年来主持、参加国家社科项目、省重点项目、省一般项目、省教委项目、南京大学重大项目等共十一项。同时曾主持横向项目《南京城市形象研究》、《南京河西新城区文化特色研究》、《南京市仙林大学城文化特色研究》等十余项政府与地区形象设计与策划项目。

主办:中国学术论坛网(www.frchina.ne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范  倍:欢迎我们今晚的网聊嘉宾、中国学术论坛主编陈勇先生进入聊天室!
潘知常:大家好!
范  倍:我们对潘老师都是很熟悉的了,各位有什么问题,就借这个机会与潘老师交流吧。
范  倍:请问潘老师,能否告诉我们您近期最关注的问题吗?
潘知常:我近期关心的是从信仰维度来重新阐释美学的基本问题。再一次问候大家。
范  倍:从这种角度考虑美学问题,是不是现在的一种潮流?或者刚刚开始?
潘知常:在西方是始终都存在的(罗马以后),但是在中国还刚刚开始。
范  倍:潘老师能否为我们简单地说说西方在这方面的成就或者展开路径?
冰峰雪飘:那潘老说所说的美学精神和宗教精神有什么异同么?
潘知常:西方希腊的时候还没有真正找到这一路径,经过中世纪才得以成功。这的确是与我的一篇论文有关,但是我的思考却超出了这篇论文的内容。
似火:您提倡的宗教精神有什么典型特征?
潘知常:美学精神与宗教精神在根本上是相同的,但是前者是“证”,后者是“信”。宗教精神实际就是人类的终极关怀。
temto:我可以冒昧问一下潘教授吗?您刚刚说您的思考超出了这篇论文的内容,那么,我可以这样理解吗:您选取了“以美育代宗教”这样一个切入的角度来谈中国美学研究的“迷途”?
潘知常:是的,这是20世纪中国美学的第一命题,可惜,它错了!
冰峰雪飘:宗教强调一种信仰,有其对应的教义和终极追求,那么美学的信仰和终极追求潘老师认为是什么呢?
temto:我好奇的是,您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看似中国美学不易之论的命题来谈呢?
似火:审美之\"证\"是不是有走向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之嫌?
莫流:宗教跟美学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在什么维度上的宗教?
潘知常:我不知道来回答谁的问题了,呵呵。
冰峰雪飘:潘老师照您的思路来说吧。
temto:您所说的“证”,是指哲学思辨方法的“证”吗?可不可以理解为一种阐释,或者诠释?
潘知常:审美活动只是一种见证,信仰的见证,爱的见证,因此与宗教精神并不矛盾。当然可以理解成一种价值,但是很多东西都是价值,因此这样说又是不够的。
似火:您的\"确证\"感觉有点回到实践美学的意味
元源:潘老师您好。我是这样理解您的观点:您认为20世纪中国美学的特征是“以美育代宗教”这是一个错误。您认为不能用“美育”代替“宗教”,而应该把“宗教”之维加入“美学”。不知这样理解您的观点正确么?
潘知常:宗教与美学可以是先后的关系,但是也可以是互补的关系。
张正方:宗教信仰不是人的信仰,而是人在异化情况下的信仰,是人在丧失了自我情况下的信仰,它如何与审美活动发生联系?
潘知常:是所有世界中的那个美好的世界的见证。说宗教是异化,实际等于把宗教的内涵狭隘化了。
temto:您刚刚说到“以美育代宗教”是一个错误的命题,我理解您选择这个命题并不仅仅是因为某个命题错误,是不是还有更深的背景原因呢?
元源:您是否认为“宗教”等同于“信仰”?
似火: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别的途径呢?
莫流:国内近些年来,宗教研究有些升温,甚至似乎成了显学,相对的说,美学有些冷落,你认为这种现象产生有什么背景?
潘知常:所有的世界都需要见证,美好的世界尤其需要,因为它是不实际存在的。中国当代的美学距离时代太远了,已经太落后了。宗教与美学只是在形态上有影响,真正影响美学的是宗教精神。谁能真正相信自己呢?
张正方:人在异化的情况下,宗教才有意义。
temto:您可以谈一谈这句话吗?您的意思似乎是问题并不光出在美学之内?
潘知常:没有人能够完全把握自己的命运 。
阿:人如何来把握自己的命运呢 ?
temto:您所谈的宗教精神,是一种有信仰的状态吗?
潘知常:关于宗教,人们引用最多的是马克思的“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名言,但是其实更值得注意的应该是另外一句话:基督教是适应的宗教。“适应的宗教”乃是马克思对宗教的准确概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宗教才是“鸦片”,因为它不可或缺。推而广之,对于马克思所谓的“适应”还应该做更为深刻的阐释。上帝可以死亡,但宗教的意义不会死亡。这因为,宗教首先是一种文化形式,一种符号形式和思维方式,首先是人性的“一个扇面”,人类走向自由的“一个阶段”。关于宗教,我们在迷信的意义上和异化的意义上讲得太多了。
寒风竹:潘教授,您好!我对您的命题有个疑问:请问为什么说“美育代宗教”是20世纪中国美学的特征呢?您是单指20世纪中国美学的某一派,还是指的整体?如果是指的整体,那么实践美学您认为它处在什么位置呢?难道20世纪中国美学真的是“美育代宗教”?
潘知常:认为人是自己的主宰者,那只是在理想的意义上说的饿,其真实含义是因为人从来都主宰不了自己不失,宗教意识的觉醒是个性意识的觉醒的对应物,正方,所以你只讲自我是不够的啊。吃药这个比方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如果得了绝症,可是我们还是要顽强地活在希望中,那我们就需要什么呢?宗教!
张正方:人如不能主宰自己,人将自己的生命虚无化,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研究美学还有什么意义?
阿a :关于谁主宰人的命运,我想是一个人与社会的关系 而宗教仅仅是社会的一种体现而已
潘知常:人类作为群体也仍旧是可怜的,无法主宰什么。西西佛斯活着有意义吗?但是这个反思一定要借助对象啊。
张正方:自我当然不是无边的,但正是自我乃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它构成了我们做人的核心与灵魂。
寒风竹:潘教授,请问您:“美育代宗教”您认为是20世纪中国美学的主潮么?
潘知常:这个命题构成了20世纪所有美学的前提。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我有两次重要的经历。1884年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叫《美学何处去》,那个时候,国内的美学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实践美学的声音。我斗胆写了一篇《美学何处去》,我提出我们的美学应该转向了,但是当时,我只意识到了人类的审美活动肯定跟个体有关,所以,凡是为祖国为人类为民族的美学,都肯定是不真实的。肯定是在欺骗。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问题。到了2000年,我觉得这一年是我的生命的重大转折,我在美国纽约的大教堂待了一下午,又待了半个晚上,直到关门。那天我就想清楚了一个问题,我开始意识到,我们这个民族需要两个东西,一个东西是个体的觉醒,一个东西是信仰的觉醒。个体的觉醒一定要有信仰的觉醒作为对应物。否则个体就不会觉醒。
范倍:请问潘老师,如何理解审美感知或审美经验这样的概念呢?西方似乎对这个概念进行了清算,您是怎么理解的呢
寒风竹:按康德的划分,美学提供的是“情”的功能,而宗教应该是“意”,而科学是“知”。不知这样理解,你觉得如何?
潘知常:人有了根本困惑之后,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信,基督教不是讲_希—望—爱吗?正确啊  
张正方:潘教授,个体的觉醒,正是人自我的觉醒,信仰的觉醒,正是人对自我的确定,您以为然否?
潘知常:信——望——爱。个体觉醒以后,靠谁来见证呢。当个体意识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时候,他就觉醒了,但是这命运缺必须要控制,于是,宗教就出现了。个体无法正自己的命运,那么它如何去疫情呢?
潘知常:我过去讲生命美学,也是只讲自我,但是现在不,你想想中世纪为什么能够取代希腊?
冰峰雪飘 :那么现在您对生命美学的观点是什么呢?
潘知常:审美活动是爱的见证,就是我的基本想法。
范倍:潘老师,中国强调的美育与审美活动的关系是什么呢
潘知常:我再强调一下,我不提倡宗教,我提倡宗教精神。
潘知常:审美活动是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的见证。 宗教精神,从美学的角度讲,就是终极关怀。
潘知常:在宗教里蕴涵了三个东西:第一个东西叫做信仰,第二个东西叫做宗教精神,第三个东西叫做神性。而这三个东西和终极关怀是最接近的。其实我们关注终极关怀,也就是关注宗教里的信仰、宗教精神和神性。我们关注宗教里的信仰、宗教精神和神性也就是关注终极关怀。所以应该知道,如果我们把宗教理解成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可讲的,那我们的美学也就变成了宗教学。
潘知常:宗教实际催生了两个东西,一个东西是在教会形态下的由神职人员构成的宗教,一个是没有教会也没有神职人员的宗教精神。
潘知常:为什么审美活动和宗教有关?其实关键原因就是因为宗教是人类的信仰的最集中的体现,而信仰是什么呢?我前面讲过,其实就是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的最根本的标志就是把自我对象化,这种把自我对象化的努力应该说就是人之为人的自我意识的根本觉醒。而审美活动就是这种人之为人的自我意识的根本觉醒的见证。
潘知常:在宗教里蕴涵了三个东西:第一个东西叫做信仰,第二个东西叫做宗教精神,第三个东西叫做神性。而这三个东西和终极关怀是最接近的。其实我们关注终极关怀,也就是关注宗教里的信仰、宗教精神和神性。我们关注宗教里的信仰、宗教精神和神性也就是关注终极关怀。
潘知常:可以离开宗教,这正是我的努力方向,但是不能离开宗教精神。
潘知常:中国的几代文化精英一旦论及信仰,往往将“信仰”与“信仰什么”混同起来。其实,“信仰”是人性即人的价值的提升,意味着人的终极价值,而“信仰什么”则只是这一终极价值的实现方式。两者层次并不相同。假如说“信仰”是指的宗教精神(宗教性)、或者神性,是指的有没有信仰,“信仰什么”则只是指的宗教、信教与神,指的是以什么为信仰。前者是后者的前提与基础,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使庙成为庙的东西,也可以说是人自己造出神,但是这个神不是具体的东西,而是神性。
似火:想象是不是比信仰更加具有审美性????
潘知常:生命是一种朝向永恒的创造,审美活动正是见证。
潘知常:信仰实际就是一种人性的想象,一种只有人才有的人性的赌博。是为了超越自我,自我是一个过程。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那就是自我。
似火:那么想象是不是应该超越信仰呢?
潘知常:想象是没有办法去超越的。
kkkkkzy:一种只有人才有的人性的赌博,在这可能是人性中的神性在为我们指路?
潘知常:美是神性的见证。那那个自我就已经是上帝了,因此我宁肯讲自我是一个过程 。
temto :自我这个过程的终点呢?是终极审判?
张正方:美恰恰是对神性的否定,它崇尚人性。
潘知常:审美不通向神性,而是见证它。
潘知常:宗教精神是一种人性的赌博,它根本没有,但是我们宁肯信其有。
爱学:美学(aesthetics)本是感性的东西,我们这样谈美学是否已偏离了它的初衷?
潘知常:希腊美学就是情调自我,但是最终西方美学却扬弃了它,为什么?你可以多想想
潘知常:美学是感性的东西是因为她是见证,但是见证如果没有对象,那不是更危险吗?
潘知常:宗教里面所蕴涵的信仰精神永远是好的,对于宗教,你可以发现其中的不少坏东西。所以尼采说“上帝死了”。他指的就是教堂形态里的上帝死了,他不是指的信仰死了,大家千万不要搞错了。所以,我们会发现,人类的实践越向前发展,信仰就越摆脱它的宗教形式。信仰从来就比宗教更为根本。而且马克思也认为到最后宗教必将消亡。但是我要强调:信仰却不会消亡。人类会把信仰从宗教里解救出来,把信仰独立地表现出来。尽管我们必须说,在今天还远远不能做到,今天我们还是要借助于宗教的力量。
真我的风采:什么是神性呢?
潘知常:那么,我们接受基督教的什么呢?我想了这么多年,总结了这样几句话。南大的学生好象对我的这样几句总结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尽管有赞成的也有不赞成的,我说,我们现在必须接受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因为中国文化的复兴第一次是因为接受了佛教文化,那是我们第一次向西天取经。而我们现在要想再次成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接受基督教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对话,向西方取经,否则我们的中国文化肯定没有转机。问题是接受基督教文化的什么?我想来想去,最后是用这样的语言来概括的:可以拒绝宗教,但是不能拒绝宗教精神;可以拒绝信教,但是不能拒绝信仰;可以拒绝神,但是不能拒绝神性。
潘知常:可以拒绝宗教,但是不能拒绝宗教精神;可以拒绝信教,但是不能拒绝信仰;可以拒绝神,但是不能拒绝神性。
潘知常:这是我的一点想法,美学研究应该从这个个地方开始。
真我的风采:潘先生,宗教精神可以说说这个概念吗?
潘知常:那么,这三个东西的最集中的表现是什么呢?爱。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基督教给人类贡献最大的,不是教堂,而是它所提倡的爱。到了现代,我们发现,基督教也在变。早期的基督教,强调的是一种震慑的力量,它强调救赎,强调秩序,上帝也是一个最后的惩罚者。他是为了吓唬老百姓的。但是后来大家都有文化了,吓唬不了了,它的信仰的维度就开始展现出来了。中国的学生一定要知道,西方的“上帝死了”并不表示西方的信仰死了,它只能表示西方的信仰复活了。就是西方的信仰过去是通过宗教的形式,而现在宗教死了。宗教为什么要死呢?就是因为人类可以直接地和信仰对话了,他不要借助于基督教这样一个形式了。所以,现在的基督教的上帝就变成了:仁爱、公平、正义。那些文学大师,比如说雨果、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都是信仰宗教的,他们提倡的宗教是什么呢?其实都是爱的宗教。现在我们也看到了西方基督教的发展趋势,过去是客观模式的基督教,而现在变成了
潘知常:主观模式的基督教。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过去的基督教是由一个外在的神统治,而现在的基督教变成了由内在的爱来统治。外在的神指的是教会,而内在的爱指的是信仰。所以现在客观模式被主观模式所取代,克尔凯郭尔把前者称作基督教A,后者称作基督教B,这恰恰是我们向西方学习的一个好机会。因为爱的贡献不但是基督教的最大贡献,而且更是人类的最大财富。因此,简单地说,人类发展到了今天,如果说人类终于学到了一点儿东西 ,那么我们怎么去概括呢?其实就是三个东西:信仰、终极关怀和爱。人类发展到了今天,学到的就是这三个东西。
似火:那你以前的生命美学是从哪个地方开始的??
潘知常:从自我开始的,
lym212:为什么是基督教?中国的艺术就不好吗?
潘知常:讲美学就必须要能够把它和信仰的关系讲清楚。宗教和信仰并不完全对等,信仰应该说是高于宗教的。宗教可以说是信仰的一种特殊载体。在我们没有办法非常完整非常深刻地把握信仰的时候,宗教就是一个最好的把握信仰的手段。为什么人类的文学艺术、人类的美学一定要跟宗教有关系?就是因为宗教最根本的精神核心是信仰。美学呢?只有跟宗教发生关系,才能够透过宗教的精神努力把握到人类对于信仰的追求。
真我的风采:美学的研究范围不是美的研究 审美的研究以及艺术的研究吗?怎么和宗教牵扯上的呢?
潘知常:屈原走上了一条“天问“之路,到了王国维走上了一条”人问“之路,而我们则必须走上一条”神问“之路。我们需要一个人为中国带来神性,如果中国没有,我们就期待着西方的一个能够带来爱的人,一个从不相识的人。
潘知常:我们在新世纪如果还希望要前进,就一定要做到:我们可以拒绝宗教,但是却不能拒绝宗教精神;我们可以拒绝信教,但是却不能拒绝信仰;我们可以拒绝神,但是却不能拒绝神性。我觉得,这是我们过去一百年的血的教训,我们是把这六个东西都拒绝了。实际上,我们只能拒绝其中的三个啊,还有三个,则是民族发展之本,那可是绝对不能拒绝的。
爱学:我认为神性就是人性的神圣化和超越,就是人类不愿意象动物一样活下去的一种诉求.不知潘老师同意否
潘知常:海德格尔说,每个人都是被“抛”入人世的,叫“被抛状态”,十分传神。对于自然来说,人类是有限的,是不完美的;对于社会来说,个人是有限的,是不完美的。这种不完美就构成了人类的原罪。那么,人类怎么样去使自己完美起来呢?只有在完美的终极目标的激励下去提升自己,去战战兢兢地补偿自己的原罪,所以,就逼出了一个宗教。其实,我们把宗教这个词换一下,就很容易理解了,那么就是:就逼出了宗教精神。因此,宗教实际催生了两个东西,一个东西是在教会形态下的由神职人员构成的宗教,一个是没有教会也没有神职人员的宗教精神。
kkkkkzy:审美的本质是主体通过爱自然于爱社会来达到自我意志的扩张。
冰峰雪飘:中国就是政治化的宗教
潘知常:我同意。
sular:信仰是应该有的,但是何种信仰才是对中国人最合适的呢
abc:潘先生:我总感觉您的爱的哲学有些空泛,您觉得它能有助于中国美学走出困境吗?
潘知常:有终极关怀的信仰。
真我的风采:潘老师,我认为艺术的本质是人对自己的的确证。
潘知常:相信,才需要统一,信仰,不要统一。
zhengzi:十分赞同潘先生美学以及审美活动同信仰,宗教,宗教精神基础性联系.但我认为,这仅仅是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上的美学认识.如果在现实中塑造人们这样的一种审美方式和审美观念,可以直接称它为是一种惰性的回归.
真我的风采:可以解释下怎么去理解神性吗?
冰峰雪飘:那么是不是说首先就要实现对人的确认?
潘知常:爱的一种思维背景,美学要走出困境,需要的努力还多呢。
似火:信仰和境界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kkkkkzy:神性就是人于宇宙的沟通能力。
lym212:什么是美呀?
潘知常:没有人可以忽视“以美育代宗教”对于20世纪中国美学研究的影响。事实上,“以美育代宗教”堪称20世纪中国美学研究的逻辑规定,直到实践美学为止,20世纪中国美学研究成也在兹,败也在兹。“以美育代宗教”带给20世纪中国美学研究的,是一种对于美学完全漠视的基本思路。在这一基本思路的影响下,几代美学家都大多从不把研究对象看作一种本体性存在,而仅仅视之为工具——社会改革的工具、救亡的工具、改造国民性的工具、社会主义建设的工具、人性启蒙的工具等等。而美学自身的本体论建构却被完全忽略了,超越性的精神维度根本就没有出现。于是,美学失美,美学之为美学,研究的竟然不是自身应该研究的问题,而是自以为是地为美学设定的假问题。结果美学学科的限界被抛于脑后,而一味盲目向外扩张,即使是探讨比较形而上的问题,也往往须承诺它是解决一切社会人生问题的济世良方。以启蒙话语干预社会的学术目标,使美学学科承载了太多的原本不应承担的负担。
temto:但是,不同的宗教,宗教的不同发展阶段,对于神性的理解也有不同。
黑女:这可能也是中国学术的特色?
lym212:这里的宗教就是天主教基督教吧?
真我的风采:中国学术的功利心太强了。
张正方:把美学扯到宗教这里,是不是一种美学的迷失?我担心。
temto:遗憾的是我还是要提到宗教,而不是宗教精神,原因是“神性”这个东西,它实在是源于人类的宗教的。没办法。
潘知常:审美活动永远不可能是什么“创造”、“反映”,而只能是“显现”,也只能被信仰、宗教精神以及神性(信仰之维)照亮。而且,只有信仰、宗教精神以及神性(信仰之维)在,审美活动才在。信仰、宗教精神以及神性(信仰之维)必须先行存在于审美活动,而审美活动仅仅是受命而吟,仅仅是一位传言的使者赫尔墨斯,必须要先聆听“命”他有所言说的“命”,然后才能有所“言”。“终有一死的人说,因为他们听。” 因此,是信仰、宗教精神以及神性(信仰之维)莅临于审美活动而不是相反,否则,审美活动就无异于西壬女妖的诱惑人的歌声。
似火:也就是说\"以美育代宗教\"它多数的发挥它的社会性,它是一种工具?
潘知常:宗教是一种信仰,如果是沟通,那也是终极的精神沟通。
爱学:潘老师,你认为阻止战争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如果这办法失效又怎么办?因为在枪口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潘知常:战争不是人类生活的常态,因此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有效的制止之。
潘知常:美学与宗教无关啊,是与宗教精神。
潘知常:研究西方文化而不知道宗教文化(尤其是基督教思想),显然是只知其形而不知其神。研究中国美学而不知道宗教文化(尤其是基督教思想),同样是只知其形而不知其神。而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就必须对宗教文化(尤其是基督教思想)有所回应。中国美学要走向世界,同样也必须对宗教文化(尤其是基督教思想)有所回应 。
似火:寻找终极关怀之路是不是一定就正确了呢?
真我的风采:潘老师.文化和美学是什么关系?
lym212:研究中国美学为什么要知道宗教文化呢?你不是说中国没有宗教吗?
潘知常:前面我讲了,美学的形态与宗教有关,但是美学首先与宗教精神有关。
真我的风采:潘老师,文化和美学是什么关系?
潘知常:因为中国美学已经没有出路,只有引进宗教精神了。
zr:以美学代替宗教,类似以人体艺术代替[裸体美学].可以解决人对人的紧张!美学代替宗教,可以解决信仰不同带来的不抵抗运动!我们承认有神论的存在,以美学理解他们的意义.这种方法是万能的!
temto:为什么要以美学代宗教呢?
真我的风采:潘老师.文化和美学是什么关系?
潘知常:西方美学肯定比我们的美学更像美学。
lym212:你的中国美学,是不是指的中国的西方美学?
潘知常:文化与美学有形态上的区别。
潘知常: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是文化,人的美好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是美学。
爱学:为美学赋予宗教精神也就是为学赋予了责任,潘老师如何看待游戏式的、无功利的审美,比如康德的纯粹美。
潘知常:“以美育代宗教”意味着一个世纪初年的美学起点、世纪第一美学定理,遗憾的是,它带给20世纪美学的,仍旧是一个美学的假问题,而它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美学失美,审美无美。
lym212:西方的美学你认为非常成功吗?
zhengzi:美学的形态不属于美学的范畴或美学的范围吗?或现实中的美学形态表现就不属于人类美学意识?
潘知常:文化是人的意识的觉醒,美学是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
lym212:美学的最终发展必然是西方美学吗?
冰峰雪飘:那么潘老师觉得美学研究的起点问题是什么呢?
morn427:呵呵,请问您对外国哲学的研究现状怎么看呢?
潘知常:西方美学的方向是对的,中国美学的方法有可以借鉴之处
张正方:您美学的核心思想、根本道理是什么呢?潘教授?
潘知常:起点是:审美活动如何可能。外国哲学是我的学习对象,但是年我不敢发言,因为我只懂得一点美学而已。
潘知常:艺术也是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的见证,只是在符号层面而已。
xiangtia:宗教和美学是什么样的关系?
似火:那你认为审美的在世结构是怎么样的呢?
潘知常:遗憾的是,不论是在社会发展层面的“以宗教代美育”,还是在美学学科层面的“以宗教促美学”,都迄今仍未成为现实。正如舒婷的诗歌所感伤的:“那条很短很短的来路,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岁月。”幸而,新的世纪正在孕育着新的美学,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新世纪的中国美学的真正进步,必将从跨越“以美育代宗教”的失误开始。也必将从“以宗教代美育”与“以宗教促美学”对于“以美育代宗教”的取代开始。
zhengzi:美育代宗教----潘先生是否具有什么具体的可操作性战略步骤?能否略介绍一下[预想]?
潘知常::在社会发展层面的“以宗教代美育”,在美学学科层面的“以宗教促美学”。
冰峰雪飘 :那么潘老师觉得中国美学现在最缺反的是什么?
潘知常:新的世纪正在孕育着新的美学,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新世纪的中国美学的真正进步,必将从跨越“以美育代宗教”的失误开始。也必将从“以宗教代美育”与“以宗教促美学”对于“以美育代宗教”的取代开始。我们宁肯先要宗教精神。
范倍:潘老师说得好:我们宁肯先要宗教精神。
史英:今天的网聊即将结束,很高兴请到了潘老师和大家探讨。
潘知常:最后,我想起西方有一个大哲学家叫维特根斯坦,这个人绝对聪明,他说过,“我发现,在探讨哲理时不断变换姿势很重要,这样可以避免一只脚因站立太久而僵硬。” 我们的“僵硬”是否也是由于“站立太久”?如果是,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变换姿势”?其实我不论是在社会发展层面的“以宗教代美育”,还是在美学学科层面的“以宗教促美学”,的时候,我考虑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中国美学现在需要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变换姿势”。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呢,重要的已经不是行走而是道路。既然已经无路可走,我们就必须勇敢地承认这样一个令人心痛的严酷事实,然后再一次上路,去寻找美学的新的出路。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美学、中国文化唯一的选择,当然又是非常艰难的选择。借用德国大哲学家胡塞尔的话来说:“我知道,这事关重要。我知道,伟大的天才们曾在这里失败过”。
temto:我看了潘教授的文章后,想起我很喜欢的一句诗“爱就是充实了的生命,正如盛满的酒杯,你是从哪儿带来的这份不安的,我的爱让我的心接触你的心,把痛苦从你的沉默里吻去” 。借花献佛,送给这里的每一位朋友,也送给潘教授。谢谢你们,谢谢中国学术论坛的工作人员。
范倍:今晚,我们的聊天到此结束。感谢潘老师带给我们的快乐时光,感谢各位朋友的热情参与。谢谢大家!


中国学术论坛网:我们与潘知常教授先生的短暂交流虽然结束了,但是我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讨论仍将继续进行。感谢潘知常先生的出席,感谢各位网友的积极参与,我们日后会组织和开展更多类似的交流和讨论,使大家获益,共同进步!!

鸣谢主要参与网友:小拿破仑、张正方、元源、、曹政军、真我的风采、冰峰雪飘、似火、史英、桃之陨、11、Tygdsv、6z、morn427、黑女、lym212、kkkkkzy、temto、寒风竹、Daniel、Syuiyiou、笑纳春风、456、ma34ma34、飞行骆驼、Wfd、Haha、ku,jj、haha、liuyan、唯一、12、侯哥、Dongpo、f2、江海一坪、Gds、夏港、哲学、Yi、Zasa、255、Aa、浪子雨生、负暄子、yz、难得虎吐、qwer1234、哲学逍遥子、01、范倍、az1nm、濂溪公子、Zailai、fanbei、4、成心、吕婷、钟静、徐陶、Feiyu、虚空、冰峰雪飘、小武、付付、飞语、December、邢晨潮、Hm、lym212、拉瓜、Ewe、湖南郭伟、北极猫、2256、W、独石一夫、小峰、Hfgtllm、慕白、Lhhlwn、Casar、真我的风采、ybboy88、Asophia、,等等约87位。
 
 
网友讨论
* 宗教精神和宗教怎么是一回事呢? / :]
*
人家谈的主要是基督教 / 信望爱
*
请不要乱谈宗教 / 仁泽
 
讨论标题:
作  者: E-mail: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其他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选用请与作者本人或本站联系